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迷雾重重
    没错,确是陆少曦及时赶到了!

    陆少曦早知道这中年男子擅使飞刀,怎会不提防?一见他眼珠转向凛,脸上杀气森森,手中更多了把飞刀后,立时想也不想,尽展自己风属性真气的速度加成,飞扑到凛的身前,要替她接下这可怕的飞刀绝学。

    如果他没猜错,凛是万万挡不下这飞刀的,甚至连被凛挡在身后的沈梦瑶也会被波及。

    事实上证明他的预感正确无比,这中年男子的飞刀速度实在太可怕,甚至比起风清洋的剑法还要快上两倍!

    也就是说,他的飞刀速度起码达到了通脉六重,甚至可能达到了通脉七重的速度!

    这速度也远远超过了陆少曦当前速度的极限。

    幸而他是在中年男子飞刀出乎前便已开始迈步冲向凛,加上柔身术和脚下“疾风快靴”的速度加成,这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凛身前。

    但这时飞刀已激射而至,他立时进入到减速世界中判断飞刀的飞行轨迹,运转风属性加土属性真气,再使出出手速度加成达200%的星月瞬杀“童子礼佛势”,这才险之又险地将飞刀夹在手中。

    “吱——”气劲磨擦,夹着可怕气劲的飞刀在陆少曦的手掌中倔强地向着移动,强烈的摩擦之下,飞刀的刀身甚至泛起了青烟,开始出现消融的迹象!

    陆少曦双手土黄色的光芒更加浓郁,防御力激剧。

    缓缓向前移动的飞刀终于在离陆少曦胸前寸许停了下来!

    这变化看似乎漫长,实际上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陆少曦甚至感觉到死神擦身而过,惊出一身冷汗。

    中年男子显然没想到陆少曦竟能赶得及去救凛,更想不到他能接下自己从未失手过的飞刀,他眼中杀气更盛:“好,好!再接我……”他手腕翻动,正要再去取飞刀,但陆少曦哪会让他再有出手的机会,八皇天地战神诀全速运转,双拳闪电般轰了出去,左风右火的两条金龙呼啸着向着中年男子扑过去。

    昇龙双杀威力无穷,这次陆少曦全力出手,气势之盛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真气幻化的双龙离中年男子还有数米远,中年男子已感觉那毁天灭地的可怕气势,哪来得及再发出飞刀,急忙想使出“迎风幻步”来闪避,但这昇龙双杀乃是七品十级超级武学里的最强绝招,风系金龙速度快绝,火系金龙攻击力恐怖,双龙合壁哪是“迎风幻步”这五品武学能避得过的?

    中年男子的身体刚刚移动,便被风系金龙缠着,火系金龙怒吼而至,狠狠地击在中年男子的胸前。

    中年男子身上似乎穿着什么极高品级的护甲,火系金龙竟击不穿他的身体,但依然打得中年男子狂喷鲜血,飞跌出十余丈,撞到废弃工厂的墙上,转眼间便被无数砖石活埋。

    “陆少曦,你没事吧?”凛这才回过神,马上冲到陆少曦身前,伸出小手慌慌张张地在他身上乱摸一通,看他有没有哪里冒出血花。

    陆少曦被她柔软的小手摸得大为尴尬,连忙抓住她一双小手道:“没事,我完全没受伤。”

    凛还不放心,前前后后看了他好一会,才松口气,心有余悸道:“你居然能接下‘神意飞刀’,怕是我听闻过的唯一一个了。”

    陆少曦用透视眼看了眼被埋在砖石下的中年男子,见他身受重伤,全身多次骨折,真气散乱,万万不可能再发出那可怕的飞刀,便放心地问道:“神意飞刀?这是什么?”

    “神意飞刀一门九品绝学,据闻是数百年前一代奇侠、侠客谷的师祖陆天扬独创的,厉害非常,鬼神莫测,可以越数级杀敌。后来因缘际遇传到了秦家人手中,成为秦家秘不外传的顶级功法。目前整个秦家里,只有七叔秦泊学会并练成了这门功法。”

    “秦泊?如绚的七叔?”古秦家的内部关系太隐秘,陆少曦也是通过凛才了解其中冰山一角。

    旁边的沈梦瑶一直默默地听着陆少曦和凛的对话,这时听陆少曦居然很熟络地唤出“如绚”两个字,不由得秀眉蹙了起来。

    这家伙,什么时候和凛还有如绚那丫头混得这么熟了?

    “对。”凛有意无意地看了眼沈梦瑶,终究还是继续说下去。

    古秦家子孙昌盛,最上面有三个老太爷,接下来就是秦家七兄弟,分别是这三个老太爷的儿子。秦墨守是大太爷的独子,也是当今古秦家的家主,秦如绚的父亲。而这秦泊是三太爷最小的儿子,属于典型的大器晚成,他外出游学,二十岁才习武,但进展很慢,将近三十岁了才突破到凝丹境,但三太爷偏爱这小儿子,传了他这门最难练也最可怕的九品武学。没想到秦泊毅力惊人,苦练十余年,竟真把这门“神意飞刀”九品武学练成了。

    神意飞刀一练成,秦泊立时成为古秦家里人人不敢忽视的超级强者……

    陆少曦听到这里,不由疑惑丛生,这秦泊是古秦家的嫡系,怎会为燕帅效力,还要绑架沈梦瑶?从他被凛认出来后便要杀人灭口的反应来看,难道他的行为并不愿意被古秦家发现?

    不过从凛的话里可以听出,这秦泊怕是秦家三老爷最宠爱的小儿子,又是秦如绚的叔叔,要是重伤不治,古秦家怕会来寻仇,极可能还会牵连沈梦瑶。

    想到这里,陆少曦快步走到那破砖堆中,凌空出掌,将碎砖击飞,提起重伤的秦泊,丢到地上,掏出银针连刺十数针,保住了他的性命。当然,他施针时下了黑手,用暗劲震伤了秦泊的经脉要害,以后就算秦泊伤势好了,一旦运功就会震断经脉成为废人——他的黑手下得极为隐蔽,就算古秦家同样的七品丹师,也别想轻易发现。

    沈梦瑶沉默了一会,忽然开口道:“我要走了,你让这小姑娘送我一程。”

    陆少曦见她脸色不太对,以为她是被刚才的激斗吓坏了,便安慰道:“没事,我打个电话,让人来送他去医院,之后我亲亲自送你回去。”

    他有太多的话想问沈梦瑶,更想确认她的心意。自从通过系统看到那句“想和陆少曦在一起”后,陆少曦面对起这沈大小姐时就有种又爱又恨的感觉。

    沈梦瑶冷冷淡淡地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有其他喜欢的女孩子了?”

    她这个问题问得太出乎意料,陆少曦不由怔住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沈梦瑶咬咬红唇,哼了声,对凛道:“凛,你送我回去,我不想见到这个人!”

    凛为难地看了看陆少曦,沈梦瑶生气道:“好,那我自己回去!”说罢转身便走。

    陆少曦叹了口气:“凛,你陪她回去。保护好她。”

    “是。”凛这才快步跟上沈梦瑶。

    “梦瑶,你在天王娱乐公司等我一会……”

    沈梦瑶狠狠地回头瞪了陆少曦一眼:“谁要等你!”她跺跺脚,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