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零五章 陌意
    在龙夏国中部一处密林深处,云雾萦绕中的庄园中,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房间中盘膝而坐。

    这中年男子一身古典的汉服,乌黑的头发用缎带扎起来,下巴留着修剪整齐的短须,相貌俊逸中带着威严,看起来颇有几分三国时期刘备的感觉。

    整个房间也布置得古色古香,几乎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科技的痕迹。茶几是紫檀木所制,地上还铺着厚实平静的木地板,中年男子席地而坐,正缓缓地练着毛笔字。

    他神色平静而肃穆,动作很慢,就像每一笔都在用尽他所有的心神与力度。

    “天道忌巧,谦退不争,不伎不求。”

    笔锋苍劲,有如刀剑,十二个字,他写了整整半小时。最让人震惊的是,在他写字期间,身体萦绕起一团若有若无的玄妙气机,使得这中年男子仿佛变得半透明状,与周围的环境近乎完全融为一体,但如果定神细看,又发现这中年男子一如往常,根本没半点透明的迹象。

    如果陆少曦在场,以他那近乎百科全书式的武学知识,一定会惊叹出来,这是某种九品内功心法练到近乎巅峰、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才可能出现的异象!

    人生无处不修行,显然对于中年男子而言,练毛笔字就是一种使精气神更专注、更纯粹的修炼。

    良久,他才缓缓放下笔,身上那股玄妙的气机便尽数敛回他的体内。

    一个满脸刀疤的男子如幽灵般出现,将他笔墨纸硕迅速收好,换上了一杯清茶。这满脸刀疤的男子相貌凶恶,在中年男子面前却如同最卑微的奴仆,动作又轻又恭谨。

    另一个一直守候在边上的马尾汉服女子则上前躬身禀告道:“老爷,陌意奉命回来了。”汉服女子腰佩利剑,赫然是秦如绚的保镖头目陌心。

    中年男子“嗯”了声,陌心很快就从外面带了个一身西服的女子进来,正是原本应该守在沈梦瑶身边的陌意。

    陌意忐忑不安地行礼:“陌意拜见老爷,不知道老爷忽然召我回来是为何事?”昨天发生爆炸案件后,她半夜里便接到了陌心的电话,通知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古秦家,陌意为难地表示要保护和照顾受伤的大小姐,陌心则冷漠地丢下一句,赶紧回来,自然会有人代替你保护大小姐。陌意只好和沈梦瑶说明情况,匆匆坐最早的班机赶回秦家的老宅子——这也是早上陆少曦光明正大地留在沈梦瑶的房间喂她吃粥却没见到陌意的原因。

    秦墨守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才淡淡道:“陌意,你不错。”他声音平平淡淡,似乎还语带褒扬,陌意却吓出一身冷汗。

    不错?哪里不错?是真的褒扬还是说反话?陌意完全看不透自己这位主子的心情,所以更加恐惧。

    她根本不敢抬头,跪地道:“陌意保护大小姐不力,让大小姐受伤了,还请老爷恕罪!”

    “昨天爆炸发生时,你第一时间就扑上前用自己的身体护着梦瑶,尽职尽责,哪算保护不力?”

    陌意后背寒意更盛。当时场面混乱,周围就她、沈梦瑶还有两个化妆师得已幸存,这个细节秦墨守是从哪里得知的?沈梦瑶根本不可能与他联系,那只可能是那两个化妆师之一,难道当中有人是灵耳组的成员?那沈大小姐与陆少曦当时抱在一起的情景……

    陌意偷偷看了眼秦墨守,见他脸色阴沉得就像外面昏暗的夜色。

    “老爷过奖了,陌意不过是尽了自己的职责……”陌意什么都不敢说,只能装傻,尽管她也知道,在这秦家家主面前装傻就真像傻子在笨拙地表演一样。

    秦墨守笑了,嘴角泛起一抹让人心寒的笑意,他缓缓转动着手里的杯子:“陌意,你最近与这边的联系是不是少了?”

    陌意全身冰冷,如坠落冰窖,她咬咬牙,伏地道:“禀告老爷,从远州回来后大小姐就一直在忙着通告的事,并没太多需要禀告的事,昨晚受伤后也一直在沈家养伤,她的伤势我也联系陌心师姐报告过了……”

    秦墨守声音骤然一冷:“哦?所以在你看来,陆少曦与她走得很近的事并不需要向我禀告?”

    陌意全身剧震,知道这回死定了。

    事实上陌意虽然从没恋爱过,也不算聪明,但她受过专业的训练,眼力还是有的,比如沈梦瑶当着她的面时,会对陆少曦刻意表现得很冷淡和疏远,陌意却多少能看出些端倪,大小姐对陆少曦的态度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陌意早就猜到了什么,但又不敢让自己去想,万一真如她所想,她是向老爷汇报还是不汇报呢?这些年来与沈梦瑶的相处,早让她与这个看似冷漠实际上很重感情的沈大小姐产生了很深的感情。陌意希望大小姐能幸福,而不是成为秦家的棋子、政治联姻的工具,可她出身秦家,一切都是秦家给的,哪能兴得起反抗秦家的念头。

    两难之下,她唯一做的就是沉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并尽量不让陆少曦靠近大小姐。甚至在昨天,她亲眼看到沈梦瑶泪如雨下地抱着陆少曦,两人吻在一起,她也只是暗中苦笑,事后还警告那两个化妆师,谁敢说出去就杀其全家。

    但现在明显秦墨守已知道了这一切,将自己召回、取消保护大小姐的资格就是明证。

    陌意暗地里咬咬牙,然后一脸茫然地抬起头,像是听不明白似的,重复道:“陆少曦与大小姐走得很近?有这回事吗?”

    相貌凶恶的刀疤男子忽然走了过来,举起滚烫的茶水便往陌意头顶上泼下去,厉喝道:“大胆,在老爷面前还敢装傻隐瞒?”

    灼热的茶水泼洒在头上脸上,火辣辣的痛,就算陌意实力极强,也被烫得脸颊通红。

    带着茶叶的茶水很快就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沾湿了她的衣领、衣服,陌意上半身湿淋淋,头发也乱了,就像落汤鸡。陌心看在眼里,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陌意一脸吓呆的样子,连满脸的茶水都忘记去擦,只是傻乎乎道:“我?装傻隐瞒老爷?”

    “好大的狗胆!”刀疤男子之前温驯得就像只牧羊犬,这时却面目狰狞,就像择人而噬的恶犬,他揪着陌意的头发将她提了起来,举手就是一个耳光,喝道:“秦家养你育你教你,你就用这样的忠心来回报老爷?”

    响亮的耳光声中,陌意的左脸马上红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