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字笔意
    聚气境真气布体,凝丹境真气外放,通脉境真气幻形,化神境意发并行,这是习武之人都知道的事,但事实上化神境的意发并行只到后半段高等级时才能真正做到,刚迈入化神境时只能使出以气驱形。

    意念驱形,故名思意,就是用意念来驱动幻形的真气,使得幻形的真气做出复杂的招式,威力倍增。先前在秦阳遗迹里出现过的魔门少主就是化神境一重,曾经施展意念驱形驱使真气幻化的魔神与雷麟对抗。

    陆少曦以前的“昇龙双杀”幻化的金龙只能根据最后招式的发劲方向,笔直地攻击目标,这时却可以通过意识引导真气的微妙变化,使得幻形的金龙写出“天”字!这正是真正的意念驱形!

    “去!”陆少曦双眼光芒闪动,双手再一挥,两条金龙交缠螺旋,如龙卷风般向着那最坚硬的石壁撞去!

    “轰!”石壁之上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拳坑!

    陆少曦握紧拳头,心中大喜,要知道先前他运足功力,也不过只能在这石壁之上留下浅浅的几不可见的痕迹,现在却能留下拳坑,这就是实力的明显进化!

    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刚才一次次忘我的思考与练习中,“天”字中蕴含着的笔迹笔意与他所习得的无数武功武学融为一体,使得他的神识意念变得空前强大,堪比入门级化神境,才可以使出意念驱形。

    这当中既有他的武学天赋,又有无数武学知识沉淀的作用,再加上“天”字笔迹笔意的催化,才产生这样一种连奇侠陆天扬看到都无法解释的奇妙变化,在其他人身上绝难复制。

    当然,以他现在的实力使出的意念驱形较之真正的入门级化神境的意念驱形威力相距甚远,但足以让他使出的任何招式威力倍增!

    他现在的基础实力依然还处在接近通脉八重的状态,可施展出武学时的威力加成却成倍地增加了!

    陆少曦又花了将近二十分钟,把余下所有文字的笔迹烂熟在心中,连落款也没放过,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第七层,沿着原路返回第一层。

    他的外表与实力没任何变化,谁也不知道,陆少曦的武学思维、特别是武学知识的深度与广度,已远远超越了同时代的所有强者。

    他吃下去的秘笈已超过十万本,表面上来看这些秘笈只化成了知识热量,实际上里面的知识却已沉淀在他的脑海中,只是等待唤醒的时机,再加上他通过系统的“学习”功能、透视眼的“复写”功能以及自身学习到的武功,种类之多,涉猎之广,天下再无出其右者。

    而且机缘巧合之下,陆少曦成为了数百年来唯一一个看懂了那四行“废话”的人,并将第一个“天”字融会贯通——那可是仙阶武学的无上心法,哪怕只是其中极少的一部分,足以在他的脑海中掀起巨浪,使他将以前学会的、沉淀的无数武学知识揉碎统合,自成一个圆满而丰富的武学体系。

    现在的陆少曦,能轻易地通过一草一木的姿态创出精妙的招式,将一山一泉化为厉害的心法,真正达到了天下武功信手拈来的大师境界,离那无招胜有招的宗师境界也不过一步之遥……只是他还没有这样的自觉而已。

    可以说,以这个“天”字的笔锋笔意为契机,奇侠陆天扬的这套仙阶武学再结合世上最丰富的武学知识库,才真正奠定了陆少曦在日后星空下最强武学大宗师的地位。

    不过现在的陆少曦没想得这么远,当他发现时间只剩下五分钟时,赶紧与凛会合后便赶往了他要上课的课室。

    他可不想任教第一节课就迟到。

    幸而谢院长通知他去讲课的地点离图书馆并不远,陆少曦先前已和凛散步去过去一次,加快点脚步两分钟就能赶到。

    陆少曦拉着凛正匆匆走着,忽然听到有人打招呼道:“凛同学。”

    陆少曦的脚步顿时一慢。如果有人找他他可能会假装听不到,但听这声音是个女声,而且极为年轻,多半是凛的同学,陆少曦可不想凛太不合群被人疏远,便拉着凛停下了脚步。

    果然,当他和凛停下脚步,旁边很快就追上来七八个男女学生,年纪在十五至十八岁之间,看臂章上的班徽与凛的一样,应该是同班同学。

    见这几个学生好奇地打量自己,陆少曦友好地打招呼道:“大家好,我叫陆少曦,凛的家人。你们是凛的同学?”说着把握着的凛的小手轻轻地捏了捏,示意她和同学们问好。

    凛这才不情不愿地说道:“大家好。”

    见她又搂紧自己的手臂,一脸不愿与别人说话的神色,陆少曦心中暗叹,看来想让凛交上朋友还真是任重道远。

    “是呀,我是她同桌!我叫米米。”年纪十五岁左右的女学生偷瞟着眼前这个英俊帅气的年轻男子,眨着眼睛问道:“陆哥哥,你是去听那特级教师的公开课吗?”

    陆少曦从潜龙基地出来时,为了不引人注目,在出口处取了件学生的外套穿着,所以被误会为学生也是正常。

    “是啊。”陆少曦微微一笑,也不解释,反倒问道:“你们也是去听课?正好顺道一起走吧。”

    “好呀。”那些学生见陆少曦态度温和,又是同学的家人,顿时便自来熟起来。“陆哥哥,你是几年级生啊?”

    “我?我和凛一起刚加入学院。”陆少曦含糊不清地答道,又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们参加这个公开课,是想提问些武功上的疑问还是想听老师讲些武学上的知识?”

    陆少曦这次受聘为特级教师,可谢院长并没限制他讲课的形式与范围,他自然想打听一下学生们的想法。

    谁知一个学生不屑地撇撇嘴道:“听说这新来的特级教师极年轻呢,什么名气也没,只是来镀金的,我们正准备去踩他的场子,谁想听他讲课?”

    凛一听,秀气的小眉毛顿时挑了挑,陆少曦见凛萝莉要生气,赶紧握紧她的小手,示意她克制,自己又“惊讶”地问道:“你们这是从哪来听来的消息?”

    另一个男学生接口道:“老师们都在议论呢,我们怎会听不到?听说这特级教师是今天才加入学院的,要资历没资历,要水平没水平,是靠着与谢院长的关系好走后门才进来的,也不知是联盟哪个高层的子弟呢。这样的人居然也敢来当我们的老师,呸!不要脸!我们要坚决抵制这样的纨绔子弟!”男生说到后面一脸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