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狂狮战烈
    穷寇莫追,这是江湖中流传已久的老话,敌人既然逃命,多半都是事先准备了撤退的路线,极可能会布下陷阱或者有人接应,孤军去追是大忌。

    但陆少曦艺高人胆大,又有数种系统异能,在远州一亩三分地里他还真没怕过谁。

    他不紧不慢、远远跟踪在这神秘强敌的后面,一边用透视眼打量着这男子。

    这男子年纪不大,估计在三十岁上下,相貌独特,五官粗犷,火红的头发,古铜泛红的肤色,体格壮健修长,起码比将近一米八的陆少曦还要高出半个头,从外貌来看极有威势,实力更是超群,起码有通脉十重,不逊于秦家那吊死鬼供奉多少。

    陆少曦想了半天,自己所知的血色骷髅中似乎没这样的人物吧?

    最让陆少曦奇怪的是这人修炼的功法,虽然距离太远无法用“复写”功能显现其具体功法名称,但从外表及内里血脉真气流转的轨迹来分析,似乎这人修炼的是夏院长一脉的炎系功法,起码与燕凌天的功法有七八成相似之处。

    奇怪,义父的弟子似乎只有燕天北吧?难道这人是燕天北的传人?

    红发男子黑衣长发,在黑夜里颇为显眼,他笔直向着远州近郊的一座小镇飞奔而去,甚至没有甩开陆少曦的意思。

    哦?这是要引我上钩了?

    陆少曦正想着,忽然间红发男子在一处平坦的山坡上停了下来,他随手将魅妖抛到远处的草丛中,自己则负手而立,回身直面陆少曦。

    这下倒出乎陆少曦的意料。他用透视眼一扫,山坡上只有几名黑衣人埋伏,实力都远不如红发男子,起不到太大的伏击作用,周围也没阵法布置的痕迹。

    其中一名黑衣人闪身出来,接去魅妖远遁而去,而另外的黑衣人却出现在红发男子身边,低声说着什么。

    红发男子一脸不耐烦,挥手打断他们的话。

    距离太远,但陆少曦有透视眼,又精通唇语,还是明白了这几人的对话。

    “战先生,按军师的计划,您应该继续离开,这里交由我们拦截陆少曦。”

    “少废话,战某要干嘛就干嘛,轮不到你们血色骷髅来指手画脚!”

    “战先生……”

    “不想死就赶紧滚,不然我先杀了你们!”

    几个黑衣人对视一眼,无奈地后退离开。

    陆少曦听得暗暗奇怪,这红发男子看样子不是血色骷髅之人?

    他乘风而至,如残叶般轻盈飘落在红发男子对面,微笑道:“这位大哥不像是赏月,难道是在等小弟?”

    其时月上中天,红发男子一身黑色无袖劲装,露出肌肉贲起的两条手臂,长长的红色长发迎风披散上扬,身上更隐现红色的火陷,连眼珠都变成红色,状若魔神,让人毛骨悚然,不战而惊。

    他见陆少曦露出手极上乘的轻功,眼中露出讶色,但战意更盛,他手腕轻抖,竟幻化出一条长达数丈的赤红长鞭!

    纳米武器!这家伙竟有如此先进的纳米武器!

    赤红长鞭如泛着红光,如火焰长蛇般盘缠扭动。数丈长的长鞭竟还能做到如此灵活、如臂使指,光是这份内力与腕力,就足以让人惊叹不已。

    “陆少曦,早就想和你痛痛快快战上一场了,少废话,来吧!”红发男子暴喝一声,盘缠旋转的火焰长鞭如毒蛇出洞,疾然卷向陆少曦!

    寻常人使鞭,一丈长已算罕见,因为鞭法主要以蛇为形,绞劲最为要紧,鞭子太长的话,力量抵达鞭梢时已消散大半,不但杀伤力大减,更易为对手所乘,但这红发男子的长鞭之技实在太神乎其技,长达五六丈的鞭子竟盘旋为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圈子,不但封杀了陆少曦的所有退避空间,更要从头到脚将他套住绞杀!

    陆少曦自从习得“狂风落叶雷神鞭法”,自认为于长鞭之道已算是天下无双,这次见到红发男子的长鞭之技,不得不再次感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草莽自有龙蛇。

    他不闪不避,双手翻飞,眨眼间已幻化为无数只手掌,圈、拍、荡、吸、卸,手掌不断地与迎头罩下的长鞭撞在一起,发出清晰的气劲爆鸣声。

    长鞭攻得越发急了,大大小小的圈子持续不断地向着陆少曦卷去,鞭梢更是隐在其中,不时噬出,凶狠万分。

    但任长鞭攻得如何强横,陆少曦脸不红气不喘,以一手精妙无比的借力卸力防守掌法,将全身守得滴水不漏无懈可守。

    如果梁长老在此一定会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因为陆少曦现在使用的,正是梁长老独天武林的天下第一防守掌法、九品武学“守绝神掌”!

    这门掌法最大的好处在于以巧制强,任对方攻势再猛再强,它自守得岿然不动,而且真气消耗少,利于持久战。

    当然陆少曦有物品栏里的数万本新补充的秘笈和数十枚热量果实在,不用担心真气用完的问题,但他今晚连续激战数场,身体却是多少有些乏了,实力不如巅峰之时,所以这时见红发男子的鞭法厉害,杀气腾腾,便转为守势,消耗对方的真气。

    数十招一过,红发男子见无法攻破陆少曦的防御,忍不住怒道:“喂,陆少曦,只守不攻算什么英雄?有本事和我硬对硬打上一场啊!”

    陆少曦气定神闲道:“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花大力气干掉你啊?你有本事就攻破我的防御。”

    “让你死个明白,我是狂狮战烈!”红发男子双眼通红,全身火焰之气大盛,长发根根竖起,模样更加骇人,长鞭鞭势骤然生变,竟化为无数之字形的怪异轨迹,重重叠叠,让人眼花缭乱,鞭梢隐在其中,似攻非攻,让人无法摸清它的去势。

    这一手鞭技更是出神入化!

    狂狮战烈?

    陆少曦猛然想起一人,脱口而出道:“你是传说中那个燕天北的弟子,狂狮战烈?”

    他的确听过这个狂狮战烈的大名,听闻此人出身诡秘,一直在西南边境沙漠荒野之中出没,倒也为龙夏国杀过不少外国入侵的武者,只是他生性好战,有时为了与人较量,甚至会将自己同胞逼上绝路。有人见过他的武功路子,似乎与燕天北有几分相似,于是便有传闻说这战烈是燕天北的弟子,燕天北对此不予回应,又默许这战斗狂在西南边境四处惹事,这传闻便传出愈发广了。

    陆少曦因为近来暗中收集燕天北的情报,才听过这狂狮战烈之名,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里见到他,还与他大战一场。

    为何这战烈会与血色骷髅串通一气?

    难道燕天北真是燕帅,早已血色骷髅狼狈为奸?

    陆少曦越想越觉得心情沉重,从情感上来说,他绝不愿相信自小的偶像,民族大英雄燕天北,就是那野心勃勃的燕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