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你是想让她把我打一顿?
    陆少曦扫描自己的伤势,发现伤得比自己想像中要轻些,想必是体内残余的秘笈热量起了作用,自动治愈他最严重的伤势。只是他昏迷过去后没法子“吞噬”秘笈转化热量,当体内残余的热量耗尽后伤势便无法再自动治愈了。

    现在他醒来,想吃些秘笈来治愈所有伤势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最快的莫过于用武学进化点数来换取系统的治愈功能——陆少曦这才想起自己临时提高防御力怕是消耗了许多点数,便瞄了眼系统的界面。

    果然,原本将近100w的武学进化点数已降为了可怜巴巴的50点,几乎清零了。

    陆少曦暗暗心疼,不过想到自己手里的几枚内丹,心情又雀跃起来,这些内丹,足够将他和凛的实力再推上一层楼了!

    陆少曦飞快察看完自己的伤势,又看了眼正在打的点滴和各种生命监测装置,便按下了马上吃秘笈治愈伤势的打算,他可不想被人视为怪物,而且沈梦瑶难得这样陪着他,他正好也想多“养”一段时间的伤。

    他又转头问沈梦瑶道:“这里是哪里?”其实他用透视眼一扫就知道自己在哪里了,这纯属是找话题。

    “英雄学院的附属医院。”沈梦瑶冷淡的回了句,见他还死死攥住自己的衣服,便伸手将他的右手解开放回床上,这回她的纤手却加了几分力气,陆少曦痛得倒抽几口凉气。果然宁可得罪小人,不可得罪女人,特别是吃醋的女人。

    陆少曦忍住痛把左手握着杯子递回给凛,问道:“凛,毛球和雷麟呢?”

    凛原本欢喜的神色黯淡下来:“伤得都很重,被送去旁边一个专门救治灵兽的病区了。”

    陆少曦心中一惊,他对自己这两只灵兽也极为重视,马上用透视眼扫描了四周的情况,很快就发现雷麟和毛球。两只灵兽果然伤得都极重,目前还在昏迷状态,但没性命之危,也不知道它们是怎样在那可怕的爆炸中活下来的。

    陆少曦顿时心生歉意,在那生死关头他的确没顾及两只灵兽,只是条件反射般要保护凛——咦,原来不知不觉间,凛竟在自己心里占了这么重要的位置?

    英雄学院自有救治灵兽的医生,不过可能雷麟和毛球都是几乎绝迹人世的超珍稀灵兽,血型与身体都与寻常灵兽迥异,医生们不敢随便乱用药,只是用伤药把它们外面的伤口包扎起来。

    不过这对于陆少曦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他让凛将毛球和雷麟抱过来。凛不明所以,但还是应了声便跑了出去。

    凛一走,病房里就只剩下陆少曦和沈梦瑶。

    陆少曦小声解释道:“你别误会……”

    沈梦瑶打断道:“误会什么?你倒有手段,连这么小的小女孩都被你迷得昏头转向。”

    陆少曦苦笑道:“你不知道,凛自幼孤苦,身边没什么亲人,刚好和我投缘,就粘我一些。”

    沈梦瑶认识凛,但凛在秦家大院里是比较特殊的存在,除了秦如绚母女对她比较亲昵外,其余人都对她有种莫名的戒备与提防,更没人提起她的身世,沈梦瑶在秦家大院里呆的时间加起来也就一年多,要不是凛经常在秦如绚身边出没,沈梦瑶甚至都与她不熟。这时听了陆少曦的话,沈梦瑶想起凛经常一个人孤独地玩耍练武的身影,心中暗叹。

    “你不用和我解释,我不在意,这与我也没什么关系。”沈梦瑶顿了顿,续道:“明天我就要回燕都了。”

    “回燕都?”陆少曦吃了一惊,他与沈大小姐的关系现在还不清不楚的,要是放她离开,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

    陆少曦赶紧装可怜道:“我伤成这样,你就忍心走?”

    沈梦瑶白了他一眼:“现在不是有个可爱的小姑娘照顾你么?而且你还有女朋友,她自然会来照顾你,我在这里算什么?”她原本想说一句“你伤了与我有什么关系”,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这样类似负气的话,连她自己也有些惊讶。

    听沈梦瑶提起秦如绚,陆少曦厚着脸皮道:“她最近一直在闭关练功,我暂时联系不上她。她估计短时间内没空过来,就算过来了,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这个问题迟早要面对,陆少曦已决定对沈大小姐死缠烂打到底,自然不会放弃。脸皮?这东西在追女生时就该丢掉。

    “哦,我倒有兴趣,你打算怎么介绍我?”沈梦瑶语气平淡,心里却恨得牙痒痒,这家伙果真越来越厚颜无耻了,还介绍我们认识?

    陆少曦咬咬牙,决然道:“就说……你是我以前喜欢过,现在也一直很喜欢的女孩子。”

    沈梦瑶可以想像到秦如绚听到这句话时的表情,但见陆少曦居然肯在秦如绚面前说这样的话,心中便不由软了几分,当然,她脸上还是冷漠至极,甚至哼了声道:“所以你是想让她把我打一顿?”

    “她应该不会打人……”陆少曦想到秦如绚高傲如公主的性子,也有几分头痛,不过秦如绚多半会一怒而走,到时自己先追哪个?

    陆少曦轻叹口气,也不知道武林中的那些世家大族是怎样做到坐享齐人之福的。

    忽然听到有人急急地敲了敲门。

    陆少曦动弹不得,自然是沈梦瑶去开门。

    一个年轻人毛手毛脚地走了进来:“老大呢,老大醒了吗?”正是蔡克,后面跟着蔡戈喝道:“蔡克,别乱闯打扰了你少曦哥。”

    原来是蔡氏父子来了。

    蔡克一见陆少曦半个身体都包在绷带里,吓了大跳,连忙把声音放小:“老大,你也伤得这么重?”

    陆少曦坐起来道:“蔡叔,菜头,你们坐,我的伤不碍事,你们怎么跑来了?”

    蔡戈虎目含泪:“少曦,蔡逡的命是你冒死救回来的,我……我……”说着忽然朝陆少曦深深一鞠躬。

    陆少曦吓得赶紧跳下床扶起蔡戈:“蔡叔使不得,我哪受得了你这样的大礼!”

    幸而他刚才暗暗转化了几本秘笈,利用秘笈热量将身体较严重的伤势减轻下来,这时虽然伤口还在痛,但已不影响他下床走路。

    他的确不敢受蔡戈这样的大礼。当年他老爸陆铁被张玄昊打成重伤,要不是有蔡戈帮忙救回去,又掏钱找关系替陆铁治伤,陆铁怕熬不过那一关,更别说蔡戈一直以来都对陆家极为关心,视陆少曦为亲生子侄一样。

    这份恩情,陆少曦万万不敢忘。

    蔡克望着父亲花白的头发,忽然咬牙道:“老大,我要跟你习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