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一十八章 某乃,燕天北!
    伊贺政长也是一方枭雄、一代宗师,突破到化神境后更是地位与名气如日中升,在东尼风光一时无两,可这时被虬髯男握着脑袋提在半空,居然连指头都动弹不得,只有股无形的战栗流遍全身,一向木无表情的眼中也不禁透出了恐惧。

    虬髯男盯着满眼惊惧、拼命想要挣扎的伊贺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燕某久不到东尼,东尼是忘记了燕某,竟欺负到燕某头上来了。”

    他眼中寒芒一闪而逝,下一瞬间,伊贺政长那迈入宗师境、导弹都伤不了分毫的身躯,忽然就化为了一团血雾,连骨头都没留下。

    虬髯男大手再一挥,四周那十余名的黑衣人身体立时泛起了火焰般的红光,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化为了一堆灰烬。

    意发并行,杀人于无形!这手段,竟还在化神境十重的鬼婆婆之上。

    陆少曦心头一跳,已猜到了来人的身份,只是现在义父伤势太重,施针治疗的时机关系到其能不能恢复常人的行动能力,哪敢有半点松懈大意。他双手各拿着五枚银针,十针齐施,以超微高速震动着义父的经脉要穴,直接使用了秦阳秘笈里最精微奥妙的十元神针之术。

    虬髯男回头看向夏院长,眼中透出复杂的神色,像是归家的游子见到亲人般,有些想亲近,又有些情怯。

    他如山般伟岸的身躯屹立片刻,终于还是缓缓地盘膝坐下,直接坐在杂草丛中,那弥漫在天地间的杀意与乌云,竟转瞬间便烟消云散,就像梦幻般不真实。

    凛与潆泓两个小姑娘面面相觑,她们都不是善于与陌生人打交道的女孩,再加上这虬髯男实力强得太可怕了,简直匪夷所思,两人只是悄悄地护住陆少曦。

    秦如绚却不一样,这丫头一向胆大包天,她反倒在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虬髯男。

    虬髯男也若有所思地瞟了眼秦如绚:“你是秦家的二小姐?”

    鬼婆婆眉毛跳了跳,一把挡住秦如绚,嘎声道:“英雄高姓大名?”

    虬髯男咧嘴一笑,满脸的胡子遮住了他真正的表情与容貌,却有种让人心折的豪爽。

    “某乃,燕天北!”

    短短五个字,竟有种千里江山任我行的豪迈与霸气。

    秦如绚秀眸中闪过“果然是他”的神色,鬼婆婆警惕之意却更盛了:“不知燕英雄何故到此?”

    燕天北威名太盛,加上刚才那宛如挟天地之威的雷霆出手,让鬼婆婆都有种心寒之感。

    燕天北又笑了笑,漫不经心地又瞟了眼秦如绚道:“你们秦家有人告诉我,东尼打算对我老师不利,让我今天过来瞧瞧!”

    以燕天北的名气地位,鬼婆婆的话他完全可以不答,可现在居然答了,还事涉秦家,秦如绚眨眨眼睛,一脸天真道:“是吗?我都不知道有人要对夏伯伯不利哦,不然这张对付伊贺政长的网就不会走掉大鱼了。”

    “原来秦二小姐也不知道,那怕是有人冒充秦家之名了。”燕天北笑笑,不再说话,只是转头定定地看着陆少曦施针救夏院长,似乎对陆少曦的医术颇感兴趣。

    几分钟后,无数人影掠至,带头的正是副院长向永持和沈教授,还有联盟远州分部的周耿青和麦中良,很快,大批武林人士也闻风而至。

    周耿青最先认出了燕天北,失声惊呼道:“燕上督?”

    短短的三个字,让原本紧张、好奇地询问着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无数人都惊呆了。

    整个龙夏精武联盟,只有一个燕上督,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无敌上督燕天北!

    哇啦一声,所有的联盟武者都齐刷刷地向燕天北行礼,尽管燕天北不是他们的顶头上级,联盟里近来更是种种流言与传闻,可燕天北终究是燕天北,这位武道宗师、一代英雄在天下武者心中都有着不同寻常的地步。

    燕天北对周围的动静似乎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依然盘膝而坐,满脸的胡子使人看不清他真正的表情。

    周耿青等人行礼毕,燕天北没说话,全场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也没人敢说话。

    一直安静了好会儿,直到陆少曦收针小心地把义父放在柔软的草地上后缓缓站起来,燕天北终于开口了:“小师弟,老师的伤势如何?”

    陆少曦听燕天北叫自己小师弟,不由愣了愣,他拭去额上的汗珠,看看四周无数的目光,轻声道:“没什么了,接下来需要好好地调养。”

    “很严重?”燕天北这次却是用传音入密。

    陆少曦咬咬牙,将心中的悲愤压了下去,但眼眶忍不住有点发红。他的“愿望之眼”“恐惧之眼”与“察敌之眼”三大系统异能在燕天北身上都尽数失效了,使他看不透燕天北的用意,甚至连察颜观色也难。

    他脑海里忽然闪过义父以前秘密传他的超级掌法,心中一动,用传音入密半真半假地答道:“夏院长的一身功力无法保住,以后行动可能也会有所不便,寿元……最多只剩下十年了。”这些都是真的,只是他隐瞒了关于寿元的可能性,只要陆少曦能找齐各种珍稀药材炼成给夏院长服下,夏院长再活二十余年应该问题不大。

    燕天北忽然仰天大笑,笑传数里,震得无数惊鸟从山林中飞起,也惊得众人你眼望我眼,陆少曦说夏院长没什么了,燕天北怎么就高兴成这样?

    只有陆少曦与秦如绚听出大笑声中透出的一股浓浓的杀机。

    两人偷偷交换了个眼色,都提醒对方不要轻举妄动。燕天北的武功比他们想像中还要可怕得多,现在他们加上鬼婆婆,对上燕天北怕也未必能占到半点便宜。

    燕天北笑罢,又卟嗵地跪在夏院长面前,恭敬地磕了三个头,沉声道:“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虽对我失望,可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最敬爱的老师!”

    他拂袖起身,回头望着陆少曦,双眼闪着异样的光芒:“小师弟,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敢不敢去?”

    陆少曦一怔:“去哪?”

    “你随我去就知道了,保证让你大开眼界。”燕天北又看向秦如绚:“秦二小姐如果有兴趣,不如也一起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