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五十三章 精密的布局
    龙夏里会遁甲之术的人不多,特别是受门户之见的影响,遁甲之术几乎绝迹于龙夏武林,在东尼里却有一群人将遁甲之术传承并发扬光大。

    这就是东尼忍者,其中尤其是伊贺流派的东尼忍者最精于此道。

    陆少曦用透视眼略一观察,便判断出这条黑影的身份了。

    东尼伊贺流的忍者!

    陆少曦心里马上明白过了,这显然是一起针对他的栽赃,由精于遁甲隐身之术东尼忍者趁着混乱用蛋壳杀伤了四名东尼学生,而整个现场除了他之外,没任何人能发现其中的异常,就算能调出远处的监控摄像头录像,怕也看不到这忍者。

    到时所有的证据都会指向他,无论是过失杀人还是防卫过当,光是“老师杀伤学生”的罪名就够陆少曦身败名裂。

    想破解这个困局,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生擒这名幕后的东尼忍者,不过这东尼忍者身法极快,眨眼间已离开数公里之远,而现在巡逻队的队长已带人封锁现场,不让任何人离开,陆少曦要是硬闯开封锁离开,就相当于畏罪潜逃,就算生擒了这名东尼忍者也未必能分辩清楚,陆少曦心中闪过无数方案,最后决定还是留下来。

    队长见陆少曦没离开的意思才暗地里松了口气,赶紧令人通知学院的救护车赶来救治伤亡的东尼学生。

    “您就是陆老师吧?事发突然,还请陆老师配合我们调查。”队长抱拳极客气道。这两天陆少曦在学院里名声鹊起,队长可不敢轻易得罪这年轻人。

    “我可以跟你们回去直到调到出结果,不过这事与他们无关,他们能否离开?”陆少曦指了指凛和张纯。

    “陆少曦——!”凛哪肯离开陆少曦,但她刚喊了声,陆少曦便偷偷捏了捏她的小手。凛会意,只好把后面的话全咽了回去。

    “这个……”队长犯难地看了看凛和张纯。

    “这些东尼人不是都喊我杀人么?我自然会留下。而他们只是被波及的,如果要录口供可以,但事后请放他们离开。”

    陆少曦掏出“潜龙”的证件在队长面前展开。队长倒抽了口气,这才发现眼前的年轻人不但是学院的特级教师,更是潜龙的中典!级别远在他之上!

    队长立时恭敬行礼:“是!”

    只要有陆少曦留下作保,队长哪敢为了些小事而得罪一个中典?

    陆少曦一行及众东尼学生很快便被带到保卫室分别录口供,陆少曦趁着没人留意,低声对凛说道:“凛,呆会你离开后,去锦绣山找方姑娘,托她替我去追踪一个东尼忍者,这忍者会‘遁甲之术’,左边眉毛中间有颗黑痣,实力是凝丹七重……”

    等陆少曦将这东尼忍者的特性和去向详细说罢,凛马上郑重地点点头,她眼中杀意闪动:“除了这个东尼忍者,其余的同党都一并生擒?”

    “嗯,最好能生擒,但有危险的话,不妨下些杀手,后面的事我会安排张纯去处理。”陆少曦摸摸凛的秀发,又走近张纯,又低声地吩咐一番,张纯目露讶色,还是应道:“是。”

    凛和张纯在录完简单的口供后就离开了,离开前凛不安又不舍地一再回头。

    陆少曦宽慰道:“别担心,在学院里没人敢动我。”

    凛咬咬牙,大步离去,但走到保卫室门口时,她忽然转身,对那队长冷冷说道:“谁敢动陆少曦一根头发,我一定会报复到底!”她脚下一踏,寒气四散,无数冰霜眨眼间便封住了整个保卫室。

    在卫士们惊骇的目光中,凛眼圈儿一红,跺跺小脚,转身飞奔入雪夜中,张纯连忙追了上去。

    陆少曦被“请”到一个独立的小房间里,但在透视眼之下,凛在门口里的“威胁”仍能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心中一热,这小丫头!

    他正琢磨着这事情幕后都有哪些人参与,门外传来急速的脚步声,一群黑衣劲装汉子推门而入,将坐在椅子上的陆少曦团团围住。

    “陆少曦,起立!”为首的黑衣男子出声喝道。他体格壮健,鹰勾鼻,扫帚眉,眼神阴沉如蛇,一脸凶相。

    哦?这么快就来了?陆少曦冷笑一声,把潜龙的证件“啪”地拍在桌上。

    精武联盟里等级分明,如果有低位阶的位阶使敢随便喝骂上级,上级完全可以扇他几个耳光作为责罚。

    陆少曦现在是中典,在燕都当然算不上什么太高的位阶,但如果在地级市起码是一二号人物,就算在潜龙里也算是不小的官,起码相当于副队长级别。当然,陆少曦拍出证件不但是为了展示身份,更是为了试探。

    黑衣男子看到他这证件,微微皱眉,态度终于好了些:“陆中典,你涉嫌伤害联盟武者,请你跟我们走吧。”说着出示了一面令牌。

    这面令牌黑色,巴掌大小,上面刻着一把交错的刀与剑。

    陆少曦有些愕然了,这不是联盟特别机构“黑衣”的令牌?“黑衣”专司联盟内部纠纪与处罚。

    “联盟武者?我什么时候伤害联盟武者?”

    “先前被你打死打伤的学生中有一名是入了联盟武者籍的,走吧,你现在由我们‘黑衣’接手。”

    东尼学生中怎么会有联盟武者?

    “刚才那批学生不都是东尼人?”

    “里面有一个是我们龙夏武者。”

    靠,又是个卖国贼,身为龙夏武者与东尼人走得这么近,还要替东尼的王子出头?陆少曦眉毛跳了跳,心中怒火升起的同时,再次确信了这是一起针对他的阴谋,布局的人显然精于算计,而且对联盟内部的职责分工清楚得很。如果这案件只涉及到学生与老师,那还在学院的掌控内,有谢院长在,陆少曦基本上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如果被带离学院,落到“黑衣”手里就完全不一样了。

    陆少曦可不认识“黑衣”的人。

    这布局实在精密哪,到底是出自谁的手笔?如果说是伊贺忍者,陆少曦可不相信。

    “‘黑衣’在学院应该没驻守吧?你们来得倒快。”陆少曦用透视眼看到谢院长已赶到保卫室门前,便爽快地起身,嘲讽地说道。

    “我们正好奉命在附近戒备,收到消息便来了。”黑衣男子对陆少曦的身份还是有些忌惮,简单地解释了一句后转头对身后的手下道:“带走!如果敢反抗,格杀勿论!”

    马上有几个同样穿黑衣制服的武者过来要将陆少曦押出去。

    “住手!”

    谢院长大步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