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二十七章 令人激愤的怀柔派
    陆少曦拉着秦如绚的小手,随燕天北来到一处偏僻的村庄,跃入其中一间干净的村舍,敲响了门扉,很快就有人出来开门,一见燕天北,惊喜交集道:“燕上督,您可来了!”

    说话者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瘦小壮实,一身东尼农户打扮,但龙夏语口音纯正,似是居住在东尼的龙夏人。

    “老金,好久不见。”燕天北拍拍他肩膀,带着陆、秦二人步入屋中。

    其时已过凌晨,但中年男子的妻子仍在客厅中等候,这时也恭敬出迎,将饭菜重新热好送上来,还备着一大坛龙夏的美酒。

    燕天北向这对夫妇介绍陆少曦与秦如绚,中年男子大为惊喜,以龙夏武林之礼抱拳道:“原来是陆中典和秦二小姐,两位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昨日早上两位在远州擂台一战已轰传东尼,现在两位的名气在东尼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陆少曦回礼笑道:“燕师兄今晚一战,才真正是轰动东尼,金大哥估计很快便知。”

    这个被燕天北称为“老金”的中年男子惊喜交集地看着燕天北,崇拜道:“燕上督既来东尼,东尼鼠辈哪还能嚣张得起来!”

    燕天北让老金陪着一起喝酒,老金也告罪坐下相陪。

    席间陆少曦才知道,原来这个老金果是龙夏国人氏,还是隶属联盟西南省部的一名情报人员,潜入东尼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而这里正是其中一个隐藏据点。

    双方杯来盏去,很快就熟悉起来。陆少曦怕秦如绚不胜酒力,没让她多喝,基本上都替她挡下来喝了,又细心替她夹菜,使得秦二小姐心中充满了柔情蜜意。

    酒过三巡,话题便转到东尼武林上。

    “陆中典,你可不知道之前东尼人有多嚣张!”一提起东尼武士,老金的话就多起来,颇有忿忿不平之色。

    原来现在龙夏与东尼的民间交流极多,不但东尼武者到龙夏开武馆的极多,龙夏武者到东尼开武馆的更多。原本双方虽偶有争执冲突,但还是能和平共处,但近几年来随着龙夏精武联盟的“和睦友邻、韬光养晦”方针施行,不断退让,东尼武林的态度开始转变,变得强硬且咄咄逼人。在东尼开武馆的龙夏人时常受到明里暗里的岐视与欺侮,实力越强的武馆受到的欺侮越甚。

    “我一个好友在横浜町开了间武馆,因为教授得法、实力极强,在当地极受欢迎,隐为鳌头,结果当地的东尼武馆伙同东尼武盟的强者数十人登门,以切磋为名,行车轮战之实,下手阴狠,我那好友武功本胜于他们,结果连战三十余场,伤痕累累疲惫不堪,实不得已只得认输,东尼武者还不依不饶,硬要继续交手,可怜我好友竟活活地被逼得脱力而亡!”老金说到这里拳头紧握,咬牙切齿,眼中隐有泪光。

    陆少曦见燕天北默不做声地一口一口喝着酒,似早已知道此事,不由问老金:“精武联盟没出面干涉?”

    老金“嘿嘿”冷笑:“精武联盟?我那好友的家人向联盟的东尼驻点求助,结果联盟回复,是我那好友不遵守东尼武林规矩,咎由处取!嘿,好一个不遵守东尼武林规矩咎由处取!东尼人要求我们龙夏人在当地开武馆,都要向他们敬茶送钱,叩头拜师,每年的经营所得还要送一半给他们,这算什么屁武林规矩!”

    老金一脸悲愤,续道:“这绝不是个例,类似我好友这样的遭遇多如牛毛,一开始我们在东尼的武馆不甘受欺凌,还曾联合起来对抗东尼武馆,但人家有东尼武盟撑腰相助,强者如云,派出好手打得我们的龙夏武馆名气大跌、馆主非伤即残,弟子四散,现在许多人要么黯然回龙夏,要么忍气吞声按所谓的规矩孝敬东尼武盟,默受欺侮。想我龙夏泱泱一流大国,精武联盟百年威名,如今,嘿!”

    联盟在外的驻点基本上都是怀柔派的势力,陆少曦没想到他们竟会无原则地退让至斯,心中大为愤慨。难怪激进派与怀柔派斗得势同水火,这怀柔派简直就是窝里横,对外却软弱不堪!

    老金越说越觉憋闷,连喝了几杯酒,这才起身敬陆少曦:“所以听闻今早陆中典与秦二小姐在远州大败东尼交流团,我们在东尼的龙夏武者们无不拍手称快,心中的窝囊气消了不少。”

    陆少曦举杯一饮而尽,强压下怒火叹道:“呆会给金大哥说说燕师兄一拳击杀南野清志的事情,那才真正大快人心!”又回头问燕天北道:“师兄,你是知道这些才要踢遍东尼所有有名武馆门派?”

    燕天北道:“早就想来东尼会会那些宗师们,踢武馆不过是因为意难平。现在没有联盟身份束缚,痛快!”

    陆少曦听得热血沸腾,起身道:“师兄,不如我和如绚也一并去踢踢馆,会会这些嚣张的东尼强者?”

    燕天北摇头道:“小师弟你是潜龙的教官,这样挑衅东尼武林对你可没什么好处,而且我还是联盟追捕之人,你们最好作壁上观……”

    陆少曦不以为意道:“做事畏首畏尾有何意思,联盟如果瞧我不爽,也将我逐出去吧,我正好卸却担子,周游天下磨砾武技。”

    燕天北又看向秦如绚,秦如绚更不在意,她根本不将联盟放眼里,嫣然笑道:“这样好玩的事我怎可以错过?昨天早上还没打过瘾。”

    “好!那咱们三个就将东尼闹个天翻地覆!”燕天北哈哈一笑,举杯与两人碰了碰,一饮而尽。

    酒足饭饱,老金安排三人沐浴休息,这村舍只有三个房间,金老夫妇已占了一间,燕天北朝陆少曦捉狭地笑道:“小师弟,你是要与我这大老粗一间房,还是与弟妹一起?”

    陆少曦偷偷瞥了眼酒后满脸红晕、艳胜桃花的秦二小姐,不由心头怦然一跳。他知道秦家的大小姐二小姐都不可能在出嫁前与自己有什么逾矩的事发生,可是能独处一间房亲亲抱抱也不错呀,而且两人还要有不少事情要避开燕天北私下里商议讨论。

    陆少曦却没直接说,反倒故意一脸正气地朝燕天北眨眨眼:“当然是和师兄一间房。”

    燕天北大觉这小师弟有趣,当下哈哈大笑,将陆少曦与秦如绚推入最右边的房中:“我可不想被你这小子在心里骂,你还是和弟妹一间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