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再次炼丹
    正当陆少曦惊疑不定之际,对听到战烈哈哈狂笑道:“燕天北算什么?他凭什么做我师父?”

    陆少曦愕然了,武林中一向最重师承,主张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视叛出师门为大忌,要是这狂狮战烈真是燕天北的弟子,绝不可能这样对师父不敬!

    可就算他不是燕天北的弟子,以燕天北的赫赫威名和良好声誉,战烈也不应该这样蔑视他啊?

    两人嘴里说着,交锋却越来越激烈,无数之字形的鞭劲骤雨狂风般向着陆少曦轰击,尽数被陆少曦的“守绝神掌”卸开防住。

    气劲所至,石头破碎,地面下陷,树倒枝断,更可怕的是整个战场气温急剧提升,就像个火炉般,已超过了六十度,地上的青草都被烤得发焦发黑,连泥土都发出焦味。

    换了其他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别说战斗了,连呼吸都困难,甚至可能被这高温逼疯,但陆少曦全身同样泛起火焰般的真气,身手丝毫不受影响。

    陆少曦边打边问道:“战烈,你到底是谁的手下,为什么要替血色骷髅办事?”

    战烈不耐烦道:“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陆少曦见问不出什么,也懒得再说话了,专心应战。

    双方又交手三十多招,“死吧!”战烈杀得红了眼,他暴喝一声,鞭梢从鞭影中快如流星地钻出,以无可抵御的可怕气势向着陆少曦的心脏疾刺,竟是要强行冲破陆少曦的防御。

    这时陆少曦前后左右都被那之字形的鞭身撞击封死,根本避无可避。

    就在这危急关头,陆少曦双手一合,如抱圆球,水蓝色的柔劲集束成团,在隔开半尺相对的掌心空间内形成了一个奇特力场。

    又快又准的狠辣鞭梢刺入这片奇怪的力场中,如同刺入重重罗网中,竟进也不得退也不得。

    战烈眼中瞳孔微微收缩,显是对陆少曦这神来一手震撼不已。

    陆少曦顺势将鞭梢向下一压,原本密不透风的漫天鞭影立现破绽,威势大减。

    陆少曦脚尖发力,整个人如大鸟般冲天而起,竟一头撞入鞭影之中。

    哪有人以头来迎击的?战烈一怔,正要发劲再次抢攻,没想到陆少曦头顶之上显现金钟罩的真气幻影,居然硬生生地就此撞破了鞭影,跃上了数丈的半空中。

    战烈再一声暴喝,鞭势再变,鞭梢如灵蛇复生,从下而上直刺陆少曦的要害。

    陆少曦冷笑道:“既然你不是燕天北的弟子,我也没兴趣再和你磨下去了,吃我一拳!”

    说话间他右拳隐现火隐金龙幻影,一拳向着鞭梢轰了下去。

    战烈见他自交手以来只守不攻,还以为他功力不及自己,这时见他出手硬挡自己的鞭劲,顿时大喜过望,他催动内力,数丈长的火红鞭子竟刷地抖得笔直,如枪般直刺向陆少曦的拳头。

    这下以点破面,就算陆少曦的拳头是用合金所铸,也会被刺出个大窟窿!

    惊变倏生!

    陆少曦的拳头眼看着就要与鞭梢撞在一起了,忽然间却化拳为掌,以柔得不能再柔的绵掌功夫拍在鞭梢之上。

    气劲交击,发出一声闷响,陆少曦却已借势飞到了半空,人如挽弓,居高临下,恍如天字!

    刚才陆少曦那从极刚到极柔的转变,巧妙无双,简直匪夷所思,任战烈身经百战与无数人交手过,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心头惊骇之下,立时便觉得被一股凛然的杀意所笼罩。

    这杀意之森森,竟让他这为战而狂的战斗狂人为之胆栗。

    战烈大惊之下想也不想,左手掏出几枚暗器向着半空中的陆少曦发射,同时右手一抽,想要回鞭护住全身,但已经晚了,但见一枝无形的利箭从陆少曦挽弓的双臂中劲射而出,快如光速。

    战烈只觉得下腹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便被冲得向后连退十数步。

    他拼命稳住身体,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腹部被射出一个碗口大小的洞,鲜血狂喷而出。

    “你……!”

    战烈睁大眼睛,似乎死都不相信陆少曦竟能以这可怕的武学绝招一招战胜了自己。

    他口鼻流血,却极是凶悍,运足全身功力,双拳同时隔空劈出,火焰般的拳劲形成两道巨大的拳影,向着陆少曦轰了过去。

    显是看出陆少曦射出一箭后真气不继,要以强猛无伦的拳劲将这对手打成重伤,甚至是同归于尽!

    让他不可思议的是,明明陆少曦脸色微白,但下一瞬间已恢复了红润,他身如幻影掠至战烈身边,两道拳影连他长袍的衣角都没碰着,只是轰在数十丈外的山壁之上,轰得岩石破裂,碎石乱飞。

    陆少曦一连数拳,将战烈的双手双腿尽数打断,这才喝问道:“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你若说出幕后指使者,我可饶你一条命!”

    战烈满脸凶残,他四肢折断,却还想张牙咬陆少曦。

    陆少曦摇摇头,叹道:“我原本敬你算是个人物,现在看来不过是个狂徒。罢了罢了!”他深吸口气,伸出右手,放在战烈的头顶一尺处,运转“倒逆乾坤”,霎时间,无数火红的光芒从战烈身上泛起,尽数汇聚到陆少曦的手掌中,慢慢凝聚成一个火红的光球。

    “炼丹功能开启!”陆少曦久未进行内丹提炼,但半点没生疏,几分钟后,战烈残余的真气尽数被陆少曦炼制为三枚内丹。

    战烈惊骇道:“吸……吸星大法?”

    “不好意思,你猜错了。”陆少曦收起内丹,脚下用劲,战烈立时胸骨尽碎,就此气绝。

    匆匆处理一下现场,陆少曦用透视眼环视四方,尽量周围数公里已没了敌人的踪迹,但他还是很快追踪到那几个黑衣人带着魅妖逃跑的身影。

    陆少曦展开身法,再次追踪而去。

    他刚走了一会,手机响了,居然是秦如绚打来的。

    “如绚,怎么了?”

    “陆少曦,这些人的目标不只是你,我恐怕也是他们的目标。”秦如绚气息微喘,似乎刚刚经历过激战。

    陆少曦连忙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些小喽罗。我觉得这事怕与我二叔脱不了关系。”

    “二叔?”陆少曦马上想起来了:“秦墨虞?”

    “没错,他一向与血色骷髅有着合作关系,这次血色骷髅原本怕只是想对付你,见到我出现了,便果断地把我也列入目标。”

    陆少曦将所有线索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问道:“对了,如绚,狂狮战烈与你二叔有没有什么关系?”

    “狂狮战烈?”秦如绚大为惊讶。

    陆少曦便把刚才的事说了遍。

    秦如绚沉思道:“按理说西南是燕天北的地盘,二叔应该插手不了,除非……战烈是燕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