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剑指东尼
    燕天北满脸的胡子微微颤动,似乎在笑。

    他没答话,胡萧似乎也根本没想等他的回答。他继续说道:“如果十年前,你要去东尼,哪怕没联盟的许可文书和东尼的入境许可,我也同意你去。”

    他直视着燕天北,声音开始提高:“因为那时的你,是联盟的柱石,联盟不会允许东尼人动你。他们会向东尼施加强大的压力,但现在……”

    说到这里,胡萧的语气明显沉重起来,双眼透出甚至透出恨铁不成钢的怒意:“现在如果你未经允许离境,他们会说你叛国!投敌!出卖祖国!他们不惮于用最坏的流言来毁你的名声!”

    燕天北居然还在笑,眉目间多了些暖意。

    胡萧怒了:“笑什么啊你!你这么聪明,难道会不知道联盟里许多大人物就是想你身败名裂,客死他乡?”

    燕天北耸耸肩,若无其事道:“知道。”

    胡萧更加生气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去东尼?这次你去了,就基本上没活着回来的机会!”他指着远处若隐若现的战舰影子:“你甚至都未必能活着离开这海岸线!他们通知了上面啊!你再厉害,能干得过上面?”

    “我不想和上面起冲突。不过……”燕天北敛起了笑容,大概是感受到老朋友真挚的关怀,他的神色也庄重起来,一字一句道:“不闯东尼,我终究意难平。”

    胡萧与他目光对视良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他咧嘴似乎想笑,却难掩满脸萧索:“联盟已非昔日联盟,我也非昔日的我,唯独燕天北还是昔日的燕天北。”

    燕天北眼中暖意更盛,他宽慰道:“胡兄能来见我一面,已是极够朋友。我的事你不用插手,我既去得,就能回来。”

    陆少曦和秦如绚听到这里,终于确定下来,燕天北真是要去东尼国,而且看样子是打算去挑衅闹事!而胡萧根本就不是来拦截燕天北的,他只是想劝阻燕天北取消这次危险的行动。

    两人没想到燕天北与胡萧居然有如此深的交情。

    “我送你一程。”胡萧不再多言,身形一晃,如轻魂般落在燕天北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燕天北身材魁梧,胡萧身材不高,就算举起手也未必能够到燕天北的肩膀,所以他这下拍肩膀的动作是借着移动时略略腾空的动作才拍下的,在旁人看起来难免有些可笑,就像矮子逞强充大佬般。

    但燕天北没有笑,反倒轻轻说了句:“谢了。”

    秦如绚可能看不明白胡萧这一拍的内涵,但有透视眼的陆少曦看得清清楚楚,胡萧在刚才那一拍之间,将自己一股极精纯的真气传入了燕天北体内,补充他因为长期奔波而消耗的真气。

    燕天北的眼睛神采更盛,胡萧眼中的神采却黯淡了下去,显然以他逊于燕天北两筹的实力,想补充满燕天北损耗的真气,付出的代价极大。

    胡萧挥挥手,转身踏波而去,目标似乎是那极远处的战舰。

    “胡兄!”燕天北起身想追,但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波浪起伏,很快隐没了他的身影。隐隐传来喇叭的警告声,紧接着是密集的炮声,几分钟后,炮声远去,战舰也再没了踪影。

    整个海洋只剩下呼啸的海风与一重接一重的浪花,冲刷着胡萧原本站立过的礁石。

    陆少曦的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静。他有透视眼能看到那边的战况,知道胡萧处境不妙,他执着地要引开附近的几艘战舰,但这是海洋,不是陆地,行动会受到限制,而且哪怕他是化神境后期的宗师,面对最尖端的现代武器也讨不到好处,他这样的行为,无疑会带来无穷的后患。

    燕天北与胡萧的交情到底有多深,才使得这样一个隐逸的宗师不惜为之冒如此大险,背负起这样严重的后果?

    他忍不住问道:“燕前辈,你与胡前辈是好朋友?”

    燕天北望着那战舰消失的方向,良久没说话,只是眼角中似乎有什么闪光的东西在滚动。

    燕天北满脸胡子,相貌实在不算好看,但他的眼睛很特别,狭长却并不细小,晶莹剔透,丝毫没有中年人的血丝与昏黄,还带着一种少年人的纯净,只是他极少完全睁开眼睛,使人只能看到其中透出的聪慧,看不到他眼睛里的情感与这份纯净。

    陆少曦一直在观察着燕天北的神色,自然看得清清楚楚。在这一瞬间,他心中对燕天北的恶感忽然全消失了。

    就在他以为燕天北不会回答时,燕天北开口了:“十年前,我和他见过一面,打过一架,然后喝了一晚的酒。”

    陆少曦与秦如绚对视一眼,心中都有股难以言喻的震撼,甚至有种莫名的感动。

    燕天北不会说谎,更没必要说谎。

    所以他说的就是事实。

    这就是老一辈宗师们的胸怀与友情?

    仅因为惺惺相惜,哪怕十年不见,闻之有危险便千里来相助,甚至不惜甘冒大险?

    陆少曦也算是见过几个真正的宗师了(燕珏楠和魔门少主之类的不算,给人的感觉太稚嫩,称不得宗师),徐伯云的孝顺与处乱不惊、伊贺政长的狡诡、梁长老的谨慎,全能神的可怕,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们都比不上胡萧今天的举动让他铭记在心。

    “不要叫我燕前辈,你若是愿意,就叫我一声师兄,不愿意,就叫燕天北也无妨。”说话间燕天北手一挥,远处小树林里的十几棵粗树忽然离地而起,枝叶如被无形的刀剑斩断,眨眼间便剩下碗口大的枝干。数十条粗藤就像巧妙的工匠般自动地将这些枝干捆扎成一个大木筏。

    陆少曦大开眼界,他曾用意念驱形为沈梦瑶和凛煮过粥,但较之眼前燕天北这如鬼神般的意发并行手段,简直有着天与地的差距。

    十几秒不到,大木筏已出现在陆少曦与秦如绚脚下。

    “我们上路吧,拖久了老胡撑不住。”燕天北随手拿起一捆粗枝,腾身而起,向着海洋方面飞奔而去,陆少曦与秦如绚踏着大木筏,腾云驾雾般自动跟在他后面。

    哇啦一声,大木筏已落入大海中。燕天北落在大木筏上,大木筏立时像箭般向前飞驰,。

    陆少曦又问道:“师兄,我们就这样去东尼?”

    燕天北似乎对他居然肯称呼自己为“师兄”颇为意外与高兴,他点点头,笑道:“有何不可?不过去之前嘛……”

    他脚下忽然一发力,木筏再次加速,却是向着胡萧引开战舰的方向追去。

    木筏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竟在几分钟后就追近了最后一艘战舰。燕天北双臂连扬,十几枝粗树枝呼啸而出,竟飞出百丈的距离,准确地将十余门正在喷着火舌的炮口刺穿。

    炮口爆炸,只会减弱其火力,不会伤及上面的人员,但足够制造出胡萧冲出包围圈的机会了。

    “胡兄,不用再送了,燕某去也,来日再一起喝酒!哈哈哈——”燕天北放声大笑,声传数里。他立于大木筏之上,威胜天神。

    在响彻云宵的大笑声中,木筏载着三人,乘风破浪,向着东边全速进发,如同一把利剑,直指东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