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零九章 沈梦瑶的泪
    兴奋过后,陆少曦开始冷静思考琢磨自己实力提升速度远超预期的原因。秘笈热量的十倍加成在意料之中,可以不考虑,至于其它原因……

    一方面估计是因为他近一个月来连场大战,在凶险中不断地突破自己的极限,以战养战,才有这样惊人的效果,之前在越北也有类似经历。另一方面,难道是因为修炼了陆天扬留下来的那四行超凡武学的缘故?

    想通这点后,陆少曦对“天下武功”四行笔意更加重视,暗下决心以后要以这门功法的修炼为主。

    他伸了伸懒腰,翻身站起,打开锅盖,两锅粥火候刚刚好。

    陆少曦回到房间,见凛还睡得香甜,小脸蛋红扑扑的极是可爱,便不忍叫醒她。

    昨晚替木沐治完伤他就回到了这个和凛一起生活的房子,凛知道他以后重新回来住后,开心得几乎睡不着,拉着他说了好久好久的话,直到后半夜实在太困了才搂着他的手臂入睡。

    想到凛开心地说个不停的可爱样子,陆少曦心中泛起大片的温柔,他越来越有种养了个女儿的感觉,忍不住伸手疼爱地揉揉凛那柔顺的栗子色秀发,又替她小心地掖好被子,这才悄然离开了房间,回到厨房提起给沈梦瑶做的粥,展开身法,眨眼间便消失在春天清晨的迷雾中……

    沈梦瑶一夜没睡着。

    她在心里把所有的可能性和对策都推演了一遍,结果都极不乐观。她不愿拖累姥爷,又不愿求助于秦如绚,手里可利用的资源太有限,任她再聪明,也难以想到可以反抗古秦家、与陆少曦在一起的法子。最重要的是,她在完成妈妈的遗愿前不能与秦家彻底闹翻。

    沈梦瑶左思右想,一会担心陆少曦的安危,一会又想起从未谋面的妈妈,想起她留给自己的日记,一会又想起秦如绚,现在自己这样算不算是抢妹妹的男朋友?明明在远州说过不和她争陆少曦,结果……以后自己怎么在那丫头面前自处?

    杂思纷扰间,一整夜就这样过去了,她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忽然听到窗户那边传来几下有节奏的轻轻敲击声。

    沈梦瑶一下子惊醒过来,略一思索便猜到是陆少曦来了,除了这胆大包天家伙,谁敢大清早的偷偷摸到她的闺房外敲窗户?要知道这可是沈家,周围全是明岗暗哨!

    她又惊又喜又忧,刚坐起来打开灯,窗户像是有无形的手打开卡锁般,轻轻地推开了,随即熟悉的身影便带着清晨的寒气飘然而入。

    “早,梦瑶。”陆少曦笑嘻嘻地挥挥手。

    “你……你不是说今晚学院讲完课了才过来?”沈梦瑶有些慌乱地赶紧理了理自己的秀发,又低下头,怕被他看出自己一夜失眠的憔悴。

    但陆少曦眼力何等厉害,一下子便发现了沈梦瑶的不对劲。

    平时沈梦瑶起得早,每天六点半就开始去练歌房练嗓子,所以陆少曦今天是算准了时间来的,原以为沈梦瑶应该已梳洗完毕了,没想到她还在被窝里,秀发凌乱,黑眼圈严重,脸色也白得不正常。

    幸而以他九品丹师的观察,沈梦瑶并没生病,只是熬夜失眠导致的。

    沈大小姐好好的熬什么夜?而且一整夜也没联系自己,莫非是有什么心事失眠了?

    陆少曦心里隐约猜到什么,但还是装作不知情,笑着:“是啊,但我想起陌意不在,怕没人照顾好你,就替你做了粥。”

    沈梦瑶目光落在他一直拿在手里的、还冒着热气的饭盒,心里不由一阵感动:“你早上还要去训练呢,不必这么麻烦,这里有佣人呢。”

    “佣人做的哪有我做的好吃。不是我自夸,我这粥无论是味道火候都达到了大师水准,不信你试试?噢,你还没梳洗吧?我去替你挤牙膏和准备洗脸的热水,你可以先换衣服,我决不偷看。”陆少曦跑进了旁边的洗浴间。沈大小姐这房间不但大,而且配备了洗浴间、卫生间、衣帽间、琴房和练歌舞房。

    听着陆少曦在洗浴间里哼着小曲儿忙活的声音,沈梦瑶因失眠而有些干涩的眼眸顿时浮现了一层水汽。陆少曦越是这样细心温柔,她越是不舍得离开他,但相较之下,她更不愿因为自己与秦墨守发生激烈冲突而使陆少曦受到伤害。

    沈梦瑶很快梳洗完毕,为了不让陆少曦发现自己的黑眼圈和憔悴的脸色,她还特地化了化妆。

    两人一起吃过粥,陆少曦抢着收拾好饭盒洗干净,这才坐在沈梦瑶的身边,轻轻地搂住她的肩膀,沈梦瑶想到很快就见不到陆少曦,眼圈禁不住又红了,她抛下所有烦心事,把头枕在陆少曦的肩膀上,两人都没说话,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与安宁。

    “陆少曦……”

    “嗯?怎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样很暖和。”

    陆少曦笑了,温柔地抚摸着她长长的秀发。沈梦瑶的秀发又细又滑,手感很好。

    不知道是陆少曦有意无意地按摩她头上的穴位,还是沈梦瑶实在累坏了,她居然就这样倚在陆少曦怀中睡着了。

    陆少曦很快就发现她睡着了,便尽量放松身体,让她睡着得舒服些。一直到时间差不多了,他才轻轻抱起沈梦瑶,将她放回床上盖好被子。

    吻了吻沉睡公主的俏脸,陆少曦悄然推开窗户正要离开,却听到沈梦瑶叫住他:“陆少曦!”

    沈梦瑶忽然从床上冲了下来,从后面抱紧他,泪水哗啦啦地流下来。

    “梦瑶,你怎么了?”陆少曦这回真有些慌了,手忙脚乱要替她擦泪水。

    沈梦瑶摇摇后,退后两步,自己拭去泪水。

    “没什么。晚上,我们去逛街看电影吧?”

    沈大小姐居然主动约自己?陆少曦愈发觉得哪里不对。他点头道:“好,我讲完课就来接你?大概晚上九点就到。”

    “好。你赶快回去天下学院吧,不然怕误了你的训练课。”沈梦瑶轻轻推了推他。

    陆少曦转身,紧紧地抱住她,好会儿才松开道:“好,到时见。”

    望去陆少曦远去的背影,沈梦瑶再也忍不住了,回到床上低声地呜咽起来。

    在路上,陆少曦拨通了木沐的电话:“陌意怎样了?我知道她回了秦家。”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木沐不高兴道。

    “不告诉的话,治疗中止。”

    “你——!”木沐恨得咬牙切齿,但听出陆少曦心情非常不好,她只是哼了声,说道:“陌意因为失职被打成重伤,二小姐收留了她,短时间估计回不了燕都。”

    “谢了。”陆少曦挂了电话,拳头紧紧地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