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挑拨
    年轻人自然是陆少曦,而那青年人却是三个多月前陆少曦曾在远州菁英赛上有过一面之缘的箭神夏侯飞!

    当时在菁英赛上陆少曦与夏侯飞还有着几番较量,原本应该是敌对关系,但两人性情相投,反倒不打不相识,成为了朋友。

    只是菁英赛后夏侯飞回了省城汉南城养伤,而陆少曦则忙于修建湖心岛大阵和闭关苦练武艺,两人没再联系过。及至后来陆少曦抽空到了汉南城,想再找这夏侯飞时才发现他早就离开了汉南城。陆少曦托海世洪查找了好久,只查到夏侯飞因为与原本的主家不和,伤势未愈便北上另谋生路,不知所踪。

    陆少曦还深以为憾,没想到今晚居然要这个慈善晚会上见到了夏侯飞,而且夏侯飞还成了燕都一个小世家家主胡祥的保镖!

    夏侯飞见到陆少曦也颇为意外,他苦笑道:“你怎会在这?也给人当保镖了?”说罢伸手与他握了握,却觉得有股清凉舒服的气流从陆少曦的手里传了进来,直达他红肿的脸颊,不过眨眼间,他的脸颊已消肿恢复如常。

    夏侯飞暗吃一惊,他曾听闻过木系真气有疗伤效果,但这效果也太显著了吧?

    尽管想不明白,他还是感激地朝陆少曦点点头,松手道:“下次我请你喝酒,这里的事与你无关,你别插手。”说着还看了倒地惨叫的胡祥一眼,暗叹口气。

    胡祥曾对他家有恩,但刚才那发暗器,算是恩怨两清了。

    陆少曦扫了扫田浓兴,淡然一笑道:“无妨,你是我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小子,你不觉得自己态度太嚣张了?”田浓兴将视线移到陆少曦身上,眯眼问道。

    “没你嚣张。”陆少曦笑了笑,寸步不让针锋相对。

    夏侯飞知道这田浓兴的厉害,不愿连累陆少曦,正要再劝陆少曦,却见陆少曦在背后悄然向他做了个手势,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好久没见过敢这样与老子说话的人了。”田浓兴偏执凶暴,但智商与常人无异,他见陆少曦有恃无恐,不由打量他几眼,喝问道:“报上名来,看老子能不能收拾你!”

    陆少曦笑眯眯道:“我的名字不说也罢,但不妨告诉你,秦家的二少爷秦川见着我都喊一声兄弟,那边燕家的燕折光、郑家的郑小甜,还有自然宗的李修都是我朋友,你确定敢动我?”说罢指了指不远处的折光一桌人。

    燕折光、郑小甜等人原本见陆少曦忽然出手招惹田浓兴,都有些意外和惊喜,正想着抱臂看好戏,再探探陆少曦的虚实,没想到陆少曦居然出声将他们拉下水!

    可刚才他们与陆少曦酒来杯往神态亲热倒是在场所有人都看到的,正所谓人要脸树要皮,燕折光等人总不能在这时出声说与陆少曦并不熟连名字也没问出来吧?那在外人看来就像是燕家、郑家和自然宗等怕了燕云派!

    燕折光与郑小甜、李修等人交换了个眼色,终于还是无奈地站了起来,燕折光是燕家的三公子,他抱拳道:“田少掌门,这兄弟是我们的朋友,这事都只是误会,要不看在我们的脸上——”

    田浓兴呸了声,不屑道:“如果是秦川和燕溥过来说这话,老子还勉强给两分薄面,你们算哪根葱哪根蒜?”

    现在燕都秦家正极力拉拢燕云派,田浓兴自然知道这事,所以有恃无恐。

    燕折光等人无不勃然色变,他们在燕都也是有头有脸的公子小姐,哪曾被人这样羞辱过?但他们知道不宜与田浓兴这疯子发生冲突,只能想个法子缓和下气氛找个台阶下。

    燕折光素有急智,他见燕家和秦家的管家往这边赶来,立时给他们使了个眼色。

    其实这边的冲突早已引起了主厅大半来宾的注意,今晚的晚会燕家和秦家都安排了管家带着数十个护卫专门负责维持秩序,但这次挑事的田浓兴,两家的管家都大觉头疼,幸而见另一方只是个小世家,两家的管家都假装看不到,这时见几个公子小姐也被卷了进来,又见到燕折光的眼色,赶忙跑过来想给双方劝解一二。

    但他们还没跑近,陆少曦已满脸愤怒地出声了:

    “田疯子,你骂我可以,但把折光兄弟和小甜妹妹、李修兄弟都骂进去了,简直欺人太甚,难道燕都里就你们燕云派最牛?连燕家秦家郑家和自然宗都不放在眼里?”

    田浓兴最不喜欢别人叫他疯子,顿时大怒:“欺人太甚又怎样?来啊,你们有种一起上,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这话实在诛心,燕折光等人如果这时再找借口退让,就得丢家族和门派的脸了。燕折光咬咬牙,再次给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别管。

    陆少曦大乐,表面却愤然道:“来啊,谁不敢动手谁就是缩头乌龟!”

    这句话更是彻底堵死了田浓兴与燕折光等人讲和的退路。

    田浓兴怒不可遏,一巴掌朝陆少曦扇过来,厉声喝道:“你他妈太嚣张了!”

    他的动作快得惊人,起码有凝丹八重的实力!难怪夏侯飞根本连闪都来不及闪避便挨了一记耳光。

    夏侯飞大急,想也不想就要拔刀去帮陆少曦,但他的动作哪及得上田浓兴,只急得他额上全是汗水。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全场!

    只见田浓兴的右手掌狠狠地扇在了自己的左脸上,打得自己嘴角渗血。

    这下变故出乎多数人人的意料,人人都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可陆少曦明明没出手啊?只有几个实力最强的供奉眼中闪过惊骇之色。

    陆少曦笑道:“田疯子,你怎么自扇耳光?难道喜欢自虐?”

    田浓兴惊怒交集,转身对保镖道:“去,杀了他!”

    那保镖实力还在田浓兴之上,是燕云派的好手,他也没看清楚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少掌门有令,只好出手了。他上前一步,使出燕云派的绝招“千花压顶”,泛着白光的手掌向着陆少曦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