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你一个我一个
    武林发展到科技昌荣的现代,很多繁文缛节都开始精简,结拜仪式也比古代简单得多,有长辈在场,面对面对拜八次,再交换一下象征意义的礼物便算是礼成了。

    陆少曦送给潆泓的是一本从地下图书馆里复写出来的《九天奇门旁注》,七品秘笈,里面有许多生僻但各有妙用的奇门之术,无疑极对潆泓的喜好,她爱不释手,但又不好意思收下这么贵重稀罕的秘笈,最后还是陆少曦强硬地塞给她了。

    潆泓伸手在黑斗篷里摸了会,似乎要摸出什么,但看了一眼旁边的师父又止住了,她脸色胀红,嚅嚅道:“陆大哥……我,我暂时没带什么礼物回礼,迟些我再给你。”

    银花婆婆纠正道:“潆泓,以后你要叫陆小子做‘哥哥’或者‘兄长’,可不能再‘陆大哥’这般乱叫了。”她这是在暗示自己徒弟要端正立场,眼前这男子已是她义理上的兄长了。

    但潆泓江湖经验并不丰富,并不知道什么长兄如父的江湖习俗,听到要叫陆少曦做“哥哥”,她脸红了好半天,才小声地叫了声:“哥……哥哥。”

    陆少曦愈发觉得这爱害羞的小姑娘也挺可爱的,要不是银花婆婆在场,他怕会忍不住像捏凛luoli一样捏捏她的小脸蛋。

    他笑道:“那我以后也唤你做‘妹妹’了。能有这么一个妹妹,我也很高兴。”

    潆泓红着脸没答话。

    陆少曦对银花婆婆道:“老前辈,以后我唤你‘婆婆’可好?你有事当我是孙儿般使唤便可。”

    陆少曦嘴巴甜,各种好话不要钱地说个不停,银花婆婆明知这小子狡猾,却也被哄得眉开眼笑,甚至还掏了件名为“纸蝴蝶”的小宝贝送给了陆少曦,又传了他控制之法。

    这“纸蝴蝶”与做得与真正的蝴蝶几乎并无异常,施法者可以控制它不动声息地追踪特定目标,甚至可以将纸蝴蝶四周的声音传回施法者耳中。

    这显然是仙道门流传下来的法宝之一!

    对于有透视眼又擅长读唇语的陆少曦来说,这纸蝴蝶只算是锦上添花,但它有个好处是不用像透视眼那样集中精神不断调整透视眼的焦距,用起来倒省事得多。

    陆少曦一学便会,再三倒谢,又回赠了银花婆婆几枚可以提升修炼效果的丹药。他心里明白,这丹药转了圈,多半又会落到自己那刚结拜的妹妹手里,不过潆泓与他关系不错,实力提升对他只有好处没什么坏处。

    见夜色已深,怕凛惦记自己,又想着回去后给沈梦瑶秦如绚通通电话,陆少曦便起身告辞,潆泓马上起身道:“哥……哥哥,我送你。”她还不习惯这个称呼,一喊便脸红,极是可爱。

    银花婆婆道:“陆小子已算是自家人了,就这么几步路,有什么好送的?”

    潆泓“嗯”了声,低下小脑袋,但失落之情溢于言表。

    陆少曦见状便道:“婆婆,我在那边别墅里刚好有些新买的衣服裙子,挺适合你和妹妹的,不要让她随我走一趟带回来?”

    见陆少曦要送自己师徒衣服,总不好让他再跑一趟送过来吧,银花婆婆只好道:“好,潆泓,你便跟着去,早点回来。”

    潆泓点点头,但小脸蛋上的神色一下子便轻快起来。

    银花婆婆看在眼里,暗暗皱眉,心想:呆会可得好好和这丫头说说,她和陆少曦结拜了就是义理上的兄妹,可不能有什么私情,传出去会被武林中人笑话。

    几幢别墅通过花园相连,每个花园都种有鲜花树木,铺着鹅卵石小路,陆少曦和潆泓漫步其中,明月当空,暗香浮动,倒颇有些诗情画意。可惜陆少曦心无旁念,潆泓又不懂这些风花雪月,她只是觉得又能陪陆大哥走这么一段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悸动,她甚至忘记了陆少曦身边那两个关系亲近、美得像仙女儿般的少女。

    “对了,哥哥。”潆泓忽然停下脚步,也不知道是不是喊出“哥哥”还觉得不好意思,小姑娘的脸蛋红得就像熟透的苹果,她从手腕里解下一只小小的黑色护腕,递给陆少曦:“这个给你。”

    黑色的护腕放在她那白晳过人、在月光下仿佛发光的小手上,份外显眼。

    陆少曦接过,只感觉入手软绵绵,布质极为特殊,但除此之外没看到什么异样:“这是……”

    潆泓低头道:“这是……刚才结拜的回礼。”

    “回礼?”怎么刚才没拿出来?但陆少曦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怕是这小姑娘不想让师父知道,便问道:“这是你们仙道门的法宝?”

    潆泓点点头,小声道:“哥哥,你……你尽量别让师父看见。这叫‘乾坤套’,可以收纳各种小东西,你只要把它贴近想收纳的东西,手捏法诀,就能将东西收进去。”她又小声地把法诀说了遍。

    陆少曦一听就懂了。

    这可是好东西啊!陆少曦虽然有系统的物品栏,但那只能放些武学相关的物品,像是些钱包、银行卡、手机、衣服或者是枪械弹药之类非武学物品是无法存放的,有这个“乾坤套”就方便多了。

    陆少曦垂涎三尺,但还是推了回去:“这东西我不能收,被你师父知道了肯定会责备你,而且你送我了你不就没得使用了?”他可没想因小失大。

    “我我手里还有一个。”潆泓摇摇头,举了举左手,陆少曦这才留意到她手腕里也戴着同样的护腕,不过小姑娘平时喜欢穿黑衣服,戴着这黑护腕还真是毫不显眼。

    “和你那个是一对儿,我用不了两个……”她话说到一半,才想起“一对儿”这个词似乎有些暧昧,顿时又羞红了脸。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坚决道:“哥哥,你送我丹药又送我秘笈,我这么一个小小的‘乾坤套’根本不算什么,你就收下吧。”

    陆少曦听她语气坚决,便不客气地收下戴上。

    潆泓偷眼望去,见他戴在右手腕上,还真与自己左手腕的护腕成一对儿,脸上更热了,她低声道:“那我……我先走了!”她低着头,一溜烟儿便跑得不见了影。

    “妹妹,你不是还要随我拿衣服么……”陆少曦好笑地摇摇头,忽然觉得多了这么一个妹妹,感觉倒也不错。当然,他对潆泓的感觉依然还只是停留在一个没长大的小妹妹上,与林雨柔、陈曼曼相仿的存在。

    看看半空中悬挂着的明月,陆少曦伸了伸懒腰,明天起就要回天下学院参加训练了,好好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