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往事尤可追
    “是啊,姐姐在我面前提起你时,大概根本就没想着我会听到。”秦如绚认同般点着头。

    陆少曦惊讶地问道:“为什么你会听不到?”

    秦如绚没回答,反倒问道:“你知道吗,我是十六岁才开始习武的。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

    陆少曦点头:“确实奇怪,按理说像你这样出身武学大世家的孩子,不是从小就习武的吗?”

    “是啊……但我不同。我小时候没法子习武。”秦如绚抬头看着远方,就像看着遥远的过去。

    陆少曦怔住了,没法子习武?被人称为妖孽天才的秦二小姐,小时候居然无法习武?

    就像猜出了陆少曦的心思,秦如绚微微一笑,解释道:“我家的武功很特别,必须要激发了血脉天赋才能学习,但我出生时,并没有发现血脉天赋。当时把我妈担心得够呛,她后来身子一直不太好,就是那时落下的病根。”

    秦如绚还在笑,但陆少曦心情却有些沉重。

    他知道沈梦瑶是在远州长大的,那在秦家老宅子里,秦如绚应该就是家主秦墨守唯一的嫡女,她身上聚集了太多的焦点与关注,大概从她出生、发现是女孩子开始,她的处境就有些不妙,及至发现她居然没血脉天赋,对秦墨守来说更是灭顶之灾,这意味着他很可能后续无人。

    这些大家族里的黑暗陆少曦了解得并不多,但从秦如绚最后的片言只语也能想像得到当时秦如绚母女承受的压力与闲言碎语。

    “幸而我虽然不能修习秦家的武功,其他方面倒还算凑合,给秦家赚了不少面子,后来我留学回来,妈妈才开始露出笑容。”

    秦如绚一直只提她妈妈,从不提自己,陆少曦却想起她一岁会算数、两岁已能过目不忘,三岁已能背下所有四书五经……秦二小姐这些被称为“传奇”的过去,当中除了天姿聪颖外,小小年纪的她和秦夫人又在暗中付出了多少的努力与汗水?及至十一岁的秦如绚孤身去阿基国最好的大学深造,半年后以学校史上最好的成绩毕业回国,终于换来一个“妖孽天才”的名声,估计那时才勉强保住了秦如绚母女在秦家里的地位。

    感觉秦如绚的小手微微发凉,陆少曦不由心疼地握紧了些。

    秦如绚朝他甜甜一笑,续道:“后来在我十四岁那年,家里的研究所终于研究出可以激发隐藏在人体基因里血脉天赋的试炼方法。”她顿了顿,有意无意地瞄了眼跟在后面几米远的凛萝莉,才续道:

    “我爸问我和妈妈的意见,我妈妈不同意,但我考虑过后还是决定接受激发血脉天赋的试炼。在那一年里,我接受了三次试炼,开始两次还算顺利,我已勉强激发出了血脉天赋,但只有b级的,于是我决定接受第三次试炼彻底激发潜能,结果因为太过逞强发生了意外,我陷入了深层次的睡眠,嗯,简而言之,就是成了植物人。”

    陆少曦听得手心里全是冷汗。

    秦如绚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甚至没说这些试炼包括什么,可当中隐含着多少让人细思极恐的故事?

    比如试炼,陆少曦用脚指头都能想像得到当中的肯定包括电击、雷击等种种痛苦不堪的手段。

    秦墨守为何让让女儿冒这样的大风险去接受试炼?秦如绚为何甘愿以豆蔻年华的娇弱身躯不顾危险连续接受三次试炼?要知道秦如绚当时已有了“妖孽天才”的名号,是堂堂秦家的二小姐,曾因为被绑架而使秦家大动肝火地灭掉了整个跨国黑暗组织!

    这些话当中暗藏着秦家内部腥风血雨,让人想想便觉得心寒。

    陆少曦停下脚步,将秦如绚紧紧地拥入怀中,后怕道:“还好你后来醒过来了。”

    秦如绚笑,把脸蛋贴在他的胸膛前,继续说道:“嗯,后面的话题你应该就感兴趣了。我姐姐就是在那时被接回秦家的。”

    陆少曦盘算了一下时间,发现正好是沈梦瑶念大一的时候,曾有半年时间沈梦瑶办了休学离开远州,只与陆少曦保持着间断的短信联系,当时留给陆少曦的理由是家里变故。

    原来那时沈大小姐是回了秦家!

    沈梦瑶为何会忽然被接回秦家?是否意味着成为植物人的秦如绚已被放弃了?

    果然无情最是帝王家!陆少曦心中隐隐怒气升起,有对秦家的,更有对秦墨守的!

    秦如绚依然保持着笑脸道:“那时我一直似睡非睡,我能知道谁来看我,周围有没有人,却无法流畅地思考,也无法动弹和说话。我听到医生说我大概永远没法子醒过来了,妈妈哭晕了,后来还病倒了,我爸来看过我两次,之后就没来过了。而那些往常围着我转的亲戚们,也不再来了,只有凛每隔一两天来陪陪我。我一个人在床上躺了大概一个月吧?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时钟总是不停地嘀嗒嘀嗒地响着……”

    陆少曦完全可以想像到秦如绚当时心底里的寒冷孤寂,越想越是心疼,他说不出话,只是紧紧地搂住她纤细柔软的身子,又伸手轻轻地抚摸她后背的马尾辫子。

    秦如绚也紧紧地抱住他,声音无比温柔道:“姐姐就是那时来看我的。她第一天只是来坐了一会就走了,但第二天又来了,坐了半小时,还握着我的手喃喃说着‘原来我还有妹妹,你就是我妹妹’……”

    她眯起眼睛,但里面蕴含着的深厚感情还是溢了出来:“从那时起,姐姐就天天都来,一来就呆上半天,她帮我洗脸擦身子,帮我按摩手脚,就像个护工一样,却比护工照顾得更细心。后来姐姐听医生说,如果不停地和我说话,或者可能有奇迹发生,能把我唤醒,那时起她就开始和我不停地说话。”

    陆少曦只觉得心中一片温热,原来沈梦瑶还有这么温柔地照顾妹妹的一面?

    “但你也知道,姐姐这人不爱说话,更不懂找话题,她开始时左一句右一句根本说不了两分钟,后来干脆给我念报纸,读书里的故事,但后来有一次,她在念故事时有个男生打电话给她,两人聊了好久,基本上都是那个男生在说话,姐姐只是‘嗯嗯呀啊知道了我很好’,但挂了电话后又会发很久的呆。从那次起她就会很小声地给我讲一些故事,关于她和那个男生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