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谁敢与我一战!
    三人一边吃肉喝酒一边聊着武林中的往事趣事,主要是燕天北在说,陆秦二人听得津津有味。

    吃罢午饭已是一个小时后,大木筏以接近音速的极速前进,这时已来到海洋深处,风浪更大,不时还有巨大的漩涡,危险性大大提高,一向平稳的木筏开始不时出现颤抖,燕天北随手将所有的残渣扫到木筏外,起身站到木筏前头,凝神控制着木筏对抗大自然的天威。

    陆少曦与秦如绚无法插手,只能倚坐在一起,看着四周的滔天巨浪,有时一个浪头打过来,竟有三四十米的高度,大木筏在这巨浪面前就像虫子一样渺小,但在燕天北的意念控制下,木筏如利箭穿缟,破开巨浪继续高速前进,被无形防护障保护的三人连半点水滴都没沾上。

    陆少曦看得心摇神驰,暗想不知何时自己也能达到这样近神的境界?

    “想什么呢?”见陆少曦在发呆,倚坐在他旁边的秦如绚微微侧头问了句。

    她现在还穿着雷霆学院的学生制服,裙摆在海风中摇曳,她一边抚着飞扬的秀发,一边按着裙摆,样子说不出的清纯可人,俏丽无双的脸蛋上还带着酒精的红晕,又添了几分少女的妩媚。

    要不是前面还站着个高大的身影,四周又有险恶的巨浪,陆少曦真有种与秦二小姐出海约会的错觉。

    见燕天北正全神贯注地控制木筏,陆少曦凑近秦如绚的晶莹如玉的小耳朵旁,嘴里像抹了蜜般低声道:“想你为什么这样好,想我这傻小子怎会这样幸运。”

    女孩子是要哄的,无论关系怎么亲近,哄人的话都不能少,现在陆少曦已非昔日的情场小白,这些秘诀自然熟练掌握。

    “就会挑好听的说,难怪姐姐说你越来越有花花公子的样子。”秦如绚用纤长的小手指点了点陆少曦的额头,但嘴角的甜甜一笑却泄露了她的好心情。

    两人十指紧扣,陆少曦羡慕地望着燕天北的后背道:“我在想,我们要怎样努力修炼才有可能才能达到燕师兄这样的境界。”

    秦如绚侧头枕着他的肩膀,柔声道:“我们慢慢来,总会有这样的实力。”

    陆少曦对此毫不犹豫,他们一个有着系统加身,身怀无数绝学,一个是前皇家公主,天赋过人,手中还握着无数的修炼资源,迈入化神境甚至达到燕天北这样境界也只是时间问题。

    嗅着秦二小姐身上好闻至极的少女幽香,陆少曦心神微醉,伸手搂住她的纤腰,竟有些忘记了身在何方,要去往何处。

    不知过了多久,大木筏终于冲破了最恶劣的区域,海面恢复了平静。燕天北重新坐下,又拿着酒来喝,回头笑吟吟地看着偎依在一起的两人。

    陆少曦老脸一红,不好意思地坐直身子道:“师兄,我们都没帮上忙,净是让你辛苦。”

    燕天北却眯眼笑道:“看到你们就想起我年轻的岁月,真美好。”

    陆少曦现在对燕天北已没什么敌意,特别是与燕天北的目光接触后,心里就忍不住生出几分亲近之意,便随口问道:“师兄,你有三位夫人做红颜知己,现在不也挺幸福?”

    燕天北朝陆少曦挤挤眼:“小师弟,你身边还坐着弟妹呢,可别随便羡慕师兄有三个老婆。”

    秦如绚伸手掐了掐陆少曦的腰,脸上却若无其事地说道:“他呀,一门心思想着左拥右抱三妻四妾,我可管不了。”

    陆少曦吃痛,果然不会吃醋的女人是绝不存在的,别看秦二小姐落落大方,可在这方面与沈梦瑶一样并没什么差别。

    燕天北哈哈一笑,不再落井下石,转移话题道:“小师弟你年纪轻轻就已摸到了化神境的门槛,将来成就一定远胜于我哪,江山代有人才出,我也可以放心了。”

    陆少曦听出他似乎另有所指,但见他不愿细说,便不问这个,顺着他前面的话问道:

    “我已摸到化神境的门槛?怎么感觉还差得远呢?”

    “能否迈入化神境,不在于苦修与天材地宝,关键在于顿悟。以你现在的实力,哪天念头通达便跻身化神境,也不是什么奇事。”

    陆少曦听出他竟有指点之意,不由心中一动。秦如绚也竖起了耳朵,凝神倾听。

    要知道如何突破到化神境一向是众说纷纭,但绝大多数人都只能停留在通脉境中,穷究一生也无法迈过那道门槛,现在龙夏武林中最顶尖的宗师居然有意指点他们最关键的诀窍,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陆少曦马上问道:“师兄,念头通达是指什么?是想通了难想之事?还是放下了心理包袱?”

    燕天北笑道:“没这么多明确的讲究。嗯,有一定这方面的意思在里面,但更多的是像释家牟尼在菩提树下顿悟那样,忽然间想明白了世间的真谛。”

    见陆少曦和秦如绚都一副认真听课的乖宝宝模样,燕天北笑了笑,干脆仔细说了起来:

    “这所谓的真谛,我的理解是‘规则’。武学之道,归根到底也就是模仿、遵从世界的规则。从最简单的象形拳开始,就是从动物身上学习大自然的规则,这样做可以惑敌,那样做可以使动作更灵活,力度更集中……乃至后面更高境界的无招胜有招,说白了也就是对于世间诸般规则的掌握越来越细致……”

    燕天北就像在讲课般,慢慢地将自己对武学的见解,特别是化神境的心得体会一一道来。

    陆少曦与秦如绚越听越是震惊,特别是陆少曦,以他现在的见识与天下无双的武学知识储备,他可以判断出燕天北所说的确确实实是最精微奥妙的武学至理,可这些按理来说都是无价之宝,决不会轻易授以他人,但现在燕天北却对着他和秦如绚讲解得极为详细,甚至有倾囊相授之意,这实在让陆少曦百思不得其解。

    按理说,就算两人不算是敌人,也绝没有熟悉和信任到讲解这些武学秘诀的程度。

    但燕天北似乎根本没在意这些,也不关心两人是否能记住、能否理解,只是像填鸭式一直讲个不停。

    也不知过了多久,燕天北忽然伸了伸懒腰,站了起来,说道:“就讲到这里吧,都是一家之言,东尼就在前面。我们走吧!”

    陆少曦这才回过神,只见远处的海平面上已出现了一片陆地。这片海域上倒出人意料地没什么船只,也没见巡航的舰队。

    他用透视眼远远看去,才发现这片陆地人迹罕至,属于没什么开发利用价值的区域,只有瞭望塔和少股战斗人员驻守。

    东尼的中部有不少相连的小荒岛,这应该就是其中一个。

    陆少曦没想到燕天北一路向东,竟在穿过那片危险海域后,准确地选择了这个东尼防守最为薄弱的地方登岸,从而避免了直接与东尼国的防卫力量开战。

    显然燕天北这趟东尼之行是早有谋划的,而且对东尼的地形分布也有极深的了解与研究!

    木筏借着风浪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小岛,燕天北带着两人,如同三只灵活的飞鸟,没入小岛的密林中。

    当月上中天之时,饭饱休息过后,体能恢复至最佳状态的燕天北、陆少曦、秦如绚已抵达了东尼南部沿海的一个大城市。

    明亮的月光下,燕天北立于城市旁边的高山之巅,仰天长啸:“龙夏燕天北在此,东尼鼠辈,谁敢与我一战——!”

    声如滚雷,冲入云霄,远远地传了开去,良久才有“谁敢与我一战”的回声断断续续地传了回来。

    陆少曦甚至有种错觉,燕天北的这一声长啸,传遍了整个东尼国!

    黑夜中无数灯光亮了起来,无数人从睡梦中惊醒,无数武道强者的目光投向了这座注定会名留千古的大山——八幡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