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一十二章 真正的碾压
    那胡子男手持一根粗大的狼牙棒,根本没来得及出手便觉得眼前一花,人已被可怕的力量打到半空中,狼牙棒飞得更高,等他落下时,被陆少曦加了力度的狼牙棒重重地砸在他的胸前,打得他胸骨断裂,皮开肉绽,再爬不起来。

    “第三个!”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陆少曦身上轻风环绕,动作快如流星,向着余下的敌人攻去。

    第四个对手是名忍者,他一见陆少曦转向自己,想也不想,双手连续扬起,数枚毒蒺藜夹着劲风向陆少曦激射而去,同时他双手结印,刹那间幻化为十多道身影,从四面八方向陆少曦围过去。他见陆少曦速度过人,立时施展出最强的忍术,想迷惑陆少曦,乘隙进攻。

    陆少曦双臂一震,淡淡的金芒泛起,毒蒺藜未近他的身体已被无形的防护罩弹开,下一瞬间,陆少曦原本已快得不可思议的身法竟再次提速,极速之下他的身形已变得模糊不清,以全场眼力最好者也不过看到一片朦胧的灰影。

    灰影与十余道幻影交错而过,十余道幻影忽然消失,只剩下一个重重地摔向地面的人影。

    “啪!”

    泥屑与草灰扬天而起,草地之上竟现出一个深深的人形大坑!那名忍者摔在大坑中,口鼻喷血,眼中尽是不敢相信的骇然。

    陆少曦脚步不停,继续冲向下一个目标!

    众人已完全惊呆了,谁也没想到战斗一开始就呈现出如此一面倒的局势,原本以为稳握胜券的十名东尼强者,竟在眨眼间已倒下了四名!而且全是一个照面就被打成重伤,根本没还手之力!

    什么叫碾压?陆少曦用骇人听闻的可怕实力,让在场数万人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碾压!

    这可是以一敌十啊!而且对手基本上都是处于可以与秦如绚打得有来有往的水平!

    可在陆少曦的强大面前,这些傲视一方的东尼强者们竟成为纸糊般不堪一击!

    不但龙夏的观众们处于思维停滞的状态,东尼观众席上原本狂热的氛围也像是被迎面泼了盆冷水,哦不,应该是冰水,还t冰块的冰水混合物!把他们集体都砸晕砸傻了,他们张大嘴巴,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还有人喃喃地念叨着:“这不可能……这是恶梦吗……”

    对于一向骄傲的东尼武者来说,他们根本不愿相信自己一方引以为傲的武林新秀们,竟在陆少曦面前一败涂地!

    但不管他们相不相信,眼前的单方面碾压还在继续。

    不过一两个呼吸间,又有两名东尼选手被陆少曦丢出了擂台,场上只剩下四名选手了!

    这时距离陆少曦最近的正是隐元禅师。

    一身黑色僧衣的隐元禅师脸色阴沉,早没了半点僧侣的和善,他身上的僧衣无风自胀,整个人就像只充满了气的大皮球,草地上那深深的足迹却彰显着这皮球的可怕之处。

    他脚步一迈,大有缩地成寸之效,紧握的拳头笔直地丈许外的陆少曦轰了过去。

    一力降十会,他的招式简单到极致,但那浑厚的功力加持下,隐元就如洪荒巨兽,拳头未到,草地上竟已被暴烈的罡风压出一道深壕!

    看到隐元这一拳,东尼观众席上终于重新恢复了些许生机与喝彩声。这一拳要是打中目标,别说是人,就算是呼啸前冲的装甲车也得被打爆!

    陆少曦竟不闪不避,一招最熟悉的“昇龙双杀-改”便向着隐元的拳头迎去。

    他的拳头几乎只有隐元的一半大小,拳头上显现火焰金龙的幻影,但威力看着比隐元弱了不止一筹。

    去死吧!嚣张的龙夏小子!我这一拳连通脉十重都不敢碰接,你算什么?

    隐元嘴角得意的狞笑刚刚泛起,便觉得拳头撞上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巨力上!那感觉就像撞上疾速冲来的火车上——不对——火车哪有这么坚硬!

    好可怕的力量!

    隐元惊怒之下大喝一声,全身筋骨咔咔作响,肌肉暴胀,已进入到强化中,将全身的功力与力气都汇聚到相撞的拳头上。

    隐元不知道陆少曦这一拳到底有没有用尽全力,但他已将自己吃奶的潜力都逼出来了。

    但下一瞬间,他因用力过度而胀红的脸便变得煞白而抽搐起来,因为随着“噗!”的爆响,他那条号称无坚不摧、导弹也炸不断的横练手臂,竟被打爆化为了一团血雾!

    隐元的双眼惊恐地睁大,却看到陆少曦依然神色不变,那只白白净净像是握笔写字读书人般的手掌,毫发无伤地举了起来。

    隐元终于第一次感觉到那股从未体验过的、头皮发麻、双腿发软的恐惧感。

    完了,这回死定了!

    陆少曦的手掌闪电拍至,正正拍在他的胸膛前,将他拍得飞出十余丈远。

    隐元重重地摔在地上,连打了数个滚才止住了跌势,只觉得浑身经脉剧痛不已,心中却闪过一个念头,谢天谢地,我居然还活着。

    他身体因为恐惧颤抖着蜷缩起来,心里无半点报复的念头,无穷无尽的恐惧让他不断地发誓,这辈子怎么也不会再踏入龙夏了。

    连号称横练金刚的隐元与陆少曦硬碰硬地交手,也是一个照面就完蛋,余下三名选手脸色都已变得铁青,那天生桃花眼的摩赫教高手宇都宫成太眼中阴狠之色一闪而逝,他那桃花眼朝着余下两个同伴一扫,隐有诡异的绿光透出,喝道:“东尼武士可杀不可辱,上!”

    那两名东尼选手原本还处于恐惧动摇状态,但被宇都宫成太的眼睛一瞪,竟像着了魔般,脸上的神色顿时疯狂而狰狞起来:“没错,东尼武士可杀不可辱!”

    两人哇哇大叫着,各挺兵器奋不顾身地向陆少曦攻了过去。

    这两人一人使薙刀,一人使十文字枪,都是长兵器,两人刀枪交错,只攻不守,联手向着陆少曦绞杀过去,招式凶悍无比,杀气森森,全是杀敌的招式,再无半点比试的意味。

    陆少曦如幻影般闪过刀光枪影中,一肘打在薙刀男的肋下,将其打得吐血飞出,同时一个后仰避过十文字枪,他头下脚上,双腿连环踹出,眼看就要踹中持枪男的小腹,忽然间从持枪男的小腹处穿出一把细长的武士刀,向着陆少曦踢来的脚掌刺去!

    赫然是宇都宫成太实施偷袭!

    这下变化突然至极,寻常人哪会想到有人躲在同伴身后,还以同伴的身体为遮挡,使出这么阴狠毒辣的手段来暗算对手?

    刷的一声,细长的武士刀穿透了陆少曦的右脚,直没入他的小腿中!

    在场数万名观众看得清清楚楚,不由都惊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