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七十章 老头子
    网络上越吵越激烈,影响越来越大,范围已不止燕都武林,甚至连华海武林人士都闻风而动,一边是咄咄逼人的东尼武者,一边是同乡的青年俊才,支持哪边根本没悬念,华海武林、特别是雷霆学院的师生们纷纷站出来力挺陆少曦……

    这注定是许多人的不眠之夜!

    外面吵成一团,陆少曦却依然不紧不慢地画着阵图,不到十平方的整个地面几乎都被复杂的符号图案所填满。

    秦如绚给他的平安符是八品阵符,越强大的阵符越严谨复杂,想改变它的功能范围并不容易,陆少曦手里又缺乏足够的晶石,只能靠物品栏中用剩下的几块晶石结合复杂的阵图来实现“四两拔千斤”的效果。

    木沐原本性子有些急,但陆少曦神色专注,画阵图的动作有条不紊,木沐看着他的动作,竟出奇地没觉得烦躁。

    她默默地在旁边坐着,每到两分钟就把防毒面具递给陆少曦一次。

    见陆少曦将平安符放到阵图的正中央,木沐忽然开声道:“这平安符,是二小姐的?”

    陆少曦没想到她居然能认出来,便点点头。

    “有这平安符,你应该早就可以一个人逃出这里吧?”

    陆少曦头也没回,继续写写画画:“为什么我要一个人逃出这里?”

    木沐板着脸道:“我对你这么凶,还经常针对你,你应该很讨厌我吧?把我留下来自生自灭不是更好?”

    原来你也有自知之明!陆少曦对这丫头的不满顿时减少了许多。不过把她独自留下的事陆少曦可做不出来,这丫头虽然脾气差些、对他态度恶劣些,可品性不坏,关键她还是秦如绚的心腹,现在秦如绚正全力以赴准备秦家家主之争,这木沐身为潜龙教官,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当然,陆少曦怎可能把这些心里话说出来,他回头,一脸鄙视又带着正气地说道:“我是这样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么?”

    木沐点头道:“很多时候我觉得你是。”

    陆少曦差点就要抛下铁片不画了,自己辛辛苦苦画个阵图不就是为了带着这丫头一起出去顺便讨好一下她好让她在秦如绚面前多说几句好话么?没想到居然这样看我!

    不过木沐又接口道:“但最近几次看你的表现,也不完全是没良心的人。”

    陆少曦心里这才舒服些。算了,不和这丫头计较,一看她就是不懂说话没什么沟通技巧的人。

    他刷刷刷地画完剩下的阵图,拍拍手站起来,指着阵图中一个圆圈道:“你站到这里。”

    木沐看不懂这满地的阵图,但还是依言背起背包站入圆圈中。陆少曦站到另一个对面的圆圈中,伸手拉住木沐的两只手。两人呈手拉手对面站立的姿势。

    木沐脸蛋发热,本想挣脱,但见陆少曦一脸认真,终于还是放弃了,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其实她在训练时也不是没和男队员拉过手,往常她根本不当一回事,但这时不知道是不是两人独处在一个封闭的小环境中,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陆少曦却没时间心情理会木沐了,透视眼看到潜龙里的人已快赶到了这死亡沼泽了。

    “阵起!”

    平安符发出耀眼的金光,金光像流水般顺着地上画着的复杂阵图流动,当整个阵图完全被金光覆盖时,陆少曦与木沐同时化为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下一瞬间,两人已出现在死亡沼泽的入口处。

    木沐刚睁开眼,便看到几辆越野车呼啸而至,一见到两人,最面前的野车哗啦啦地跳下几个人,带头的正是潜龙总教官徐元冰。

    徐元冰一见两人平安无事,顿时松了口气:“上车!”打开车门塞了两人进去,转头便火速远离这个区域。

    他们离开没几分钟,又有数辆装甲车飞驰过来,他们却笔直开进死亡沼泽,直到废墟前才停了下来。

    从装甲车里走出几十名身手矫健、戴着防毒面具的黑衣武者,当先一个中年人瘦脸短须,他神色阴沉地看着眼前这彻底成为废墟还完全下陷、被沼泽污水淹没的大片区域,用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搜!”

    当这些黑衣武者开始在死亡沼泽大肆搜索时,陆少曦已换乘一辆完全密封的越野装甲车,正喝着温暖的热茶。

    木沐上车没多久就被徐元冰带去问话了,陆少曦却单独被带到这越野装甲车中。

    里面极为宽广,不但有四个座位,还有个小茶几,一个老头子坐在里面,似乎一直在等他。老头子年纪超过八旬,脸上皱纹纵横交错,头上光秃秃,只剩下稀疏的几撮白发,配上他微圆带着福态的脸,似乎与寻常富家老翁无异,但一双眼睛丝毫没老年人的浑浊,反倒极为有神,甚至比世上绝大多数年轻人都要明亮。

    这双明亮的眼睛似乎带着童真,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里面透出来的威严与睿智。

    陆少曦很快就猜到这老人家的身份,不由心头跳了跳。

    老头子听到脚步声,却没抬头,只是指了指对面:“坐。”

    陆少曦恭敬地行了个礼:“谢前辈。”这才坐下。

    大概陆少曦的回答有些出乎自己意料,老头子抬头问道:“哦?你为什么谢我?”

    陆少曦极客气道:“如果不是前辈令徐教官来相救,怕这时我已又被黑衣带走了吧?前辈这份恩情,小子自然得记着。”

    “你这小子。”老头子指了指陆少曦,把装有热茶的杯子放到他面前。

    陆少曦连忙起身道:“前辈客气了,这茶应该由小子来泡。”他接过茶壶,细心地替老头子加上热茶。

    老头子喝了口茶,又开口道:“你这小子,来了燕京怎么净是惹祸?”

    陆少曦捧着茶杯,一边温着手掌,一边说道:“老前辈,有些事不做,良心不安。”

    “所以你就杀了几个东尼学生?”老头子抬头,眼中透出凌厉的光。

    陆少曦坦然地直迎着老头子的目光:“我要杀他们,手段多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