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再起惊变
    陆少曦的话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众人大惊之下齐刷刷地看向老道长,却见他依然云淡风清地站在原地,连挣脱的意思都没,丝毫不像阴谋被揭穿的样子。

    劳大鹏心头大定,他转阴恻恻地对沈剑飞道:“沈老,你请来这位小兄弟,自己水平不行,阴阳怪气、哗众取宠却是一流。”

    刚才那老道长的神仙般的手段大家看在眼里,早就口服心服,哪想到陆少曦这个一直默不作声的小子,居然在治疗的关键时候蹦出来指责老道长要下毒害徐伯云?

    这算什么?技不如人就往别人身上泼污水?

    这下不但劳大鹏冷嘲热讽,连魏辊、伍陌都一脸鄙夷地看着陆少曦。倒是徐伯云知道陆少曦的身份,他微微皱眉,似是对陆少曦不满,但原本散去的真气立时悄无声息地重新布满全身。

    沈剑飞也没想到陆少曦忽然来这么石破天惊的一句,尽管他觉得不可思议,还是出声道:“小子,你说话可得负责,切莫信口开河。”他表面上是呵责陆少曦,实际上却在暗示他赶紧展示证据。

    陆少曦察觉到徐伯云已起了提防之意,心中稍宽,只要徐伯云这化神境没遭到暗算,自己这边就算是立于不败之地!

    他悠悠说道:“从刚才起我就很好奇,徐老先生身中寒毒的症状颇为明显,脉搏滞缓干涩、皮肤隐显白屑、特别是脸颊嘴唇现斑点状不规则的青白色,换了其他六品丹师或者无法判断,但肖、叶两位身为七品丹师,难道没看过七品的《寒毒奇难杂论》?里面第七十九页第三行里就有记载身中西域寒虫寒毒的症状,一眼就知,还需要用到真气探脉、一指禅这样张扬的手法?”

    肖、叶两个丹师脸色刷地变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轻易就看出了徐老先生的病症所在,更指出了他们行动的最大破绽!

    而魏辊、劳大鹏等人则面面相觑,陆少曦看样子不像是在胡扯,难道他真也是极厉害的丹师?最高兴的要数沈剑飞了,这小子医术居然比他想像中要厉害得多!真是让人惊喜和意外!

    但与此同时,众人心中也顺着陆少曦的话语升起了疑团,为何肖、叶二人要特意卖弄本事?是为了自抬身价?还是为了……

    陆少曦又指了指那依然仙风道骨的老道人,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最逗的还是这位道长,居然还使出传闻中的‘气机遥探脉’,是不是以为可以唬住人增加可信度?没错,先是真气探脉,然后是一指禅,再来一下气机遥探脉,确实让人震撼甚至是敬服,再难对你的医术生出疑心。不过你却有两个最致命的破绽,第一,你根本就不懂‘气机遥探脉’!第二,徐老的毒虫根本没驱清。”

    老道人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金黄色的瞳孔笔直地盯着陆少曦,缓声道:“有意思,你看似懂得倒不少,但全是一派胡言。”

    “一派胡言?”陆少曦冷笑一声,举起空着的左手,食指、中指、无名指轻轻弹出,三道白色的真气丝线透指而出,远远飞向床上的徐父,分别缠绕上其手腕、掌根和手肘弯处。

    “气机遥探脉,不是为了装逼唬人用的,它分寒暑壮三线,壮线探曲池,直通心脉,寒线探内关,沟通六条阴脉,暑线探阳池,沟通六条阳脉,三线齐施,最大的作用是强壮患者心脉,再催动阳阴十二脉,不但可以驱寒灭暑,更可以用来驱毒!”

    他话音刚落,三条真气丝线中的第一二条忽然化为红光,热气逼人,而第三条却泛起了翠绿色的光芒,护住了徐父的心脉,眨眼间徐父全身冒起白色的水汽,脸红如血,紧接着十多条白色小虫从他鼻孔中仓惶逃出,但还没来得及逃远,便被红光包裹,化为白烟。

    陆少曦食中二指收回,红线消失,无名指丝线的翠绿色光芒却更盛,半分钟不到,徐父原本发青的脸色已恢复了红润,原本紧锁的眉头也松了开来,显然寒毒已清。

    全场一片死寂,人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肖丹师震惊之下冲口而出:“木炎两种真气配合气机遥探脉齐施?这是……九品丹师才能做到的吧?”

    陆少曦淡淡一笑,右手闪电移动,将老道士指间的七枚银针全收了去,再随手一扬,其中一枚银针疾飞而出,钉入窗台的梅花之上。

    眨眼间,原本还生机盎然的梅花竟腐败发黑,立毙当场!

    好厉害的毒!众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无不勃然色变。

    “不愧是八品绝毒‘千蛇万蝎灭仙水’,果真见血封喉,估计连百毒不侵的化神境也抵抗不了吧?”陆少曦摇摇头,转头盯着脸如死灰的劳大鹏讽刺道:“劳上督,这人是你请回来的,你要是还不信,可以亲自试试这银针的滋味?”说罢晃了晃手中的毒针。

    劳大鹏大惊之下连退数步,惊道:“小子,你可别乱来!”

    他转头惊怒道:“老道士,这是怎么回事?”

    老道士没理他,黄金色的瞳孔阴晴不定地盯着陆少曦:“小子,你到底是谁,倒让老道看走眼了!论起见多识广,世上怕没多少人能及得上你了吧?想不到世上有你这般年轻的九品丹师!”

    劳大鹏见老道士居然不理会他,更加生气,他急着要在徐伯云面前挽回信任,怒喝道:“你这老道士居心叵测,今天我就要擒下你拷问清楚为何要害徐盟主!”他刚要上前,忽然间全身发软,脚下踉跄差点要摔倒。

    几乎同一时间,魏辊、沈剑飞也身形晃动,魏辊实力最弱,率先倒下,沈剑飞勉力支撑,连陆少曦也缓缓坐了下来,只有化神境的徐伯云脸色铁青着屹立不动。

    “怎么回事?我运不了真气!”魏辊惊呼道。

    “当然运不了气,中了十香软骨散,天下间除了化神境,任何人都运不了真气!”一阵狂笑声中,伍陌走了出来,与三个丹师并肩而立,对徐伯云形成合围之势。

    “伍陌,你,你要干什么?”魏辊与伍陌平时关系不错,哪想到他竟会下黑手,一时间惊怒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