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军师
    在汉南城一处最繁华地段,坐落着数十座独幢豪华的别墅里,人称贵人区,这里住的基本上是地位高、财力宏厚的人家。

    而在其中一处别墅的二楼里,淡黄的灯光正倒映着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影,他左手握着红酒,右手则惯性地转动着匕首。

    一把短短的,泛着寒光的奇特匕首。

    年轻男子从外貌来看顶多二十五六岁,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看起来似乎身染重病,但一双眼睛极为有神。

    他双脚晾在茶几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屏幕里沈梦瑶那俏丽的身影,嘴里还哼着电视里歌曲的旋律,神色悠闲至极。

    这是沈梦瑶刚刚结束的演唱会,对于很多大人物而言,想看到高清版的录像并不是什么难事。

    年轻男子偶尔目光会落在手机上,似乎在等着什么结果。

    终于手机响了起来,年轻男子抿了口红酒,才放下杯子拿起手机。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个像是刀子般干脆利落的男声:“报告军师,已查清楚了,黑豹最后是死在陆少曦手里,在交手中被直接割下了脑袋。”

    以黑豹的实力,居然会在交手过程中被陆少曦取了首级?

    被称为“军师”的男子微觉意外地看了眼屏幕上正好出现的陆少曦身影,脸上的神色却没任何变化:“看来这小子的实力比我们调查到的还高,将他的威胁等级上调到a+。”

    “a+?那不是与夏铭石同级?”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比夏铭石更难对付。”

    “那军师,我们接下来……”

    军师眼睛微眯:“暂时不要浪费人力去动他。我自有法子让别人杀他。”

    “是。”对方很快挂断了电话。

    军师刚要放下手机,又有新来电。

    军师看了眼来电号码,似乎有些意外,他接通电话:“说。”

    “报告军师,刚才英雄学院外的传输阵法被人发现并重新激活了。”

    “哦?”

    半小时前运输车的陷阱被触发,现在英雄学院外这布局也被人找出来了?

    “有点意思,精武联盟今天从总部调了什么特殊的高级别阵师过来?”

    “没收到这方面的情报,我们还在联系内线,确定到底是谁发现了这个传输阵。”

    “通知小丑,按计划进行,估计很快就能见到这个高人了。”军师又喝了口红酒,酒水在他嘴里翻滚,就像腥红的血液。

    “精武联盟啊精武联盟,你们在华海的势力很快就会名存实亡了。”军师起身而立,望着屋外开始慢慢飘下的雪花,嘴角泛起冷酷的微笑。

    ……

    “空间转移阵法?”英雄学院外,几个三品阵师同时惊呼出来。

    “没错,而且这不是普通的空间转移阵法,它是二次阵法!”

    陆少曦的话再次震惊了阵师们。

    所谓二次阵法,就是在原有的阵法基础上进行改造,改变其用途。别少看“改变”二字,每个布下已生效的阵法都是完整个体,想在一个完整的阵法之上进行二次改造,难度极大,对于四品以下的阵师而言,难度之大就像把陶泥捏成宽口碗放进高温炉烤成型,却又要再重新改成窄口杯子一样,近乎不可能。

    “你……你怎么知道这是二次阵法?”有阵师不相信道。

    陆少曦淡然道:“我是从阵法痕迹将它逆推补完,自然知道这是二次阵法。”

    逆推补完?这回阵师们更是震惊得话都说不出了。这简直就像是把一堆极不完整的破陶瓷重新拼成完整不漏水的碗,难度远在二次阵法之上,这年轻人到底是谁?怎可能这么厉害?

    而带陆少曦和沈梦瑶过来的瘦脸武者更是暗暗咂舌,望向陆少曦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高级别的阵师在团战中起到的作用是惊人的,所以特别受到普通武者们的尊敬。

    陆少曦不理众阵师目瞪口呆甚至根本不信的神色,转头对沈梦瑶解释说道:“这个阵法原本只是一个单向传输阵法的靶点小阵,布起来很简单,甚至可以精简到只需要一块刻满阵符的高集成玉石。后来才改成可以反向传输的阵法。”

    沈梦瑶对阵法一窍不通,她努力想了想:“你是指有人曾通过传输阵法进入这里?再将阵法变更后带人离开?”

    陆少曦点点头:“你刚才的推断没错,逡哥他们肯定不是在这里遇袭的。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是在另一处人迹罕至的校外区域遇袭,随后被带来这里通过传输法阵带走。只是刚好那段时间监控系统被人入侵,记录的是以前的视频,加上下着大雪,这过程并没被人发现罢了。”

    刚才他运用透视眼,将附近五公里里里外外“掘地三尺”地搜索了一遍,才发现这些掩埋在积雪下的线索,他甚至发现了数百米外树林中一处打斗的痕迹。

    那里才是蔡逡等人被生擒带走的地方。

    不过打斗规模并不大,显然对方实力极强,蔡逡等人几乎没什么还击之力便一败涂地。

    唯一庆幸的是周围没发现血迹,证明蔡逡等人没遇害,起码当时没遇害。

    “可是,这还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他们怎么布下最先的靶点阵法?现场没发现任何你说的玉石,我们只发现曾有阵法发动的些许痕迹罢了。”有阵师发问道。

    陆少曦摇头道:“有,只是已被人取走了。这个阵法原本也是用阵符布下的,事后这阵符和玉石都被人取走了,只留下了阵法发动过的痕迹。”

    “被人取走了?”沈梦瑶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四周的联盟武者。

    无论是最初抛下靶点阵法的玉石,还是事后取走失效的阵符,多半是联盟里的细作做的。

    这里可是英雄学院所在地,外人根本靠近不了。

    “你猜得没错,是内奸做的!”

    陆少曦身形一晃,刹那间已掠到远处一个联盟武者身边,伸手扣住了他的手腕脉门。

    那武者大惊,边挣扎边惊呼道:“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我倒想问你要做什么。”陆少曦劲力下透,武者立时全身发麻动弹不得。陆少一把抽下他的皮带,从皮带头里抽出一个指甲大小的传信器:“哦,是通过摩尔斯码对答的传信器。这么老的密文传输方式反倒是防不胜防。”

    周围的武者原本还纷纷举枪瞄准陆少曦,还有人拔出武器要救同伴,现在一看这变故顿时傻眼了。

    陆少曦盯着那脸色剧变的武者,冷冷道:“最好你乖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我保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