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三十一章 踢遍一座城
    黑痣东尼武者用的东尼语,陆少曦一个耳光过去,喝道:“用龙夏语!”

    东尼武者被打得牙齿都掉了半片,满嘴是血,他惊怒交集,不过见早有人联系了自己道馆的高手,现在正是要拖延时间,便用龙夏语慢吞吞地重复了一遍。

    陆少曦哪会猜不到他的心思,当下冷笑一声:“赤锋道馆?我正好要去找你们!这回省事了!”

    东尼武者见陆少曦居然半点不惧怕赫赫有名的赤锋道馆,不由有些慌了,他惊道:“你……你是何人?”

    陆少曦冷冷道:“龙夏国,陆少曦!”

    在场所有东尼人闻之无不色变。

    要说近来东尼最有名气的龙夏武者,非燕天北与陆少曦莫属,燕天北自不必说,昨晚一战轰传天下,陆少曦在远州擂台战上以一敌十、同时击败南北武圣爱徒的战绩同样震动东尼,现在连寻常东尼百姓都听过陆少曦的名字,更别说这些身在东尼武林中的武者。

    一些闻风而至的东尼武者原本还跃跃欲试想要一哄而上围攻陆少曦,这时都骇然止步,不敢轻举妄动,开玩笑,连东尼武圣的两名得意弟子都败在陆少曦手里,他们这十来人冲上去怕还不够陆少曦塞牙缝的。

    陆少曦转头看了看那边树上立着的燕天北,见他只是皱眉地看着那被打伤、尤自不敢反抗的中年馆主,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明显没出手的打算。

    而秦如绚则悄无声息地落在陆少曦身边,与他并肩而立。

    风姿绰约的秦二小姐一露面,立时便成为无数人注目的对象,她没报上名字,但大家都已猜出来了。

    陆少曦、秦如绚还有燕天北,三人一起闯入东尼并不是什么秘密。

    东尼武者心慌慌地四处张望,想看看那可怕的燕天北是不是在附近。这时数十名劲装汉子杀气腾腾地冲至,带头的男子厉声喝道:“谁人在这里闹事?”

    这名带头男子骨瘦如柴,个子高高,一身腥红的劲装,貌相雄奇中透出阴冷的杀气,看着年纪在三十五岁左右。

    黑痣东尼武者见这瘦子,顿时大喜,叫道:“三师兄,他……他是陆少曦!”

    三师兄一听也色变了,陆少曦能打败两名武圣的爱徒,岂是易与之人?他手一挥,阴恻恻道:“一起上,这人擅入我东尼国境,杀之有功无罪!”

    说罢他也不顾同伴的生死,率先冲了过来,手中的武士刀化作耀眼白芒,劈往陆少曦的左胸,气势威猛至极。

    陆少曦本来满脸怒火要下狠手,见对方一言不合就动刀子,正合他意,他冷笑一声,随手一拳轰出,后发先至,气势如浪如潮,立时将三师兄打得连人带刀往后飞出去,撞得身后的几名东尼武士如骨牌般跌倒滚成一团,人人断手断腿再爬不起来。

    那边的秦如绚同样身如闪电般冲入赤锋道馆的高手中,使出秦家祖传的拳术迎战。这些高手基本上都有凝丹境,实力不弱,但遇到通脉境的陆、秦二人根本不堪一击,不过十秒钟,原本气势汹汹的数十名东尼高手尽数重伤倒地,无一幸免。

    余下那些围观者哪敢再上前,纷纷后退避让。

    “你们既不愿与我公平比武,反倒处处毁我龙夏武馆,很好。我倒要看看东尼里是你们的武馆多,还是我龙夏的武馆多!”

    伴随着淡淡而威严的话语声,燕天北魁梧的身影终于出现,他对陆少曦与秦如绚说道:“小师弟,这个岩平市有名的武馆门派六十三个,寻常武馆更多。我们来比试一番如何?你和弟妹一组,我一组,天黑前我们还在这里会合,看谁踢爆的武馆门派多?”

    陆少曦心中明白,燕天北是要出这口恶气,将东尼闹个天翻地覆!东尼人要斗狠斗勇?那就来吧,谁怕谁!

    至于要分头行动……现在以他的实力,正面硬扛化神境二重应该不是问题,如果使上神意飞刀,化神境三重也能拿下,何况以燕天北的实力,东尼的宗师只要踏入岩平市,他决无不知道的道理。

    想到这里陆少曦欣然同意,双方马上分头行动,临走前陆少曦对那中年馆主说了句:“自强者天助之,你好自为之!”说罢便带着秦如绚快步离去。

    他没解救这些软骨头的义务,更不想挑动旅居东尼的龙夏人“起义”制造动乱,引发两国的巨大冲突,他现在更多是瞧东尼武林不顺眼,想四处踢馆、顺便与东尼强者交手,磨砾武技,提升实力。

    当下陆少曦和秦如绚也不去寻那赤锋道馆,沿着城市的公路一路疾行,见到东尼武馆和门派便登门踢馆。

    以他和秦如绚的实力,只要不是东尼宗师亲临,其余人根本奈何不了他俩。

    于是两人足迹所至,东尼的武馆便遭了殃。

    特别是那些正在打砸龙夏武馆的嚣张东尼武者更是倒霉,陆少曦和秦如绚下手不留情,轻则废掉武功,重则断手断脚终生残废。

    中午时分,陆少曦与秦如绚已来到岩平市排名第二的泷石宗。

    连相互见礼在内只过了三分钟,“啪——哗啦!”地板破碎,一名身穿武士服的壮汉重重地撞破道场的木地板,口喷鲜血,再爬不起来,他的经脉断裂,一身武功十去八九。

    “宗主!”数十名东尼弟子又惊又怕,冲上前扶起那重伤的壮汉,怒视着前面绰然挺立的陆少曦。

    陆少曦神色冰冷道:“承让。”

    “我输了。愿赌服输,我为以前欺侮过的龙夏武士道歉,并摘掉泷石宗的招牌。”泷石宗的宗主跪地,向着龙夏方向拜了三拜,以额触地,随即惨笑一声,唤人取下宗门的牌匾,摔成数截,弟子们无不愤恨垂泪,哪还有半点三分钟前那嚣张模样?

    陆少曦敬这人还算是个言出必行的汉子,也懒得去收拾他的弟子们,抱抱拳转身就走。

    泷石宗的宗主在弟子们的搀扶下挣扎站起,不甘地喊道:“阁下尊姓大名?我迟早会去龙夏再向你挑战!”

    “陆少曦。”陆少曦挥挥手:“不怕死就来吧,随时欢迎!”说话间与秦如绚大步离去,留下一片惊骇的呼声。

    出了泷石宗的大门,秦如绚瞟了陆少曦一眼:“你是不是故意的?之前轮到我上时,那家武馆那么弱,轮到你时却挑了这泷石宗,这泷石宗的宗主起码有通脉七重,打起来比较爽。”

    陆少曦哈哈一笑,拉着她的小手道:“放心,接下来这家轮到你了,你一定会更满意。走,我们快点,别让燕师兄抢了先!”

    两人急奔一会,便看到了“赤锋道馆”的大招牌,秦如绚这才冲陆少曦甜甜一笑:“算你会疼我!”

    忽然间喊杀声四起,从各处冲出无数东尼武者,人人手持利刃,甚至还有人带着枪械,将两人团团围在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