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虬髯男
    陆少曦平时在有外人面前,从不喊夏院长做“义父”,尽管他不明白为什么夏院长不愿向别人透露两人的义父子关系,但还是很尊敬地听从义父的吩咐。

    他心里明白,义父这辈子无儿无女,心里是将自己当成了亲生孩子,既有父亲般的关怀,又有望子成龙的殷切,甚至有一种培养后继者的使命感在其中。

    无论是他在远州还是在燕都闯了祸、招惹了大人物,义父都会想尽法子、动用他所有的人脉关系与法子为他摆平。

    正因为夏院长对他这种种无私的关怀,使得陆少曦对他也有种近乎父亲和师父般的尊敬爱戴,这也是他发现夏院长被伊贺政长挟持时,惊怒交集之下毫不犹豫就追上来的缘故。

    刚才陆少曦看到义父眼中那决然的神色,马上就明白了义父的心思。他是决不愿拖累自己,让自己身陷险地!甚至为此不惜强行运功断脉自尽!

    可陆少曦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义父为了自己而殒命?他心念急闪,暗道自己做不到,伊贺政长可以啊!所以他马上喊了句“义父,不要!”

    果然,伊贺政长似乎是第一次发现夏院长还有这样的身份,他的手里剑没移动分毫,按着夏院长的大椎穴却稍一松,同时提膝一撞,正中夏院长的腰俞穴。

    化神境的澎湃真气冲击之下,夏院长强行聚气的真气立时四散,夏院长吐出大口鲜血,身子也发软,全身抽搐,脸青唇白。

    “义父!”陆少曦心中大痛,饶是他现在已离宗师境不远,轻易已不动怒,可看到最敬爱的义父居然被害得如此惨,眼中依然禁不住射出悲愤的怒火。

    他知道义父这下被强行中断运功,对身体的伤害极大,特别是他心脉才接好一个多月,根本没痊愈,原本是不能运功的,可义父先是强行运功自绝筋脉,又被伊贺政长用重手法制止,两下冲击,足以让义父的身体垮掉,甚至极可能会全身瘫痪,以他现在天下第一的医术怕也未必能治好了。

    想到义父余下来的日子怕可能都要在床上度过,陆少曦双眼发红,无边的怒火燃烧起来。

    这一切,都是拜这伊贺政长所赐!

    陆少曦死死地盯着伊贺政长,握着飞刀的手指因用力过度而发白。他从没试过如此想将一个人碎尸万断,伊贺政长是第一个!

    无论如何,决不能放过这家伙!

    感受到陆少曦的恨意与怒火,伊贺政长眼中闪过嘲弄的神色。

    凛和潆泓两个小姑娘就站在陆少曦身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愤怒,凛握紧大锤恼怒地瞪着伊贺政长,潆泓却悄然退后几步,掏出师门法宝悄悄地印着手印。

    但伊贺政长眼力极毒,一眼扫过众人就发现了,喝道:“都不许乱动!”他手里剑一压,夏院长的咽喉立时现出血痕,鲜血涌出。

    潆泓一惊,正在结手印的小手立时停了下来。

    秦如绚轻轻握了握陆少曦的手,忽然上前道:“伊贺政长,你知道我是谁吧?我给你当人质,你放了夏伯伯。”

    以她秦二小姐、未来家主继承人的身份,这个提议无疑极具诱惑力。但伊贺政长居然不为所动:“不需要!”他吹了吹口哨,十余条黑色人影悄无声息地从远处奔来,出现在伊贺政长身边。

    “绑上陆少曦双手双脚带走!”

    “是!”其中一人马上提着特制的绳索走近陆少曦,其余人则拦在伊贺政长与众人中间,显然是要作为炮灰抵挡住其余人的追击。

    哪怕有鬼婆婆这样强大的宗师在,想杀尽这些忍术高明的忍者也得两三秒钟,这两三秒钟足够伊贺政长带着陆少曦奔出很远的距离了,而且谁知道后面是否还有其他陷阱或者拦截的高手?

    夏院长口中还在咯着血,但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陆少曦,明显是不许他束手就擒。

    但陆少曦怎可能反抗?义父伤成这样,要是拖上一时三刻,那真是连命都没了。他咬牙伸出双手作出束手待绑状道:“如绚,你们留下来,我随他去。”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走向伊贺政长。

    他手中藏着飞刀,只要有一点机会,他就能击杀伊贺政长,但伊贺政长极为警惕,一直将奄奄一息的夏院长挡在身前,不露半点破绽。

    眼看那黑衣人就要走近陆少曦,就在这时,天地间仿佛有了某种玄妙的变化。

    鬼婆婆最先皱了皱眉,警惕地四处张望。

    天空中原本飘着大片白云,这时竟被什么无形的力量轰散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夏日中带着热量的空气仿佛凝固起来,时间也像停滞了般,只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迫着众人的心头。

    下一瞬间,热浪呼啸而至,伊贺政长蒙着面的头上忽然多了一只大手。

    这只手好大,大得就像蒲叶扇,五指粗而短,看起来有些笨拙,却轻易地握住了伊贺政长的脑袋。

    以速度见长、已臻至化神境的伊贺政长竟连反应的时间都没,被那只大手提了起来,就像被提起来待宰的山鸡!

    伊贺政长双眼睁得大大的,写满了震惊与不敢置信,他双手双脚就像有无形的绳索捆了起来,竟丝毫挣扎不得!

    夏院长全身发软就要倒下,却像有股力量托着他,将他轻轻地抬起放到陆少曦身前。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才发现伊贺政长身后站着一位魁梧的男子!

    没人看到这名男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仿佛破开时空出现在众人眼前,一向气定神闲的鬼婆婆第一次眯了起眼。

    只见这男子满脸都是浓密的胡子,看不出真实年纪和相貌,双眼出奇的狭长,一身衣衫陈旧而破落,就像乡下的朴实农民,但世上哪有这么高大的农民?他身高起码有两米三,膀大腰圆,竟比处于强化状态的陆少曦还要魁梧雄伟!

    他只是随便地站着,看不出有什么过人的气势,但他一手提着伊贺政长,一手下垂及膝,竟像巍峨的山峰,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伟岸感。

    鬼婆婆如幽灵般飘到秦如绚身前护住她,枯瘦老脸上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陆少曦最快回过神,他顾不上理会这虬髯男,蹲下来拔出银针就给义父施针抢救。

    虬髯男看在眼里,眉目稍松,但当他低头看向伊贺政长时,无边的杀气忽然透体而出,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

    “谁给你的狗胆,敢动我的师傅?”

    他声音粗犷低沉,并不洪亮,但天地间忽然就变了颜色,天空中眨眼间便积满了乌云,雷电交加,巨大的闪电划破整个天地,恍如天地动怒,让人为之骇然。

    这虬髯男的怒火,竟引得天地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