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零七章 血性
    小坂久卫门急忙侧身,用大腿外侧挡了魏淘的一脚,同时手臂发力将魏淘震了开去。

    但这一下吃了个暗亏,东尼交流团那边立时传来同伴们的哂笑声,嘲笑他大意中招。小坂久卫门顿时恼了,正要上前追击,没想到被震飞的魏淘甫一沾地便翻身而起,不要命地扑了回来,双方再次发生激烈碰撞,小坂久卫门一拳打中魏淘的小腹,打得他狂喷鲜血,魏淘却在被打飞时一脚扫中了小坂久卫门的左脸颊。

    小坂久卫门虽然后退卸力,但脸颊仍不可避免地出现些许红肿,不由勃然大怒。他眼中杀机闪动,脚步疾移,竟追上了被打飞的魏淘,一记肘击正中魏淘的胸膛。

    “咔嚓”,骨折声清脆血腥,这一肘击又狠又快,显然将魏淘的胸骨打断几条,小坂久卫门仍未消气,左右开弓连扇了魏淘几巴掌,才将他像扔垃圾般扔了出去。

    魏淘再次重重地摔在草地上,小坂久卫门身形晃动,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狞笑道:“龙夏病夫,向爷爷我求饶认输,我就放过你!”

    魏淘脸肿得不成样子,他一边咯血,一边还挣扎着要用拳头去打小坂久卫门的小腿。

    小坂久卫门见这家伙竟倔强如斯,反倒激起了凶性,对着魏淘一阵拳打脚踢。

    他下手极阴狠,专门朝着魏淘的非要害部分攻击,既能折磨对手又不会将其打死。

    魏淘神智已开始迷糊了,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决不能开口认输,决不能丢掉龙夏武者的脸面。他挣扎着挥动拳脚要还击,但哪有半点效果?

    东尼选手沉闷的踢打声和嚣张凶残的叫嚷声,还有龙夏学生不屈而徒劳的顽抗,让所有龙夏武者们都出离愤怒了,不知何时起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无形的怒火与憋屈在人群中弥漫。

    陆少曦的拳头握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沉重,明知再拖久一点效果会更好,但他已忍不下去了,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学生被人在台上殴打。

    他伸手去拿桌子上的一条白毛巾,秦如绚却抢先一步拿在手里,她起身正要将白毛巾抛出去,一只瘦骨嶙峋的大手忽然伸过来,拦住了秦如绚。

    陆少曦与秦如绚一怔,却见是微微驼背的夏院长。

    夏院长缓声道:“这事既是我定下来,有始有终,还是我来吧。”他接过秦如绚手中的白毛巾,用力一扬,白毛巾平平整整地飞了出去,准确地落在数十丈外的擂台中央。

    白色的毛巾入地近寸,如同一面旗帜!

    小坂久卫门呸了声,退后几步,雷霆学院的校医队飞奔上擂台,救下了魏淘。

    魏淘已处于半昏迷状态,但拳头仍在潜意识地挥动,随校医队上台的郑海手指如风,点了他的穴位,魏淘才安静下来。

    当校医队抬着魏淘步下擂台时,几乎所有戴着防晒帽的龙夏武者们都脱下了帽子,而没戴帽子的龙夏武者们则垂首致敬。

    “小坂久卫门胜出,魏淘败!”裁判干巴巴的声音从扩音器传出来,东尼那边一片欢呼,龙夏这边却是一片默然。

    连初涉江湖的祖遥志都心头沉重而激愤,他在心里默默地记下了“魏淘”这名字。他知道,明天起这个名字会传遍整个武林,以虽败犹荣的英雄之名!

    夏院长问道:“难过了?”

    陆少曦点了点头。

    “这就是英雄的代价……”夏院长吐了口气,沉声道:“所以,我不希望你成为英雄。你要成为龙夏武林的柱石。”

    感受到义父对自己的殷切期望,又想到义父刚才宁可舍弃一生的英名、代己抛出认输的白毛巾的举动——义父这是不愿他身上留下任何污点。

    陆少曦顿时心中生出一股浓浓的亲情,他用力地握住夏院长的手,认真道:“我会努力的。”

    夏院长忽然一笑:“如果你还难过,不妨看看身后。”

    陆少曦回头,只见无数雷霆学院的学生站了起来,神色庄重而肃穆,仿佛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

    陆少曦心头一热,忽然明白了昨晚义父话里的意义。

    昨晚夜里,他曾电话联系过夏院长,提前告知自己的计划。在他和秦如绚、沈梦瑶的计划里,第一个上台的是秦如绚,既能来个开门红,又能提高秦如绚在武林中的名气,为日后当上家主增加筹码。但夏院长坚持要由雷霆学院的学生先上场。

    “少曦,这不是你个人的决斗比试,而是东尼交流团与雷霆学院的对抗。就算这次你一个人把东尼人全打败了,对雷霆学院的学生们来说也只是一场喧闹的盛宴。他们要成长,要成为国家的未来栋梁,就必须让普通学生置身其中,让他们感同身受、让他们有切肤之痛,让他们有迎难而上的勇气。记住,这龙夏不是任何一个强者就能撑起来的,就算武功练到天下第一,想要靠一个无敌英雄挑战一个国家,结局也必然是悲剧。我不希望你成这样的孤胆英雄……”

    是的,如夏院长所言,魏淘经此一战,伤愈后心性与精神都会有大的提升,而雷霆学院的学生以及所有目睹这场不屈战斗的龙夏武者,都会在心里牢记着这一战,并将潜移默化地滋养他们心底的血性。

    夏院长拍拍陆少曦的肩膀,转身去安抚纷纷请战的学生们。

    秦如绚走近陆少曦,柔声道:“你安心去替这学生治伤吧。这口恶气,我先替你出。”她轻轻抱了抱陆少曦,随即脚尖一点地,如燕子般轻盈而起,落在擂台之上。

    陆少曦确实担心魏淘的伤势会影响到其后续的武学修行,他深深地看了眼秦二小姐姣好的身影,便迎上校医队,掏出银针与丹药替魏淘治伤。

    小坂久卫门打量着秦如绚:“小妞,你是来打擂台的?”

    秦如绚迎风绰立,长风飞舞,恍如仙子下凡,她没理小坂久卫门,转头对主持人道:“可以开始了没?”

    主持人确定了秦如绚是第二个上场的选手后,马上高声宣读手中的资料:“秦如绚,十八岁,雷霆学院二年级天璇班,擅长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