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三十章 怒其不争
    也不知道是这个据点比较隐蔽,还是东尼方面慑于燕天北的神威不敢轻举妄动,这一夜过得极为平静,甚至连窥探的人都没。

    陆少曦舒服地睡了个好觉,起来时发现秦如绚也刚好醒来,两人相视甜蜜一笑,才各自洗漱换衣服。

    早饭过后,燕天北掏出一张大地图和一份清单摊在桌子上。

    陆少曦和秦如绚上前一看,发现这竟是整个东尼的详细地图,上面还用红点标志了数百个位置,而那份清单上,赫然是东尼所有有名气武馆、门派的所在地和馆主掌门人的情报。

    陆少曦心中凛然,光看这两份资料,就能看出燕天北这看似鲁莽的独闯东尼,事实上是早有计划,而且计划周详!

    燕天北决非表面看来的莽撞汉子,而是心思慎密、谋定而后动之人!

    燕天北指着地图对陆、秦二人说道:“这里就是离我们最近的岩平市,是东尼第五大城市,上面的有名武馆和门派共计六十三个,最有名气的是‘赤锋道馆’和‘泷石宗’。我们今天就先到岩平市里转转,给东尼人一个下马威。哦,忘记说了,这个‘赤锋道馆’就是逼死老金好友的那间。”

    燕天北语气平淡,但陆少曦与秦如绚都觉得后背隐有寒意,这赤锋道馆看来是要被除名了。

    老金感动哽咽道:“多谢燕上督替金某的好友报仇雪恨!”

    估计现在燕天北被龙夏精武联盟革职追捕的消息早已轰传东尼,老金却依然尊敬地称燕天北为“上督”,视联盟总部的公告如无物,可以猜想燕天北在西南边境分部里的威望有多么高。

    “师兄,今日不如让我和如绚练练手?”陆少曦对东尼人一向没好感,双方的仇怨已结下、极难化解,这次有燕天北为后盾,干脆大胆四处踢馆,一举将东尼武林打怕打痛,让他们不敢再起对付自己之心。

    燕天北欣然道:“好。小师弟一夜之间又有了大进步,可喜可贺。”

    陆少曦再次暗暗惊叹。燕天北居然轻易就判断出他的实力等级又有了新的突破!而且他显然与秦如绚靠着天生能判断别人实力等级的“火眼”异能不同,他是靠着天下无双的眼力与洞察力判断出来的!

    三人商议已定,便与老金夫妇告辞,施展轻功向着十几公里外的岩平市进发。

    燕天北的奔跑速度保持在通脉十重之间,堪堪是秦如绚全速奔跑能赶上的,陆少曦伸手拉着秦如绚,稍稍加速,燕天北立时察觉,也跟着提速。

    三人如幻影般在高速公路上掠过,比急驰的汽车还要快得多,十分钟不到,岩平市已出现在眼前。

    燕天北脚步不停,直接带着两人去闯当地最大的赤锋道馆。

    岩平市极为繁荣,高楼大厦林立,公路上更是车水马龙,三人如燕子般在高楼大厦之间来回飞跃,因为速度太快了,并没引起寻常百姓的注意,倒是有个别武者看到,吓了一惊,但定睛去看时,三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飞跃中的燕天北忽然哼了声,跳落到一处街角的大树上。陆少曦与秦如绚紧随其后,飘然落在他身边的树枝上。

    眼前正有大群人热闹围观,高昂的叫好声与嘲讽声接连响起。

    陆少曦和秦如绚站得高,看得清清楚楚,却是十几名劲装的东尼武者正在打砸一处武馆,那武馆装修风格古色古香,牌匾是用龙夏字写的,一看就是龙夏武馆。一个像是馆主的中年人正急得满头大汗,打恭作揖地哀求道:“各位师尊,我这武馆可是完全按照东尼的武林规则来设立的,上半年的孝敬费不是刚刚才交过了吗?还请你们高举贵手,如果弟子有什么做得不妥的,还请各位师尊赐教,弟子一定照改不误。”

    这中年馆主的姿态近乎卑微,却只换来更倨傲的冷脸,一个脸上带黑痣的东尼武者挥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八嘎,还吵什么吵,从今天起,所有龙夏武馆全部关闭,没有例外!”

    中年馆主捂住脸,眼中全是憋屈的怒意,但转眼又恢复回哀求的神色:“各位师尊,这是我辛苦了十年才积攒下来的基业,不能关闭啊……还请师尊们高抬贵手……”

    “呸!滚开!不然打断你的狗腿!”那黑痣东尼武者又是一巴掌,将中年馆主打翻在地,恶狠狠道:“要怨就怨你们龙夏的燕天北,他不但用卑劣手段杀害了我们的南野大师,还说要踢遍我们东尼有名气的武馆,够嚣张啊,那我们就要让你们龙夏武人滚出东尼!”

    他举起武馆的牌匾,用力向地上一摔,“啪!”的一声,牌匾立时粉碎,那黑痣东尼武者还不解恨,朝碎牌匾上的龙夏字狠狠地踩上两脚,显然是极端仇恨龙夏的激进份子。

    陆少曦看得心头火起,他已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这应该就是东尼武林对付燕天北的手段——你燕天北不是很牛么?要打遍我们东尼武林,将我们东尼武林踩在脚下?那我们就将在东尼的龙夏武者百般侮辱驱逐!你就一个人,我们东尼却有千千万万武者,咱们相互耗下去,看谁先熬不住服软!

    东尼果然够不要脸,果然够恨!

    陆少曦见那中年馆主还在抱着东尼武者的大腿求饶求放过,不由升起一股悲愤,当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或许他是在龙夏混不下去才来东尼打拼的,或许这武馆真是他一生的心血,但面对欺凌居然不敢反抗,连血性都磨没了,那这武馆开来还有什么意义?

    陆少曦想起义父夏院长说过的,任何一个民族都不能让大多数人失去血性,只靠个别无敌英雄来拯救,否则是这个民族的不幸,也是那无敌英雄的不幸——这话简直是一针见血。

    眼见那边的东尼武者们居然还要对中年馆主的家属女眷动手动脚,陆少曦再按捺不住了,飞身而下,如猛虎般冲入那十几名东尼武者中间,拳打脚踢,眨眼间已将这些聚气境的武者打得头破血流倒地不起,冷喝道:“龙夏人在此,不怕死就来战上一场!”

    原本正看得兴奋的东尼围观者们顿时炸锅了,叫嚷着要冲上来围攻陆少曦。

    陆少曦手一挥,无形的气劲将这些实力寻常的东尼人尽数震飞,他一手揪起那黑痣东尼武者,喝道:“你是哪个武馆的?”

    那黑痣东尼武者哪想到忽然钻出这么一个厉害的龙夏年轻人,大惊失色,但还是嘴硬地叫嚣:“小子,别以为有些实力就可以多管闲事,这是我们东尼的地盘!不怕告诉你,我是‘赤锋道馆’的人,你有种别走,我们道馆的高手片刻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