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零六章 倔强的陌意
    陌意也不知道是委屈还是被打傻了,她捂着被打肿的脸颊,双眼里全是泪水,咬着牙大声道:“刀哥,我对秦家一向忠心耿耿,你不能冤枉我!”

    秦墨守笑了,他盯着茶杯里浮沉的茶叶,缓声道:“好一句忠心耿耿。”

    陌意心中越发的惧怕,但她还是倔强地抬头:“老爷,我对秦家一向忠心耿耿!”

    秦墨守眼中寒意一闪:“那你为什么对我隐瞒陆少曦与沈梦瑶的事?”

    没见他手有任何动作,但原本在他手里的茶杯已摔到陌意面前。

    “哐!”价值不菲的限量版紫砂茶杯摔得粉碎,碎末四溅,将陌意的脸上划出数度血痕。

    秦墨守极少在手下面前动怒,陌意在秦家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秦墨守摔杯子,可见这次沈梦瑶与陆少曦之间的事激起了他多大的怒火,陌意的背叛更是导火索!

    天子之怒,浮尸百万,流血千里!

    尽管现在古秦家已不再是帝王之尊,秦墨守也不是古代的皇帝,但千年来秦家底蕴与熏陶之下那类似帝皇的威势依然极盛,而且秦墨守乃是化神境的绝世高手,心中怒气一起,周围气象立生异变,天空中隐现雷电轰鸣。

    旁边的陌心脸色惨变,马上伏下道:“老爷息怒!”

    秦墨守扫了陌心一眼,终于重新坐下,但目光冷冷地盯着陌意,只要他意念一动,意发并行间轻易就可将陌意化为灰尘。

    陌意在强大的威压面前全身颤抖,伏在地上根本动弹不得,她用力咬破舌尖,强行让自己壮起胆子,大声道:“大小姐与那姓陆的并没什么特殊关系,老爷您不能听信其他人的造谣!”

    秦墨守失望地摇摇头,轻叹道:“看不出,你对沈梦瑶真是忠心,比对我忠心得多哪。”

    刀疤男子对秦墨守最是忠心,见主子居然被这蚁蝼般的下人气着了,眼中顿时杀机大盛,他飞起一脚将陌意踢飞出去,陌意“嘭”地重重地撞在墙上,痛得整个人都弓起了身子。

    但她刚弓起身子,刀疤男子又一脚将她踩回地板上,狰狞地怒叱道:“老爷问话,你都敢隐瞒撒谎?”

    以陌意的武功,这刀疤男原本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制伏她,但她不愿反抗,秦家给了她一切,她不能反抗,更没法子反抗,但刚才秦墨守一连两句“沈梦瑶”彻底激起了陌意的愤怒。

    她是您的女儿啊,哪怕是私生女,也是您的骨肉啊!您为什么每次都冷漠地直呼其名?为什么还打算将她当为政治联姻的工具牺牲掉?

    陌意紧紧地握紧拳头,大声喊道:“老爷,大小姐与那姓陆的真没什么特殊关系!”

    “啪!”又是一脚,这一脚正正踢在陌意的胃上,将她踢得胃里翻江倒海,差点要吐出来了。

    刀疤男子却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拳脚像是雨点般落在陌意身上。沉闷的殴打声在宽大的房中回响,听得陌心胆战心惊。

    陌意被打得满身是伤,脸都肿得不成样子了,嘴边鼻子全是血,她痛得全身痉挛,但还是死死地咬紧牙,硬是一声不吭,只是每当刀疤男喝问道:“你说不说?”时,才倔强地喊道:“大小姐与那姓陆的真没什么特殊关系!”

    陌心别过脸,似乎不忍看这边,但也没求情。

    “咔嚓!”陌意的左手臂骨被硬生生地踢断了,陌意惨哼一声,却依然不肯改口。

    刀疤男子怒不可遏,拳脚更密了,大有将陌意活活打死的意思。

    陌意连续挨了数百下拳脚,已被打得奄奄一息,鲜血流了一地,神志都迷糊了,还是下意识地断断续续喊道:“大小姐……与那姓陆的……没什么特殊……关系……”

    “还敢嘴硬!”刀疤男抬起脚,运劲就要朝着陌意的头上踩下去。这一脚如果踩实了,陌意必死无疑。

    就在这里,外面传来一个通报声:“夫人到,二小姐到——!”

    刀疤男一怔,终究不敢再踩下去,只好收脚后退。

    脚步声响起,在几名女佣的簇拥下,秦如绚陪着一个体态婀娜、极为年轻的女子走了进来。

    这年轻女子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出头,冰肌玉肤,黛眉如墨,美艳不可方物,如果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她与秦如绚有七八分相似,两人并肩而入,就像一对姐妹花。

    刀疤男与陌心却恭敬地向着这年轻女子行礼:“见过夫人。”

    秦夫人没理他们,开口道:“怎么回事?闹哄哄的。”

    秦墨守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秦如绚,才起身对秦夫人道:“你怎么来了?近来你身子不适就该多休息。”

    秦夫人略略皱眉道:“怎么?现在我想来这里都不行了?”

    “可以可以,这是你家,你想去哪都可以。”秦墨守最守古礼,与夫人一向是相敬如宾,见夫人生气,便温和地笑了笑。看他现在谦谦丈夫的神色,半点也没生气过的迹象。

    秦夫人看了眼被打得不成人形的陌意,淡淡道:“都是自家人,又是看着长大的孩子,至于么?”

    “都是奴才的错!这陌意背叛主子,奴才看不过眼,下手重了些,还请夫人责罚!”刀疤男马上走了出来,跪下来左一巴右一巴地扇自己的脸。

    秦夫人面无表情道:“你忠心为主,何错之有?只是这陌意一向最是老实,怎会背叛秦家?绚绚,你提这陌意回去,好好审审,看是怎么回事?”

    “是。”秦如绚乖巧地点点头,亲自上前抱起了陌意。

    陌意勉强睁开眼,带着警惕与不安地看了看秦如绚。秦如绚冲她微微一笑,低声道:“你先睡会,有话呆会再说。”

    当她抱着陌意转过身时,目光有意无意地掠过陌心。

    陌心见她眼中毫不掩饰着厌恶与冷漠,不由有些心寒。

    “爸,我陪妈妈回去了,妈妈最近在研究一种花茶,可好喝了,您有空多来坐坐。”秦如绚冲秦墨守甜甜一笑,陪着秦夫人离开了。

    等她们走远了,秦墨守才摇摇头:“这丫头。”他看了眼陌心,淡淡道:“陌心,这几天你留在这,不要再在那丫头面前出现,她怕真会杀了你。”

    “是,老爷。”陌心知道自己袖手旁观师妹被殴打的事肯定是传到二小姐那里了,刚则二小姐那一眼杀意森森,老爷这话绝非空言恫吓。

    知女莫若父。

    秦墨守挥挥手,陌心与刀痕男马上退了下去,随即一个书生模样的白脸男子飘然出现在秦墨守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