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八十三章 你阴险我狡猾
    这招“千花压顶”最大的特点在于手掌如繁花绽放,劲力吞吐不定,攻击的部位更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变化,是燕云派最有名气的绝招之一。那燕云派的好手实力是凝丹九重,这下出手又是全力出击。刹那间无数朵花儿般的掌影笼罩住陆少曦的头顶,简直有乌去压城城欲摧的气势。

    在场不乏武学方面的大行家,看罢都不禁暗暗点头。燕云派能在燕都六大门派中独占鳌头确实有足够的底蕴。

    陆少曦似乎也看不透这招的虚实,身影如鱼儿般向后滑去。

    “哪里逃!”燕云派好手厉喝一声,身形加速,漫天带着杀意的花朵穷追不舍,不离陆少曦的要害。

    但任他攻势如何变幻莫测,陆少曦却在间不容发中尽数避过,两人交锋速度快得让人眼花,一进一退间已杀近燕折光等人身边。

    燕云派好手见陆少曦脚步微乱露出破绽,心中大喜,双掌从虚化实,狠狠地朝陆少曦胸膛的膻中穴拍去。这一掌若是拍实,连大理石都能碎成粉末,何况血肉之躯?这好手一向跟着田浓兴,也跋扈惯了,这时连攻数十掌没有战果心中焦躁,下手更是绝不留情,攻势凌厉至极。

    眼看这一掌就要拍中目标,陆少曦像是惊慌失措般脚步一滑,身子向后滑倒,左手有意无意地轻轻一带,燕云派好手这一掌竟微妙地变了方向,变成向着郑小甜鼓起的胸脯拍去!

    郑小甜养尊处优惯了,实力也不过聚气境,哪挡得下这凝丹九重强者的全力一击?吓得她花容失色,幸好燕折光就站在她身边,眼见同伴遇险,燕折光只得运足功力,挥拳攻向燕云派好手。

    拳掌相碰,爆出一声巨响,燕折光实力在凝丹七八重之间,硬碰硬自然抵敌不住,他脸色胀红如血,脚步踉跄后退,撞在郑小甜身上,两人滚作一团,狼狈不堪。

    两家的保镖一看少爷小姐受伤,这还得了?立时怒吼扑了过来。

    眼看双方就要大打出手,忽然有人笑呵呵道:“诸位怎么开起玩笑来了?”

    笑声中一个胖子满脸笑容地从二楼跃了下来,如棉絮般落在燕云派好手与燕郑两家的保镖身前,双手轻描淡写地挥动两下,竟将燕云派好手与燕郑两家的保镖尽数震开。

    好俊的武功!来宾多半都是武者,看到这手高明的武功无不暗暗叫好。

    “燕溥,你这是什么意思?”田浓兴捂住被自己打伤的脸,满脸疯狂愤怒,双眼中闪动毫不掩饰的狠毒光芒。他原本就偏激骄傲得异乎常人,这回被陆少曦作弄,当众自扇耳光更是奇耻大辱,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怎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所以在面对往常忌惮几分的燕胖子,田浓兴依然语气恶劣,大有噬人而食之意。

    陆少曦早退到一边,听到“燕溥”二字暗暗皱了皱眉。

    而这胖子名为燕溥,估计就是秦川的结义兄弟、被称为“笑脸弥勒”的燕家大少爷,不但实力强悍,笑里藏刀的本事更是堪称一流。

    这边田浓兴态度恶劣,燕溥却丝毫不以为忤,胖脸依然乐呵呵地笑着:“呵呵,田少掌门,你怎么会这位武林最耀眼的新星发生误会了?”边说还边指了指陆少曦。

    “耀眼的新星?”田浓兴仇恨的焦点被他这么一指,立时又回到了陆少曦身上。

    燕溥笑容满脸道:“是啊,田少掌门难道不知道他就是天下学院新聘请的特级教师,陆少曦陆老师?”

    “陆少曦”三个字一说出来,全场无不为之侧目。

    如果说几天前,这个名字估计在场没几个知道,但经过昨晚与东尼人的一番口水大战与“陷害冤案”,陆少曦的名字早就传遍了整个燕都武林,谁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青年老师,竟出现在这个慈善晚会上!

    “陆少曦?”田浓兴两颊肌肉不停地跳动,带着疯狂恨意的目光死死盯着陆少曦。

    陆少曦却视而不见,燕溥出现时他就快步过去扶起燕折光和郑小甜,嘘寒问暖,这时才转过身,一边悄悄给紧张地瞥着这边的沈梦瑶递了个“不用担心”的眼色,一边笑眯眯地向着燕溥说道:“区区薄名居然有人知道,实在意外。想必这位就是燕大少了,久闻燕大少之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秦川兄弟可有代为问好?”他就像看不到田浓兴歹毒如毒蛇的目光,满脸笑容地伸出手,要与燕溥握手。

    燕溥暗叫厉害,原本他现身时的一句话,想将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陆少曦与田浓兴之间,使得燕家郑家自然宗脱身出来,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第一时间跑去扶燕折光和郑小甜,一副与燕郑两家关系良好共同进退的姿态,这时又抬出秦川的名头,燕溥承认不得又否认不得,一否认就好像秦川小心鸡肠没把问好带到,一承认就容易重新卷入陆田二人的冲突中。

    他正要呵呵地蒙混过去,陆少曦忽然一拍脑袋,把手缩了回去,为难道:“现在田少掌门恨我入骨,燕大少还是少与我来往为妙,快去看看折光兄弟吧,他伤得不轻。”

    燕溥这回真正是进退两难。陆少曦把话挑得这样明,还点出了自己亲弟弟被燕云派打伤,如果自己这时不与陆少曦握手,不替弟弟出气,周围的武林同道会怎样想?燕都第一世家燕家的颜面还要不要?

    燕溥不情不愿地与陆少曦握了握手,依然笑呵呵道:“都只是误会,双方解释清楚就行了,武林同道嘛,有点小摩擦是难免的……”他在心里破口大骂,难怪刚才秦川查到这小子的身份后如此谨慎,甚至不愿露面,敢情是知道这小子狡猾如狐卑鄙无耻!

    尽管他态度暧昧大有和稀泥的意思,陆少曦却把握机会打断他的话,喜道:“有燕大少出面代为调解一二最好不过,说实话,我也不敢与田少掌门为敌啊,就怕田少掌门不卖燕大少的面子……”说着还似笑非笑地看着田浓兴那红肿的脸颊。

    田浓兴与他的目光一接触,顿时怒不可遏,挥掌便重新攻了过来:“燕溥你滚开,要是你敢挡我,我连你也揍!”

    燕溥是燕家的长子嫡孙,未来的家主继承人,地位高贵,他明知陆少曦是故意拖自己下水,但这时也不得不出声道:“田少掌门,你息怒,这事我自会查清……”

    “查你妹!”田浓兴疯症发作,见陆少曦“恰好”站在燕溥身后,想也不想一掌便拍向燕溥:“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