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九十章 沈大小姐的梦想
    燕摘风果然能忍,居然忍住没起冲突,当然,估计也是因为坐在一边默不做声的燕凌天冷冷地盯着他,给了燕摘风不小的压力。只要燕天北还活着,就没人敢轻易动燕凌天,连带也没人敢在燕凌天眼皮底下动其力保的陆少曦。

    燕摘风勉强朝沈梦瑶笑了笑便上台刷卡交钱,领回一张小小的阵符,然后便坐到了第一排,离陆少曦与沈梦瑶远远的。

    他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陆少曦却看到他手都有些发抖,刷卡时连换了三张卡才刷完。陆少曦心里暗自偷笑,看来燕家虽然财力宏厚,但一次刷四十五亿现金还是有些吃力。希望经此一次打击,能让燕家收敛些,也能让秦如绚减轻些许压力就好了。

    台上重新开始拍卖,众人的目光慢慢回到台上,沈梦瑶才恨钢不成铁地低声说道:“你这人哪……怎么就偏要惹燕家?以后你还怎么在燕都呆着?”

    陆少曦心想,可就算我忍气吞声,燕家也会想法子收拾我啊。

    但他当然不会说出来,只是轻轻握住沈梦瑶柔软白晳的纤手,微笑道:“不用担心,现在燕家想动我也不容易。”

    沈梦瑶羞恼地抽回手,哼了声道:“谁担心你了,我只是怕你连累我们沈家!”

    “是是,你一点都不担心我嘛,我知道。”

    见陆少曦那明知故犯的脸,越看越讨打,沈梦瑶恨不得伸手掐死他,但怕落在众人眼里变成了打情骂俏,只好强忍着,别过脸不看他。

    陆少曦无意中回头,却见一直昏昏欲睡的“千臂神佛”的孙毕不知何时已半睁开了眼睛,正饶有趣味地观察着他。

    陆少曦冲他微微点头:“老前辈好。”

    “年轻人,不错,燕天北让我代为问好。”孙毕的声音如蚊子般传入陆少曦的耳中。

    陆少曦心中一凛,不但是因为这孙毕使用的可是真气集束成线的传音绝技,更因为里面提到了“燕天北”!

    燕天北知道我的存在?莫非他真是燕帅?

    陆少曦以前数次坏了燕帅的计划,如果燕天北真是燕帅,知道他的存在并不足为奇。

    但这句“问好”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嘲讽?还是释放善意想拉拢自己?

    陆少曦还想再问,孙毕已重新合上眼睛,似乎又睡着了。

    陆少曦知道再难问出什么,不过孙毕头顶上的一个绿色笑脸,起码对他没敌意。

    接下来的拍卖品并没什么特别,在陆少曦意料之中的另一件爱情拍卖品却没出现,想必是燕溥见一击失手,便干脆取消了后面的计划,又暗中动了手脚,把它从拍卖名单中临时取消了。

    从敢于认输这点来说,这燕溥倒真是个无法轻视的角色。

    拍卖会后面是舞会和武林中最常见的武术表演、交流切磋环节,但沈梦瑶怕燕摘风来请她跳舞,在拍卖会一结束便要提前离开。

    陆少曦自然不会反对,与燕凌天告别后,带着她与陌意等保镖会合,一起坐车回去。

    回到沈剑飞的别墅已是晚上九点多,但沈老爷子还没回来。陆少曦回到自己房间里,先打开一张空白的阵符摊平放在桌上,然后取出今天买到的五块晶石,挑了两块,运劲捏成粉末,在他真气的精微控制下,火红的粉末如同有生命般,形成一条又细又长的丝线,长达数丈,细却不到一毫米,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陆少曦大觉满意,自从习得“天”字诀后,今天下午他已开始修炼“下”字诀,并小有成就,对真气的控制更加随心所欲。

    他手指凌空空白阵符上方尺许位置缓缓划动,晶石粉末如同写下的笔墨一样紧紧地渗入阵符中,慢慢描绘成一幅精细、玄妙的阵图。

    将近半个小时,陆少曦舒了口气,停止了动作。一张长宽都是三十厘米的阵符上已画成了一个极高级的七品阵法,功效与拍卖会的五品阵符相似,但起码能挡下凝丹八重的全力一击。陆少曦把阵符折成个小小的心型,又找来细红绳穿好,这才从窗口溜出去,如幻影般掠过,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沈大小姐的窗前。

    轻轻敲了敲,没反应,陆少曦用透视眼一看,竟意外地发现她正在房间里面单独设立的隔音琴房里边练琴边唱歌。

    沈大小姐已换上了睡衣,秀发还带着水汽,应该是刚洗完澡。

    奔波了这么久,回来后匆匆洗完澡居然又开始练琴练歌了?陆少曦不由感叹,天才都是勤奋加汗水才能成就的,沈梦瑶确实天赋过人,但她能在乐坛取得今天的成绩,付出的努力与汗水绝不比别人少。她平时很少逛街吃美食,空闲时间几乎都用来练习琴技和唱歌上。陆少曦与她相识数年,对这点是最了解不过。或者,沈梦瑶最吸引他的,除了那美若天仙的外貌、宛如仙乐的歌声外,怕就是这份认真和这份努力。

    陆少曦自己就是个努力家,为了追求武道上的巅峰一直苦练不缀。但他这是因为老爸潜移默化的影响而产生的兴趣与梦想。那沈梦瑶呢?她又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努力?成为大明星赚钱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不像,沈梦瑶不是追求物质的人,何况以她姥爷的家底,够她一辈子不愁钱了。想成为万千人喜爱的歌坛天后?可看她对待粉丝们的态度,以及她的性格,又不像是追求名誉的人。

    陆少曦静静地听着她的歌声,沈梦瑶现在在唱的是远州演唱会最后那首《别离》,带着忧伤的歌声潜入他的血液、潜入他的灵魂。

    陆少曦摇摇头轻笑一声,无论她是为了什么,起码她是喜欢唱歌的,这就够了,既然这是她的选择,那自己就必须支持她到底,就像支持秦如绚竞争家主之位一样。

    陆少曦用真气幻形从里面打开了窗户,闪身进了去,把心型护符放在她的梳妆台上,留下一张小纸条,然后便跳出去,合上窗户,很快消失在黑夜中。

    他还要去看看凛萝莉,以及替银花婆婆驱毒呢。

    等沈梦瑶从琴房出来时已是一个多小时后了,她看到那个心型护符不由愣了愣,谁进来过?她的房间一般都会锁上,按理说外人进不来。

    她拿起护符,见旁边还有张小纸条,跃入眼帘的是一行熟悉的字体:“拍卖会上没能送你,这是我亲手做的,记得时时戴在身上。还有,别熬夜,对皮肤不好。”

    “笨蛋……”沈梦瑶把护符紧紧地贴在胸前,如喃呢般轻语着,粉嫩的樱唇却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一泛动人的笑意。

    刹那间,整个房间如春暖花开,明媚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