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三种治疗方法
    员工宿舍区离训练场并不算远,步行五分钟左右。这些宿舍楼基本上都是统一制式的标准化建筑,从外表看极像高级公寓,里面花草林木茂盛,环境极为幽雅。

    宿舍区出口入有几个卫士把守,他们见木沐居然带了个陌生男子回来,都不由惊讶地打量着陆少曦,木沐板着脸一言不发,但脚步明显加快了。

    走了一会,木沐见陆少曦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还有心情好奇地东张西望,便跺跺脚恼道:“喂,你能不能走快点?午休的时候本来就不长,你再这么耽搁下去,时间就不够了!”

    “好吧。”陆少曦见她从刚才起就红着脸低头急匆匆地走,似乎怕被人认出,不由暗自好笑,不过他也不想被人传出和这木教官有什么绯闻,便也加快了脚步。

    没想到两人刚拐了个弯,却意外地遇到一个认识他们两个的人。

    “哟,陆少曦,还有……木教官。”风清看到这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公寓区,先是一怔,随即朝陆少曦挤眉弄眼,一脸“想不到啊,你居然这么快就和木教官搞在一起了?”的古怪表情。

    木沐自然认得这个潜龙里极有名气的花花公子,她一向对这家伙没什么好感,根本没想理他,却发现这家伙一脸暧昧地在她和陆少曦身上左瞄右看,不由心中一惊,这家伙可是个小喇叭,最爱传小八卦!

    木沐双手“刷”地多了两把银色的手枪,顶在风清的肋下,威胁道:“我和姓陆的可没什么关系,如果你敢在外面乱说话我就撕了你的嘴!”

    风清连忙举手投降道:“是是,木教官洁身自好一心为公的光荣事迹大家都知道,你给我天大的胆我也不敢乱说啊。”

    木沐“恶狠狠”地瞪了他一会,这才收起枪从他身边快步走过。

    风清松了口气,朝陆少曦挤挤眼,用眼神说道:“你怎会和这野蛮女搞在一起?”

    陆少曦翻了翻白眼,意思是:“你眼瞎了,我怎可能和她搞在一起?”

    风清嘻嘻一笑,在与陆少曦擦肩而过时,压低声音贼兮兮道:“陆少曦,你怕是不知道木教官的受欢迎程度,这事是要传出去了,你怕会被潜龙的教官们扒掉几层皮。”说罢拍拍陆少曦的肩膀,幸灾乐祸道:“兄弟自求多福吧。”这才挂着古怪笑容飞快离去。

    陆少曦撇撇嘴,对他的话半点不信,这木沐整天凶巴巴的,又野蛮暴躁,怎会在教官里很受欢迎!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不可能,整个潜龙基地里男多女少,女生本来就受瞩目,何况这木沐除了身材娇小像萝莉外,相貌一点不差,胸前的曲线也很壮观,那些教官们盯上她也不足为奇。

    陆少曦边想着边追上木沐,木沐白了他一眼,冷冷道:“你和那花花公子很熟?”

    陆少曦怕她在秦如绚面前乱嚼舌头,马上一脸不屑道:“不熟,就见过几面,他这人太花心,简直是男人的耻辱,我耻于与他为伍!”

    木沐心想,你这家伙也好不到哪里去,和沈大小姐不清不楚又惦记着秦二小姐。她哼了声,不理陆少曦,转身继续带路,可能是怕再遇到熟人,她这回脚步更快,一分钟不到便走进其中一幢公寓楼的屏蔽门前,用指纹开了锁,又坐电梯直达23楼,一直到最里面那间公寓的房门前才停下了脚步。

    略一犹豫,她还是用指纹开了房门,但回头凶巴巴道:“进去不许乱看乱翻东西!”

    陆少曦心中不爽,这时候还在我面前横?他耸耸肩懒洋洋道:“如果里面不方便我进去,那就换个方便的地方吧。”

    木沐被他噎得说不出话,只好狠狠地瞪了瞪他,带头走了进去。

    陆少曦这才跟着进去。这公寓就是一个四五十平的大单间,左边还有个厨房和卫生间兼淋浴间,单间里家具极为简单朴素,玄关里只有鞋柜,连花瓶都没放个,再看进去,中间是桌椅和一个小小的书柜,最里面是床和衣柜。淡蓝色的墙身上贴满了各种枪械的海报,以狙击枪和手枪的海报为主,要不是收拾得相当干净整洁、地板被擦得闪闪发光,实在没哪里看出是女生的住处。

    “这是你的住处?”陆少曦忍不住好奇地问了句。

    “嗯。”木沐见他刚才顺手带上了门,神色变得有些僵硬,她若无其事地拉开窗帘,让午后的人造“阳光”洒进来,才搬了张椅子自顾自地坐下,板着脸问道:“要怎样针灸?”

    陆少曦目光却被床头的一个相框吸引住了。这是个像是打开书页的相框,左右各有一张竖着的照片。

    左边的一张是木沐的单人照,只是看起来比现在还要年轻得多,穿着着潜龙普通队员的服装,手里握着把狙击枪,估计是刚加入潜龙时拍的照片。右边那张却是合照,前面是嘴角含笑的秦如绚,右边则是一脸惊慌的木沐,这张照片里两个少女都脸带青涩,同样是几年前的照片,而背景是一处古老的庭园。

    陆少曦拿起相框,仔细地打量相片里的秦如绚,十四五岁的秦如绚一身牛仔风格的上衣,下面是牛仔短裙,扎了头单马尾,青春靓丽,丝毫不逊色于现在差不多年纪的凛,不过凛是可爱风,秦如绚却是英气勃勃,漂亮中带着男生般的帅气。

    陆少曦轻轻抚摸着相框,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温柔的笑容。他想起自己居然连一张秦如绚的照片都没,只有一张她的自画像,还珍藏在远州湖心岛别墅房间的抽屉里。

    怎样把这张照片据为己有呢?

    他正打着坏主意,那边的木沐已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将相框抢了回去,紧紧地抱在怀中,脸红耳赤地怒道:“色狼,盯着照片看什么看?”

    啊?色狼?陆少曦这才注意到合照里秦如绚正趁着摄影师按快门的时机,顽皮地拉下了木沐上衣的拉链,木沐则慌乱地要按住衣服,但动作太大,反倒将雪白粉嫩的肩膀露出了大半。

    陆少曦心想,这算啥,夏天里街上穿吊带裙的女孩子谁不是露出肩膀的?而且他刚才一直看的是秦如绚,哪有细看照片里的木沐。但见木沐一脸要发飚的样子,还是把这话收回心里。

    他咳了声转移话题:“那我们抓紧时间开始治疗吧。”

    木沐羞恼地瞪了瞪他,把相框塞到抽屉里,硬声硬气地问道:“要怎样针灸?穴位?”

    陆少曦伸出三根手指,微笑道:“有上中下三种治疗方法,你想选哪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