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五百六十六章 飞王
    现在飞王重视遗迹探险,田鼠这擅长探索遗迹之人的风头便一时无俩,现在在固城中,田鼠可谓是风头正劲,除了穿山甲这类资格稍老的头目外,其余人见到田鼠谁不恭敬地叫声“鼠爷”?

    这时见一个陌生面孔的男子居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田鼠说话,田鼠只是双眉一竖,不待他出声,田鼠的心腹手下已嚣张地叫了起来:“哪来的杂种?敢这样和鼠爷说话?不要命了?”

    有脾气暴躁的,更是伸手就要去揪陆少曦的衣领。

    陆少曦原本就不是好欺负的人,现在扮演的更是个脾气恶劣的傲气怪盗,当下冷笑一声,右手探出,轻易握住了来者的手腕,“咔嚓!”清脆的骨折声响起,那人惨叫声还没来得及发出,已被陆少曦甩了出去,远远摔到五六丈外的花园草地上,再爬不起来。

    这下出手一下便震住了全场。

    刚才出手这人是田鼠的心腹高手,实力在聚气五重,在固城里已算是颇为厉害的角色,结果在这陌生人面前却完全不堪一击!

    最让人心寒的还是这陌生男子下手凶狠,一出手便断了对手的手腕骨,再一摔便摔去对手半条命。田鼠等人谁不是过刀头舔血的日子,但这时见陆少曦出手如此凶狠,都不禁色变。只有穿山甲知道陆少曦是凶名赫赫的怪盗,倒在一边幸灾乐祸地偷笑。

    “大胆!”田鼠的其余几个手下回过神来,马上叫喊着围过来。但他们的枪械兵器在在府坻的大门处便临时上交了,现在赤手空拳哪敢真动手,也就在田鼠面前硬着头皮喊喊几句以示忠心。

    陆少曦上前一步,这几人骇然便退。

    木沐与陆少曦并肩而立,杀气森森道:“想动手?”她扮演的女怪盗手段比男怪盗还要凶残,这时她双眼闪着凶光,演技入木三分,果然不愧是潜龙的教官,伪装得毫无破绽。

    穿山甲一见,哪会错过这个与怪盗夫妻搞好关系的时机,他一挥手,几个心腹手下也围了过来,一个盯一个,与田鼠的人对峙,双方形势更加紧张。

    府坻的守卫见双方起冲突,原本要过来制止,但这时从客厅里走了一个人出来,肃然道:“甲爷,鼠爷,飞王首领有请。”

    这人体格壮健,五官倒也端正,头上光秃秃一根头发也没,但太阳穴微微下陷,竟是凝丹七重的强者。

    他一出来,穿山甲与田鼠的神色都微微一变,马上叫回手下的人,抢着客气道:“有劳范统领。”

    光头范统领的目光掠过众人,在陆少曦和木沐身上略一停留,便转过头,一言不发地在前面带路。

    穿山甲向陆少曦和木沐做了个请的动作,又低声道:“刚才是飞王的护卫统领,范胜武,实力强横,两位最好还是不要与他起冲突较好。”

    田鼠一直暗中观察陆少曦二人,见穿山甲对这一男一女如此客气,更觉纳闷,偏又一时想不到这二人的身份。

    进入客厅,两旁左右排开了两列各十名守卫,看站姿神态,都是训练有素的武者。

    客厅的主座上端坐着一个男子,因为正低头看着文件,相貌并不清楚,但见他宽肩细腰,一头头发乌黑发亮,浑身上下散发着无形的威严。

    范胜武一进来,便肃立在这男子身侧。

    穿山甲与田鼠等人恭敬行礼:“见过飞王首领。”

    飞王这才抬头,有如实质的如电目光准确地落在陆少曦与木沐身上,仿佛要将两人看透。但他只是看了一眼,便哈哈一笑,起身离座,径直走到陆少曦与木沐身前,宽颜道:“贤伉俪就是大名鼎鼎的怪盗夫妻双雄?”

    田鼠不由惊骇地“啊”了声,不敢置信地转头打量陆少曦二人。

    陆少曦已看清飞王的相貌了,这人竟不到四十岁,容颜俊秀,双目有神,额角颇宽,发际线较高,厚唇短须,倒是仪表堂堂,身上隐隐透出杀伐无数的血腥味与寒意。

    陆少曦依越北探险者之间的行仪,立掌抱拳道:“见过飞王。”但目光带着挑衅,丝毫不见尊重,木沐则毫无兴趣地左右观察四周的环境,连行礼都省了。

    田鼠动了动嘴唇,本想喝骂两人竟敢对飞王首领不敬,但一想到这对夫妻的凶名,还是果断地闭上了嘴。

    飞王微怔,再次哈哈一笑:“果真名不虚传,名士之风啊。赐座!”

    马上有守卫搬来椅子,陆少曦与木沐大大咧咧便坐了下来。

    飞王这才向田鼠和穿山甲点点头:“你们也坐下吧。”

    “谢首领!”两人哪敢像陆少曦二人那样傲慢,又行了个礼才相对坐下,他们的心腹手下连坐的资格都没,都垂手站在他们的身后。

    飞王问道:“任务都完成了?”

    穿山甲和田鼠再次起身,献上六份拼图。飞王接过看了看,便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温和下来:“不错,你们都比计划提前了将近一天,来人,赏!”

    马上有人送来锦盒,穿山甲二人连连谢过,丝毫看不出在外面那针锋相对的争功模样,可见飞王确实御下有方。

    飞王缓声道:“久闻怪盗夫妻双雄之名,倒还未知两位高姓大名。”

    这回倒是对陆少曦和木沐说的,他语气客气有礼,倒不好拒绝回答。

    陆少曦正集中注意力用透视眼观察和分析其余五份拼图的内容,木沐见陆少曦没吭声,便出声道:“小妇人无名无姓,夫家姓高。”

    飞王莫测高深地笑了笑:“哦,刚才高先生出手两招,似乎是阮南高家的擒拿手法,不知道两位与高家有何渊源?”

    他明明没亲眼所见,竟准确地喊破了陆少曦刚才出手的招式,手段之高明让人惊叹。穿山甲与田鼠等人眼中立时透出敬畏的神色,陆少曦则与木沐对视一眼,眼中也现出惊讶之色。

    陆少曦极为心细,他早察觉到飞王的神识落在自己身上,刚才用的正是从越北秘笈里学来的武功,阮南省高家的擒拿术,没想到还是被飞王一下叫穿。

    这飞王的武学之渊博实在让人惊讶,要知道这人可是龙夏人,为何对越北的武功也如此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