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一十章 奇门遁甲
    一  地上那怪物正要拼命扑过来与陆少曦搏杀,听到这句话顿时呆住了,惊呼道:“你……你说什么?”竟是年轻女孩子的声音!

    凛有些糊涂了,她警惕地盯着那倒在地上的怪物以及那个被陆少曦制伏、披头散发浑身被黑雾覆盖的人影,问道:“陆少曦,他们到底是人还是怪物?”

    “是人,只是用了阵法和幻术造成的假象。”

    陆少曦从衣袋里掏出一叠阵符,数也不数,随便往空中一扔,双手飞快结印,阵符如有生命般在半空中排列成特殊的阵法,阵法中发出柔和的白光,很快弥漫在后院里那淡淡的、几不可见的白雾便尽数消散。

    凛这才看清楚躺在地上哪是什么怪物,竟是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女孩子,这女孩子脸色苍白、似乎未久见太阳,极为消瘦,全身披着一件又黑又旧的大披风,满脸惊慌之色。而陆少曦身前则坐了个散乱着苍苍白发的老婆婆,估计怕有八九十岁了,满脸皱纹,肤色发黑,隐约有股腐烂的味道。

    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她们就是怪物的真身?”

    陆少曦点点头,对老婆婆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用透视眼一扫,便看到了第六幢别墅的地下室里散落着一些破旧衣物与被窝什么的,想必是这对师徒居住之处。

    “你……你真能救我师父?”那女孩子挣扎着爬起来,搀扶起老婆婆。

    “应该可以。但你们得说清楚来历,以及为什么要假扮怪物吓跑别人,霸占……借住这里。”陆少曦原本说“霸占”,但想到这师徒只是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并没有占到这别墅的大房间里去,便改了口。

    那女孩子咬咬牙,忽然跪下道:“只要你能救我师父,我一定会做牛做马来报答你!”

    陆少曦还没答话,那老婆婆已怒道:“潆泓,不许求他,我身上这毒天下间哪有人能解得了?”

    陆少曦现在虽是八品丹师,但对毒药并不擅长,幸而秦阳在遗迹里有本《毒王圣手》的医书,专门讲如何化解天下的奇毒异毒,陆少曦早借助系统将这本解毒秘笈彻底融会贯通,所以在解毒方面却是大行家。他在刚才搭上老婆婆手腕时便已察觉到其脉门有异,再看她的脸色肤色、双眼眼白发黑,银发中透着诡异的灰金色,当下开口道:“你这是‘九蛇赤蝎勾魂散’的毒,有何难解?”

    老婆婆大吃一惊,不敢相信道:“你……你知道‘九蛇赤蝎勾魂散’?”这种乃是天下极罕见的奇毒,当时施毒之人曾放言,世上除了他和他的弟子外,任老婆婆走遍天下也难觅解毒之法,老婆婆不信,她本身就是精于下毒化毒及奇门遁甲之人,但没想到尝试尽各种方法依然无法化解,只能勉强将毒逼到体表,想着怕在有生之年也难以除掉这剧毒,没想到这年轻人竟轻易便说出了自己中的毒名,还说可以化解!这怎么可能!除非他是……

    老婆婆忽然神色一厉,左手拍在地上,整个人已拔地而起,右手五爪再向陆少曦爪来:“潆泓,这人怕是那恶人的弟子,他终究是寻来了,你快走,日后为我报仇!”

    这回她出手更快更凌厉,最奇特的是她明明双腿已废,竟还能缩地成寸般拉近与陆少曦的距离。

    陆少曦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奇门遁甲之术,简直是大开眼界,他见技心痒,轻轻推开凛,双手如织网,轻易便化解了老婆婆凌厉的进攻。老婆婆中毒后实力大降,不过通脉四五重的境界,连凛都能收拾她,陆少曦自然应得对毫不费劲。

    那叫潆泓的女孩子眼见师父根本奈何不了这年轻男子,急得直跺脚,她一咬牙,竟刹那间将身影隐没在夜色之中。

    凛还以为那女孩子要逃跑,正要去追,却见雷麟警惕地竖起了双耳,全身雷电闪耀。凛立时提高了警惕,果然感觉微风逼近,似乎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地缠向她。凛的反应极快,想也不想,使出陆少曦传授她的一套“穿花蝴蝶手”武学,一双白皙的小手掌化作万千蝴蝶,迎头朝着那逼近之物拍去。

    那逼近之物哪想到凛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萝莉武功如此高强,只得放弃拿她为人质的念头,急忙抽身而退。凛听风辨位,小手拍出,掌劲外放,啪地一声,将院子里丈许外的大树拍断,却被那隐形之物侥幸避了开去。雷麟全身泛起青蓝色的雷电,咆哮着就要出手。

    “凛,手下留情。雷麟,不要伤人!”陆少曦透视眼之下,却看到那隐形之物正是身披大披风的女孩子,更觉有意思,这可是真正的遁甲之术,要是自己能学会可有大用!

    凛闻声便回掌护身,雷麟也止住了电光,陆少曦高声道:“老婆婆,小妹妹,我并无恶意,要是你们再不住手,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老婆婆见潆泓居然还不肯离去,一边出手抢攻,一边急道:“潆泓,你快走,这人武功深不可测,为师未中毒时也不是他的对手,你再不走就逃不掉了!”

    陆少曦见这老顽固根本不听人言,心中微恼,他施展出神龙百变身法,如飞龙回旋,眨眼间便以奇妙的身法闪到老婆婆身后,食指快如电闪,凌空在老婆婆后背的几处要穴中一指,劲风透出,老婆婆闷哼一声,立时倒下。

    这是陆少曦从某本秘笈里学来的“灵犀一指”,是门凌空点穴术。现在他实力已接近化神境,加上武学知识渊博,出手已有了几分随心所欲、博采众家之长的味道。

    那潆泓又急又惊,正要逃跑,陆少曦再次凌空出指,也将她点倒在地上,小姑娘一倒地,身影便重新出现在凛的视线里。

    “咦?原来刚才是她?她……她会隐形?”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这应该是传闻中的‘遁甲’之术。”陆少曦微笑地看着那叫潆泓的小姑娘:“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潆泓惊怒交集地瞪着他,一言不发。

    陆少曦见那老婆婆双眼几乎喷火,便干脆从这女孩子里下手:“小妹妹,我不是坏人,你也知道,以我的实力想杀你们易如反掌。我只是好奇,以你们的实力,何必躲到这里?”

    那叫潆泓的女孩子见这年轻男子相貌英俊,目光纯正,确实不像是坏人,而且声音又温柔,忍不住问道:“你……你真不是坏人?”

    陆少曦哑然失笑,这女孩子看来真是涉世未深不谙世事,哪有坏人会自认是坏人的?

    他见女孩子眼中的警惕之意已减了不少,便伸手解了她的穴道:“当然不是坏人,如果你能和我说清楚情况,说不定我还会替你师父解毒。”

    陆少曦惦记着这一老一少两师徒身上的“奇门遁甲”秘技,便出奇的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