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关于燕帅的猜测
    午饭已在饭桌上摆开了,陆家出身草根,没什么等级观念,所以饭桌极大,平时陆铁、阮君萍都是和林雨柔、陈曼曼还有一众值勤的特种兵等人坐在一桌里吃饭。但现在饭桌上只有陆家三口人、沈梦瑶、秦如绚、凛、林雨柔和陈曼曼。

    除了秦如绚的几个护卫目不斜视、笔直在立在客厅的四周外,其余人像是张纯、杜峻茂和特种兵们谁也没往饭桌上凑,找识趣地找各种借口远远避了开去。

    开玩笑,饭桌上有沈梦瑶和秦如绚这两个一看就与陆少曦关系匪浅的美女在,谁敢没事往上凑?何况这两个美女一个是家闻户晓的大明星,另一个脸带温和的笑容、却散发着无形的尊贵与威严,都让人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特别是初次见到秦二小姐的林雨柔、陈曼曼两个平民小女生更是心生敬畏,连一向活泼的陈曼曼都不敢说话,饭桌上的气氛顿时显得尴尬与冷清。

    阮君萍硬着头皮起身道:“沈小姐,秦小姐,难得你们大驾光临,没准备什么好饭菜,也不知道做的这些合不合你们胃口。”陆铁也在旁边生硬地赔着笑:“动筷,动筷,不然饭菜就凉了。”

    自从知道眼前这两个美女都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而且还是亲姐妹后,阮君萍和陆铁就凌乱了。

    原本在他们眼里,这两个美得不像凡人的女孩子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可现在却成了未来儿媳妇,让阮君萍夫妇有种手足无措、诚惶诚恐的感觉。

    秦如绚嫣然一笑道:“阿姨您太客气了,倒是我和姐姐不请自来,给您家添麻烦了。”

    阮君萍不由又瞪了儿子一眼,有些尴尬道:“哪里哪里,倒是我儿子委屈你们了。”她和陆铁都是草根一族,陆铁虽然身在武林,却从没动过三妻四妾的念头,所以阮君萍还颇为不习惯这样的情形,更何况眼前这两个姑娘都是万里无一的美人儿、好姑娘。

    秦如绚和沈梦瑶忍不住俏脸微红,又各自白了陆少曦一眼。不过托阮君萍这句话的福,将三人之间的关系算是挑明了。

    陆少曦装傻地嘿嘿一笑,见林雨柔准备替众人盛汤,便起身道:“盛汤这事我在行,我来吧。”

    秦如绚拉了拉姐姐,两个姑娘各自走到陆少曦身边,从他手里抢过汤勺:“还是我们来吧。”

    当下秦如绚掌勺,沈梦瑶替她将盛好的汤送到众人面前,慌得阮君萍、陆铁、凛、林雨柔和陈曼曼都站了起来,要自己动手。

    陆少曦说了几个笑话,秦如绚默契配合,沈梦瑶也夸赞了阮君萍的厨艺,饭桌的气氛终于活跃了些。

    午饭刚吃完,从外面进来一个护卫,恭敬地递了几页纸给秦如绚:“二小姐,庆嫂那边查到的结果。”

    秦如绚接过翻了翻,便朝陆少曦使了个眼色。

    陆少曦会意,起身道:“爸妈,我和梦瑶、如绚还有些事要处理,先去一趟书房了。”

    陆铁和阮君萍也不傻,猜到怕是昨晚那绑架事情的事情,但见儿子不愿自己插手,便点头道:“好好,你们去吧。”

    书房中,陆少曦很快看完这份调查报告,递给了沈梦瑶。

    调查报告显示,这次事情动手的是血色骷髅,但背后确实有着燕帅与秦墨虞的踪影,种种迹象不难推断,这两个已达到了某种默契,目标正是生擒陆少曦和秦如绚。

    沈梦瑶看罢,首先问道:“秦墨虞要对付你们,我能明白,但燕帅为何要与他联合,花这么多的心思来生擒你们?”

    这个问题也是陆少曦和秦如绚最不明白的,秦如绚想了想道:“他们的主要目标还是陆少曦,我只是附带的。”

    陆少曦猛然想起一事,不由苦笑道:“燕帅怕是想从我身上得到灵狐之血的秘密。”

    “灵狐之血?”沈梦瑶不清楚,陆少曦便耐着性子解释了一遍,还把在燕郊地下研究所遇到张玄昊的事也说了。

    “张玄昊应该与秦墨虞有关,他既误以为我得了灵狐之血,说不定就是和秦墨虞商量的结果。而燕帅则是从秦墨虞那边得到的消息,才想生擒我问出秘密。”

    秦如绚点头道:“有可能。上次你提过,曾有魔门中人想从徐伯云那边得到灵狐之血。而魔门与燕帅关系匪浅,他的目标应该就是得到灵狐之血,突破到涅槃境!”

    “对了。”陆少曦问道:“如绚,燕帅到底是谁?燕天北?”

    秦如绚惊讶道:“夏院长没和你说?”

    陆少曦摇摇头:“义父认为时机未到,我知道了没好处。”他认了夏院长为义父的事并没隐瞒秦如绚。

    秦如绚叹道:“夏院长不想告诉你,怕是不愿你过早接触到联盟内部的黑暗,对联盟失去信心。”

    联盟内部的黑暗?陆少曦一下子想起燕都郊外的地下研究所,以及副盟主徐伯云被暗算的事。要是放在以前,陆少曦确实会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但这半年多来,陆少曦成长得飞快,早非昔日那初入武林时懵懂天真、心慈手软的样子,现在论起心志与心计,他绝不逊于任何一个老江湖。

    陆少曦眼中寒光闪动:“现在燕帅要对付我,我不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没想到秦如绚却道:“我也想告诉你燕帅的真实身份,但我也无法确定,我想,世上能确定燕帅真实身份的,怕不超过五个人。”

    陆少曦大为意外:“燕帅应该就是燕天北吧?难道不是?”

    秦如绚摇头:“无法确定,根据从灵耳一组收集的情报来分析,我只能得出几个结论:第一,燕帅每次出现在人前都会蒙面,但有传闻说他长得与燕天北非常相似;第二,燕帅在西南边境里地位尊崇,势力极大;第三,燕帅在活动时,曾数次假借燕天北的名义,燕天北事后也没追究过。现在西南边境都是燕天北所在的边境分部负责管理,燕帅这样强大的存在,燕天北不可能不知道,除非他就是燕帅,或者他与燕帅关系密切,默许甚至包庇燕帅的行动。”

    “你是指,燕帅在西南边境坐大,联盟又动他不得,是因为有燕天北在?”

    “没错。所以才许多人认为燕帅就是燕天北,甚至可能连夏院长都是这样认为。”秦如绚冷静地分析着:“燕天北表面粗豪,实际上极有谋略,前些日子刚有风声传出,联盟总部要派出黑衣和青衣进入西南边境巡视,燕天北便亲自出现在燕都郊野,一战惊天下,逼得联盟总部取消了这个决定,我想,燕天北是不想让联盟插手西南的事,甚至是影响到燕帅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