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昨日因今日果
    陆少曦这才恍然大悟。

    沈梦瑶从以前起就没什么朋友,许多话都一直闷在心里,大概是觉得妹妹是自己世上最亲的人,又陷入沉睡,她才会放下戒心,把心里话向妹妹倾诉。

    秦如绚抬头,见陆少曦若有所思,便卟哧一笑:“不用猜了,姐姐说的就是你,不过她可没说你什么好话,全是什么‘那个笨蛋’‘那个烦人的家伙’‘那个烂好人’。可能是认为我听不到,那时姐姐每次念完报纸都会给我讲上大半小时你们的故事,一直讲了将近三个月,害得我脑海里总是反复出现‘那个笨蛋’‘那个烦人的家伙’‘那个烂好人’的字样。”

    陆少曦尴尬一笑:“看来我在你最初印象里一定很不好。”

    “不,正好相反。”秦如绚眼眸亮晶晶的,嫣然道:“姐姐说了好多好多你的事,比如你怎么死缠烂打地追她,怎么想尽法子陪她做兼职打工,怎么偷偷地替她续上练钢琴的费用,还有你怎么喜欢学武功但妈妈又不许你练……那段时间我整个脑海里除了姐姐就是你。姐姐每天回去后,我就把你们的故事翻来覆去地想啊想。不过那时我还小,只是听姐姐一直语带不满,似乎很不喜欢你,我就想,这男生挺有意思的呀,为什么姐姐就是不喜欢呢?”

    陆少曦默默地听着,心潮起伏,原来自己与秦如绚居然是因为沈梦瑶而结下的缘。他能想像到对于一个陷入孤寂与绝望中的少女而言,沈梦瑶的陪伴、照顾和讲的这些故事起到了多么重要的作用。

    难怪她每次提起姐姐,都带着深深的感情。也难怪她对自己有这么深的印象、在初次见面就对自己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好感。

    秦如绚朝陆少曦眨眨眼睛,笑道:“好了,你想知道为什么姐姐会提起你的事,我已说完了,我们可以继续上山了吧?”

    陆少曦却将她抱得更紧了,心疼道:“后来你怎么醒来的?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其实他在问这句话前已用真气探测过秦如绚的身体状态,甚至还用透视眼检查了一遍,但关心则乱,他太心疼眼前这女孩子,反倒份外不放心不踏实。

    听他语气真挚,关心疼爱之情溢于言表,秦如绚心里甜丝丝的,算你这家伙有良心,不是一味只顾听姐姐的事。

    她开心笑道:“早没事了,什么后遗症也没留下,还有专业的健康团队经常替我检查什么的,放心好了。再说,你的医术不也是挺好的吗?有你在,我怕什么?”

    “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陆少曦将她搂在怀中,郑重道。

    这是承诺,他作为男朋友的承诺。

    “好~”秦如绚甜蜜一笑,在心里也郑重地暗暗道,我也会保护你和姐姐,还有凛,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们。

    “那我继续说下去好了,顺便让你知道我是怎样醒来的。”大概是陆少曦的表现让秦二小姐很是满意,她便继续把两姐妹的故事说下去。

    “姐姐陪了我将四五个月,忽然有一天,我那些堂兄妹和表兄妹们都一起来了,他们借着探望我的名头,却在明里暗里地说姐姐的坏话,讽刺姐姐惺惺作态,还想用激将法让姐姐也接受血脉天赋的试炼。我当时就明白了,估计是姐姐在秦家里不怎么受几个爷爷和姨娘们的喜欢,才唆使这些小辈来想把姐姐气走或者干脆也弄成我这样。”

    大概是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秦如绚敛起了笑容,眼中更是杀机闪动。

    “我越听越生气,我想去帮姐姐,但又不能说话不能动弹,只能干着急。后来他们越说越过份,我气极了,忽然间感觉身体深处开始出现电火花,很快电火花流遍我的身体,向四周扩散,甚至把疗伤院里的电子仪器都全烧毁了。不知道从哪来的力量,我一下子就跳下床,大声喊‘不许欺负我姐姐!’。”

    秦如绚嘴角泛起了嘲讽的笑容:“这一次倒是惊动了整个大宅子里的人,我醒来的消息、特别是激发了s级的雷系血脉天赋的消息传开后,那时亲戚们又重新上门了,连带对着我姐姐也百般巴结。只有姐姐待我一如往常,在我疗养期间,她也一直陪着我,和我一起琢磨些鬼主意作弄那些堂兄妹、表兄妹们,只是不怎么和我说你的事了。”提起姐姐,秦如绚的目光又恢复了柔和。

    陆少曦心想,估计是你那句“不许欺负我姐姐”,感动了外冷内热的沈梦瑶,她待你才会一直这样好吧?

    “后来常有人打电话发短信给姐姐,我便问起姐姐,姐姐说是一个烦人的家伙。我一听就知道是你,不过姐姐估计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在我沉睡时说的故事我都记着。”秦如绚偷偷掩嘴笑着,就像个小恶魔。

    “我磨姐姐说说,姐姐被我磨得没法子,就又挑了些你的事简单说了下,每次都说得满脸气恼,说你怎么死缠烂打赶也赶不走,又说你是木头人一点都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思,讨厌死了。不过偶尔姐姐心情好,还会说些你做过的蠢事,把你发给她的一些傻乎乎的语音信息放给我听,然后我们两个便笑成一团。”秦如绚咯咯笑着,眼里全是怀念,大概那段与姐姐亲密相处的日子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了。

    陆少曦听得脸红耳赤尴尬不已,但很快秦如绚的声音就低沉下来:“后来有一天,姐姐忽然不来找我了,对我的态度也冷淡下来。我不明所以,就去找姐姐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姐姐却不肯和我多说话。这样的僵持持续了几天,我忍不住了,又去找姐姐,还特意提起你那些蠢事,想让姐姐也开心笑笑,没想到姐姐冷漠说‘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名字,我和他没任何关系,不过勉强算是认识罢了。’然后第二天,姐姐就不辞而别,回到了远州。我打电话发信息她都不回。”

    陆少曦知道这里的转变应该就是关键了,甚至沈梦瑶回到远州后没多久便拒绝他的告白、退学远赴燕都,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屏息静气认真听下去。

    秦如绚看出他的心思,摇摇头道:“这是事关姐姐身世的秘密事,还是她自己告诉你更好。”

    陆少曦连忙点头,又问道:“那后来你就来远州了?”

    “对。姐姐不在,我呆在秦家大宅里觉得越来越没意思,也厌恶了那些人的嘴脸,妈妈就让我暂且离开一段时间。我便提出去远州念书,心想能见见姐姐,说不定还能看到传说中的你,正好远州雷霆学院的沈伯伯和夏伯伯是爸爸的朋友,我爸便答应让我在远州呆两年。但我去到远州时,发现姐姐已去了燕都。我也没了心思去找你,想着姐姐不要你了,我和你也没什么关系了,见不见无所谓,但心底里还是留着一丝期望。远州说不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你能遇着我,那我就看在姐姐的份上,给你一个机会,如果遇不到,就证明你与我没缘份,没想到刚过一年,你就出现在我面前。”

    “看来我运气算不错了。”陆少曦想起刚遇到秦如绚时的情景,心中感概万千。当时他哪想到一次简单的相遇,背后竟有着这么多的故事?

    “好了,独占你这么久,姐姐怕生气了,我们快上去吧。”秦如绚顽皮一笑,轻轻推开陆少曦,又朝远远跟在后面的凛招招手,一边拉着她的小手,一边拉着陆少曦,快步沿着重修好的人行道台阶向山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