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秦先生
    精武联盟是会发工资津贴的,对于位阶使而言位阶越高工资越高,陆少曦不过中典位阶月薪都有20w,孟淮安作为省部的少督,顺位第五号大人物,工资自然高得吓人。这样的收入足以保证他们全家老少几辈子锦衣玉食,更可以在省城汉南人的贵人区买一套别墅。

    现在孟淮安就在自己别墅的书房里,这书房是特制的,不但坚固,更重要的是隔音效果一流,只要关上门,就算里面在大喊,外面也不可能听到半点声音。

    他脸色有些难看,桌子上放着昂贵的进口红酒,他却连动也没动。

    而他对面则坐着个二十五六岁、病怏怏的年轻男子,年轻男子倒还神色悠闲地品着手里的红酒。

    军师!这年轻的病态男子赫然是“血色骷髅”的军师!

    两人都没说话,就像在等着什么。

    在寂静中,放在桌子上的红色有线电话终于响了起来。

    市面上有线电话因为不便于使用几近绝迹,但对于精武联盟而言,这种有线电话是身份与权力的象征,里面的加密线路没任何人能破解和窃听,包括联盟内部,所以只有到了少督这个级别,才有资格使用这红话机。

    孟淮安拿起话筒,按下免提键,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是我。”

    孟淮安立时恭谨道:“秦先生您好。”平日里一向威风凛凛的孟少督,这时居然有点头哈腰讨好对方的意味。

    孟淮安姿态放得很低,秦先生却并没理他,问道:“‘军师’也在?”

    年轻男子对这‘秦先生’倒没太敬畏,他抿了口红酒才客气道:“在。我代表我们‘元帅’向秦先生问好。”

    秦先生用鼻子轻哼了声便算是回答,淡淡道:“汉南城与远州两个布局都失败了。”他的声音平淡无波,就像在说件毫不紧要的小事,但孟淮安与军师都同时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这是长年累月久居高位者才能积累下来的威严。

    孟淮安知道秦先生应该看完自己的报告了,但听他语气不善,还是赶紧再推卸责任道:“秦先生,都怪‘血色骷髅’办事不力,什么黑豹、什么小丑森蚺,居然连个刚出道未到两年的臭小子都收拾不了,这回更闹出大动静来,现在整个华海武林都沸沸扬扬,倒使陆少曦成为家闻户晓的英雄人物。”

    军师冷笑道:“孟淮安,你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现在那小子还在英雄学院的医院里好好的,以你的权力,想让他伤势‘恶化而死’不过是举手之劳吧?可你有动过手么?这大半个月来,你不过是出面拖延了些时间,提供了些许情报,帮我们隐藏起来罢了,真正动手的、冒险的、死的都是我们的人!‘元帅’对此很不满意!秦先生,这次的合作极不愉快,如果还想保持我们之间的良好关系,我建议换个接洽人。”

    “你!”孟淮安见军师居然在秦先生面前要求换人,这不是明摆着说自己无作为?他这位置全是秦先生拉上来的,失去了秦先生的支持很快就被政敌拉下马,他正要分辩,电话那头的秦先生沉声道:“够了。”

    孟淮安顿时不敢再出声。

    “明天太阳升起来前,我不想再见到陆少曦还活在这个世上。”秦先生的声音第一次出现了深深的恨意:“这事依然由‘血色骷髅’来办,孟淮安全力协助。军师,你办得到的话,以后沈梦瑶给你。”

    这个条件不可谓不丰厚,别说沈梦瑶是超级美少女,就算不是,光凭着她的身份背景,落入“血色骷髅”手中也是有无法想像的巨大价值。

    军师对秦先生的许诺并不意外,原本优秀、前途无限、极有机会争夺家主之位的儿子被打成废人,秦先生忍耐到这时才狠下杀手,已算是奇事了。不过军师还是拒绝了:“秦先生,我们组织在华海的势力已大损,怕做不来这事。我也无法向‘元帅’交待。”

    秦先生对军师的坐地起价也早有预料,他沉默一会,决然道:“事成之后,华海省也会任由你们‘血色骷髅’自由进出。”

    自由进出华海省对“血色骷髅”的意义更是非同寻常,现在“血色骷髅”在龙夏国内四面受敌,极难有大作为,如果能先在华海省真正站稳脚步,再向其余地区扩张,将会带来的庞大商业价值与战略价值!只要一考虑到其中的好处,铤而走险也是理所当然。

    军师爽快道:“一言为定,合作愉快!”

    通话结束,有线话筒重新放回原位,军师对孟淮安哂笑道:“孟少督,看来我们还要继续合作了。”

    孟淮安哼了声,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间厚实的铁门“吱”地被人推开了。

    孟淮安吓了一惊。这书房的特制铁门又厚又沉,而且用电子锁加密,没他的指纹谁也开不了,现在怎么被人推开了?

    在孟淮安和军师愕然惊异的目光中,三个人大步走了进来。

    当先的是一个美绝人寰的少女,她年约十八九岁,身材高挑,上身是白色的七分袖针织毛衣,将她上半身完美无暇的曲线勾勒得清晰动人,格子短裙离膝盖还有半尺距离,露出弧线无比优美的大长腿,脚下蹭着双带毛绒球的高跟小皮靴。

    少女没施脂胭素面朝天,打扮也如寻常的校园女学生般随意,但依然美得让人窒息,甚至给人一种任何化妆品对于这张毫无瑕疵的脸蛋来说都是画蛇添足的感觉。

    她双手插在衣袋里,昂首而入,就像巡视自己领地的高贵公主般。

    她身边还跟着一老一小两个女子,左边的老妇人又矮又瘦,顶多一米五出头的身高,瘦得仿佛只剩下老皮裹着骨头,身上披着宽大的汉代黑袍,粗略一看简直像从古墓里爬出来的女鬼,让人不寒而栗。右边却是个极秀气的少女,个子只比老妇人稍高些许,一身黑色紧身服,身材纤细如狸猫,属于典型的萝莉体型,乌黑的秀发用黑丝巾扎成双马尾,一脸的冷酷,腰间别着几把带枪套的手枪,背上还一把狙击枪,杀气森森。

    这一老一小放在平时也极引人注目,但孟淮安和军师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集中到前面的少女身上。

    不只是因为她的身材最高,更是因为她身上那高傲与高贵、威严的无形气场。

    孟淮安失声惊呼道:“秦……秦如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