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四十八章 父子
    燕天北威名赫赫战绩彪悍,武林中人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燕天北的一生堪称传奇,他出生于燕都第一大世家燕家,却只是私生子——武林中可以三妻四妾,但对于大世家而言,妻子肯定要讲究门当户对,连小妾也得有一定的家庭背景,而对于那些出家低微的平民女子根本入不得世家的家门。这些平民女子生下的孩子,就是没名份的私生子——燕天北就是燕家上任家主的私生子。

    他从小在江湖上混迹,无意中拜了一名二星武者为师,结果展露出远远超越常人的习武天赋,习武一年便达到炼体十重,那时他正好流浪到远州,机缘巧合下遇着夏铭石院长,夏院长视他为瑰宝,收为弟子亲自教导,得到明师指点的燕天北成长更加迅速,在雷霆学院呆五年毕业后,他拒绝了燕家抛来的“认祖归宗”橄榄枝,毅然加入“潜龙”,一年后转到“飞龙”,活跃在最血腥的第一战线,实力也不断在血与火中得到锤炼与提升,使他在三十三岁便迈入化神境,一举成名,天下皆知。

    这些年他坐震西南边陲,很少再入燕都,但赫赫威名依然在燕都甚至整个龙夏中流传。

    论起在武林中的声望及影响力,精武联盟的一正两副盟主这三大巨头怕还未必比得上燕天北这“无敌上督”。甚至可以说,近十年来立志成为武者的年轻人,多半都是以燕天北为偶像,现在见到燕天北的独生子露脸,而且实力惊人,学生们怎么能不激动惊叹?

    陆少曦心里也不由一个咯登,自从去年十二月他去越北执行绝密任务以来,“燕帅”的阴影就在他身边不时出现,前段时间沈梦瑶在远州被“血色骷髅”袭击,还被嫁祸“燕帅”,而种种线索,似乎将“燕帅”与燕天北联系在一起,这让陆少曦有些难以相信。

    事后陆少曦曾暗地里托郑海查探“燕帅”的事,郑海却婉言拒绝了,说夏院长曾下过令不要陆少曦这么早接触“燕帅”的情报。陆少曦无奈,他知道义父此举必有深意,也就暂且放下了这“燕帅”的事。

    没想到忽然在这里见到燕天北的独生子,一下子便勾起了他关于“燕帅”的记忆。

    如果燕天北真是“燕帅”,他派自己唯一的儿子来天下学院做什么?不怕被人擒下作为人质?还是他有恃无恐,知道精武联盟不敢动他儿子?

    那这燕凌天又知不知道他父亲的事?他来这学院又有什么目的?

    陆少曦瞳孔里黄金光芒一闪而逝,燕凌天的头顶马上出现了一行字:“无论如何都要变得更强!”

    幽幽的绿芒再闪动,这回发动的却是“恐惧之眼”,燕凌天头顶这行字上面又出现了新的一行字:“害怕继续被父亲忽视。”

    两行字蕴含的信息量说大不大,说少不少,再加上燕凌天头顶上的表情脸从最初的黄色木然脸变成绿色的笑脸,陆少曦便心中了然。

    起码这燕凌天对他应该是没什么恶意或者企图。

    陆少曦摸摸凛的秀发,示意她可以放松下来,这才对众学生道:“大家都坐下吧,我们开始上课。”

    他对燕凌天倒没表现出明显的热情和冷落,仿佛这燕凌天只是寻常的学生。他这份从容与淡定,倒让学生们跟着平静下来,而燕凌天则在惊讶之余,又多了几分复杂的感激。

    ……

    下课铃声响起,陆少曦到点便结束课程,与凛萝莉离开课室。学生们多半都沉浸在先前精彩的课堂内容上,又知道陆少曦不会额外加课加提问时间,都没去拦他。

    燕凌天却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陆老师。”在陆少曦走出天下学院大门时,燕凌天追上来叫住他。守门的卫士盯着燕凌天,见他止步于大门前,便没上前阻挡。

    天下学院属于封闭式学院,学生只有周末才能离开学院。凛是因为有“要照顾陆少曦”的借口才得到外出居住的许可。

    “燕同学找我有事?”陆少曦停下脚步。他早就发觉燕凌天跟在后面,只是见他没什么恶意,便由着他。凛却用带着警惕与不满的目光瞥着燕凌天,显然这个傲气的男生给她的印象非常不好。

    燕凌天推了推眼镜,他身材瘦弱,又戴着黑框眼镜,就像个从小就出生在书香门第的读书人。他对凛的敌意视而不见,仿佛世上除了他关心的事外,一切都不放在眼内:“陆老师,我有几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想来怕只有你能解答。”说罢还依着古礼作了个揖。

    陆少曦摇头道:“你家学渊博,又有什么问题需要我解答的?如果你父亲都解答不了,你觉得我能解答?”

    “能!”燕凌天抬头,双眼闪闪发光:“刚才听了你的课,我受益良多,在博学与对武学的见解上,燕天北怕都不如你!”

    他居然直呼自己老爸的名字,这小子真有点意思。

    陆少曦稍稍一想便明白了。一个骄傲的年轻男子,实力又出众,自然不愿托庇在父亲的光环之下,而且估计这孩子不太受燕天北待见?才有这样对抗式的表现。

    “我没见过燕帅,他也很博学?”

    陆少曦有意无意地抛出的一句话,倒让燕凌天愕然了:“燕帅?你指燕天北?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叫他。”

    陆少曦察颜观色,发现这燕凌天不像作伪,难道燕天北不是燕帅?还是他连自己儿子都瞒住了?

    “哦哦,我说的就是燕上督。”

    “他不算博学。”燕凌天有些悻悻然,似乎不愿在自己父亲的话题上多作停留,他问道:“陆老师,我想请教一下,我练炎属性的功法一直进展很快,但越练越觉得难以控制真气……”燕凌天将自己练功的疑惑一鼓脑地全说出来,似乎不在意自己说的正是燕天北赖以成名的高品级内功心法。

    陆少曦与燕天北算是同门师兄弟,他用透视眼看看燕凌天的经脉状况与气血运行,再联系其修炼的功法,便已明白了大半。

    见燕凌天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陆少曦皱眉道:“你聚气境练的是烈天阳诀,你爸怎会传你这门凶险霸道的功法?”

    燕凌天奇道:“这烈天阳诀功法威力无穷,有什么问题吗?”

    “你天赋好,可惜天生阴阳双脉,应该练习无属性功法才是最为合适,可你却主要炎系功法,特别是练在烈天阳诀时急于求成,一味强练,导致现在阴阳失调,看次强悍,实际已是强弩之末,不出三年,你就会被炎属真气反噬,走火入魔。如果你一身武艺都是你爸教的,那燕上督实在有负‘无敌上督’之名!”陆少曦毫不客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