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激进派与怀柔派
    早在看到老头子的第一眼,陆少曦就充分利用透视眼的种种异能对其心思进行了勘探。

    不过出乎陆少曦的意料,愿望之眼和恐惧之眼在老头子身上居然不起作用,哦,准确来说,应该是老头子有些无欲无求,既没什么强烈的愿望,也没什么恐惧的事物,使得“愿望之眼”和“恐惧之眼”同时失效。

    幸而“察敌之眼”还是发挥了功用,老头子头顶上出现的是绿色的笑脸。

    咦?这老头子似乎对自己没什么敌意?

    尽管有些奇怪,但有了这个前提判断,再加上陆少曦自身的眼力察颜观色,基本上可以判断这老头子并不讨厌自己。

    这是好事啊!沈丫头能不能追到手就得看这老头子点不点头了!

    基于上述原因,陆少曦在老头子质问他“净是惹祸”和“杀了东尼学生”时,马上便意识到,这不是有针对的指责,而是一次考验。

    “我要杀他们,手段多得很。”

    陆少曦没愤怒地矢口否认,反倒用一种含蓄、柔中带刚绵里藏针的方式作为回答。

    老头子深邃得像大海的目光盯着陆少曦的眼睛,仿佛要将他的内心和灵魂都看个透彻。

    换了其他人,被这双蕴含着近百年人生浮沉起落智慧的锐利眼睛盯着,要么心虚要么浑身不自在,但陆少曦已笃定了这只是一次考验,心态极为平和。

    他笔直地迎着老头子的目光,不喜不怒,不急不躁,不卑不亢。

    老头子忽然笑了,原本锐利的目光恍如冰雪消融,变得温和而单纯,他再次指了指陆少曦,笑着说:“你这小子,闯祸的本事一流,品性和胆子也是一流。东尼学生的事呆会再说,你先说下在死亡沼泽发生了什么事?你可知道,半小时前黑衣总部那边像是炸了锅,齐济棠亲自带着十八干将驱车狂奔向死亡沼泽。要是你们出来晚上几分钟,徐元冰怕就没法子带走你们了。”

    陆少曦再次拜谢,不管这老头子是为何出手相助,光冲他敢冒着与齐济棠翻脸的风险大半夜来相救的情份,陆少曦就不能不感激。

    “不用太多虚礼,先说说你在死亡沼泽的经历。”老头子大手一挥,样子豪迈,但目光明显柔和下来,陆少曦这礼多人不怪、知恩识报的态度显然让他极为满意。

    当下陆少曦把自己被莫名其妙地带到死亡沼泽、曲先生令人杀尽黑衣武者、自己被怪兽围困“被逼”进入地下研究所、怪兽大肆破坏、费教授引爆药剂管道、自己和木沐借助转移阵法侥幸逃出的事说了遍。考虑到木沐也会被盘问,所以陆少曦讲述整个过程时基本上没什么隐瞒,只是将主动摧毁地下研究所的种种行为全改成了被逼自卫逃逸,期间说到“张玄昊”时,陆少曦心中杀机一闪而过,但神色语气丝毫不露端倪。

    这次可惜让这仇人逃了,但既然知道他曾藏身在地下研究所,后续想再找到他就不会太难了。

    陆少曦讲了足足有七八分钟,老头子听得很认真,但从头到尾一个问题都没问。直到陆少曦讲罢,他才问了句:“你觉得这地下研究所如何?”

    陆少曦毫不犹豫道:“丧尽天良,让人发指!”

    “是啊……丧尽天良,让人发指,那你有想过,为什么联盟会允许这样的研究所留下来?”

    老头子毫不掩饰对这个地下研究所的反感,陆少曦知道自己押对了宝,暗自松了口气。他答道:“为了制作生化武者?”

    老头子扫了他一眼,示意他给自己添些茶:“那里原本是有个正规的研究所,只是研究些增强体质的基因药剂,后来发生了一次泄露意外,便转为了地下研究所,研究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你可知道,联盟内部现在有两派的声音争执不下?”

    陆少曦小心地替他添上热茶,顺势问道:“强硬派和怀柔派?”

    “准确来说,是激进派与怀柔派。”老头子拿起茶杯,目光落在动荡的茶水上,缓声道:“激进派认为要采取一切手段,增强精武联盟的实力和在世界中的地位,甚至要在政坛上发出强硬的声音,主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犯我龙夏者,虽远必诛’。”

    陆少曦眉头微锁:“一切手段?包括通过地下研究所这样惨无人道的人体试验来制作生化强者?”

    “没错。”老头子眼中又闪动着锐利的光芒:“他们当中确实有不少是一心为公、主强以武强国、不使国民受辱于外的英雄,但也不乏想借机拉拢人心、称雄武林甚至沾染政权的野心家。”

    陆少曦心里忽然想起“燕帅”,如果燕帅是燕天北,那应该属于后者。而齐济棠这黑衣副首领,观其与费教授等人串通杀戳手下的行径,怕也不是什么英雄人物,多半也属于后者。

    “至于怀柔派……”老头子不提及哪些人是激进派的代表人物,反倒话锋一转,转到怀柔派上来:“怀柔派是主动和平共进,积极与外国武者交流互补,缓解龙夏武林在世界中被孤立的恶劣处境。他们当中有武道强者,但也不乏文人……不要惊讶,精武联盟并非全是武者,文职也占了极大部分,而且这些文职多半来自于上面。”

    老头子指了指天,陆少曦心照不宣地点点头。精武联盟是官方性质的武者机构,上面派人参与管理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两派一直相持不下,各不相让,但谁也压不倒谁,结果便导致了联盟表面上一团和气,内里却政令不一,山头林立。”

    陆少曦试探道:“正副盟主是什么态度?”

    “高处不胜寒哪……”老头子似乎答非所问。

    但陆少曦知道,所谓高处不胜寒,自然就是指左右为难之意。难怪一正两副盟主在武林中威望与名气都不及燕天北,怕是被这两派人物钳制,不肯轻易表态,否则激起大矛盾,精武联盟怕会有一场内部分裂的大危机。

    陆少曦想了想又问道:“那应该还有不少人既不支持激进派玉石俱焚的强硬,又看不惯怀柔派处处忍让受气的软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