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木筏上
    听着燕天北豪迈的笑声,陆少曦心头发热,豪情顿生,只觉得人生得如此畅怀自在方不枉此生。

    他一直都关注着远处胡萧与炮舰的交手,一方面震惊于宗师与现代高科技武器的较量是何等惊心动魄,另一方面也担心着胡萧的安危,直到看见胡萧利用燕天北制造的空档,接连破坏几门火炮突围远去,陆少曦才松了口气。

    燕天北回首,笑道:“怎么,小师弟你担心老胡?”

    陆少曦毫不掩饰对胡萧的敬佩之情:“胡前辈这样的英雄实在很让人敬佩。”

    “小师弟,如果你当着老胡的面喊他‘英雄’,他一定不高兴。”燕天北却摇摇头:“没错,像老胡这样的人是做了些常人眼里了不起的事,但事实上他们的选择只是为求心安罢了,是真性情的好汉。至于英雄么……英雄的称号只能送给大公无私、悲剧收场的前人,只要未盖棺论定,谁也不敢妄称英雄。”他停了停,哂笑般续道:“那些活着想当英雄的人都得像狗一样在意别人的眼光,可笑可叹!每次有人叫我‘英雄’,我就像被打脸一样。秦二小姐,你家那鬼婆婆叫我‘燕英雄’时我就浑身不自在哪!”

    燕天北后面说得风趣,秦如绚菀尔道:“那我就替鬼婆婆向燕前辈道歉好了。”

    陆少曦却想起了义父曾说过的“英雄代价”,心中有些了然,看来义父对燕天北还是有极大影响的,燕天北这番话无疑是从夏院长那里体会并引申出来的。

    燕天北对夏院长的感情不是作假或者作秀。

    陆少曦正想着,忽然感觉身体一松,那无形的束缚竟消失了。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果然,没任何阻滞。

    秦如绚也敏锐地察觉到束缚的消失,她眨眨眼睛,好奇道:“燕前辈,你不怕我们逃跑?”

    燕天北哈哈一笑:“秦二小姐,如果你想离开,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再往前面一些就离开龙夏领海进入公海了。而且现在后面还跟着两艘炮舰,你可以与他们会合。哦,小师弟如果想离开,也不妨一起走吧。”

    燕天北这话大大出乎意料两人的意料。秦如绚问道:“燕前辈,你不是要带我们去东尼?”

    燕天北居然极有耐心地解释道:“老胡都说了,去东尼危险重重,我带你们去只会枉送了你们的性命。之前带你们出来,主要是不想浪费时间精力与炮舰玩游戏。”

    说话间大木筏停了下来,随着波涛起伏。

    陆少曦与秦如绚顿时明白过来,联盟那边来不及调宗师过来,可他们调动的海上炮舰群比宗师更具威胁,如果燕天北不是带着他们二人使联盟投鼠忌器,就算有胡萧相助,想闯过炮舰的封锁与炮轰可就困难得多了,哪怕顺利闯过,联盟舰队固然难免伤亡惨重,燕天北付出的代价也会极大,哪能像现在这样毫发无伤轻松自在?

    “师兄,你为什么一定要去东尼?为夏院长报仇?”陆少曦忍不住出声问道。

    燕天北咧嘴笑,满脸的胡子抖动,眼中却多了一份萧索:“窝囊久了,忽然想做回自己,不闯东尼,终究意难平!”

    他的答案与先前向胡萧说的大同小异,陆少曦咀嚼着其中的味道,竟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握紧拳头,已下了决定,转头对秦如绚说道:“如绚,要不你先回去,我随师兄走一趟。师兄说过要带我开开眼界长长见识,我也正好想去揍揍东尼人,伊贺政长是师兄杀的,我胸中的恶气可还没发泄。”

    “你去哪,我就去哪。我不会让你独自去冒险,更不会让人伤害到你。”秦如绚漂亮的眼睛亮闪闪,带着让人沉醉的温柔与妩媚,又有少女的顽皮可爱:“而且如果错过了这样单挑东尼的有趣事情,我一定会后悔的——刚才我也没打够瘾呀,你都不让我多打几场。”说到最后她眯起眼睛,似是撒娇,又似是告诉陆少曦,你还欠着我哪,别想甩开我自己跑去东尼。

    看着她古灵精怪得让人心动的俏皮神情,陆少曦发现自己真是爱死这恶魔女了。

    他忍不住伸手握住秦如绚柔软滑腻的手儿,感觉就像握着温香软玉,不由心生豪情:“那我们就一起陪师兄闯闯东尼!”

    燕天北哈哈大笑,萧索之气一扫而空,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三个酒瓶,抛了两个给陆少曦与秦如绚,豪气道:“爽快,燕某人就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小师弟,弟妹,来,咱们痛快喝上一顿酒!”

    那个“弟妹”的称呼,倒是让一向落落大方的秦二小姐俏脸生晕。她与陆少曦的男女朋友关系并没公开,除了陆少曦最亲近的人外知道的人极少,燕天北是第一个以两人关系逗趣的人,秦如绚终究还是个初次恋爱的妙龄少女,怎会不感到羞涩?

    她见陆少曦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眼神里全是宠溺,不由心中甜蜜,回握着他的大手。

    三人举起酒瓶碰在一起,仰头各自喝了一大口。陆少曦与燕天北都是内功精纯之人,喝下一大口烈酒依然神色没任何变化。秦如绚如花的俏脸上却是红晕更盛,显是第一次喝这样的烈酒,不过她一句话也没吭,燕天北不由竖了竖拇指:“弟妹真女中豪杰!”说着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袋:“哎呀,看我这记性,咱们还没吃午饭吧?”

    他大手一挥,海里忽然哗啦一声,竟自动蹦出一条近米长的大海鱼,在阳光中闪烁着水光,但下一瞬间,整条大鱼上的鳞片如雪花般散落,鱼肚破开,内脏分离,火红的真气包裹着大鱼,很快烤鱼的香味就传了过来。

    这份出神入化的意发并发功夫,再次让陆少曦与秦如绚大开眼界。

    燕天北随手轻挥,烤得焦香的大鱼凌空切成了十余截,飘到陆少曦与秦如绚面前:“来,试试我的手艺。不过我也就会把肉烤熟,好不好吃不敢保证。”

    鱼肉自带咸味,加上烤得焦香,倒也美味。

    大木筏继续上路,这回在燕天北加速之下,竟比后面追踪的炮舰还快,片刻之间已远远将它们甩在后面。

    三人迎着海风吃着烤鱼,喝着烈酒,大觉畅怀。

    特别是陆少曦,他从小到大都是内陆城市长大,平时也就在电视电影或者图片里看过海洋,这时他坐在大木筏上,第一次亲眼瞭望着无边无际的浩瀚海面,吹着那咸咸腥腥的湿润海风,又与燕天北把酒吃肉,心情难能平静下来?

    原本他还有些紧张,想着燕天北就靠这大木筏出海是不是太儿戏了,可现在大木筏在涛涛巨浪中依然毫无阻滞地破浪前进,浪花连三人的衣衫都沾不到,陆少曦只能再次感叹原来武功原来还可以达到燕天北这般不可思议、近乎神明的境界,不由对武术产生了更深的兴趣,对那无上的境界更是眼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