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四十四章 诡异的妖术
    秦如绚戴着的电子望远镜已看不到这么远的景象了,见陆少曦一脸凝重,连忙问道:“你还能看到?燕师兄怎样了?”

    陆少曦摇头,默然道:“正在比拼内力,暂未分胜负。”

    燕天北身上带伤,接连激战后真气不继,按理说应该落于下风,但这时双方的真气冲击无数次,竟还是相持不下的局面,燕天北的韧力惊人。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胜数更大的是宫本龙之助,尽管双方都受了严重的内伤,但燕天北身上还有外伤,数处伤口的血还在不断地涌出,半片身子都已被鲜血染红了,就算他是铁打的,失血这么多也撑不住啊。

    陆少曦望着远处燕天北那染满鲜血却依然伟岸的身影,就像看到一个孤胆的英雄走向末路,只觉得眼眶发热,心里堵得慌。

    他不明白燕天北到底在坚持什么、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而拼命。

    为了世间的名、利、权?可现在龙夏的精武联盟已抛弃并追杀燕天北,燕天北在龙夏可谓是名利权皆失,孤身进入东尼更是自入死地,实为智者所不取,以燕天北这样出色的智略,又怎会出此下策?

    难道真是意难平?仅是为了心中的一股不平之气?

    他想不明白,但并不妨碍他对燕天北生出崇敬与类似师兄弟的情谊。

    这一路上燕天北都尽心尽力地护着他和秦如绚,对他们在武学上的疑问更是倾囊相授,这份真情实意作不了假,更不可能骗过他和秦如绚这两个绝顶聪明之人。

    所以慢慢的,陆少曦已将他当成了真正的师兄,而且还是代师传艺的师兄。

    陆少曦有时甚至会闪过一个念头,燕天北这样的行为更像是知道永远回不去了,想将所学所悟传下去,然后燃尽生命爆发出最绚丽夺目的光华,只留清白在人间——无论是准备周全的踢馆路线,还是激怒整个东尼武林单挑所有东尼宗师,燕天北都在以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气与视死如归的意志在独力前冲。

    眼见燕天北伤口的血越流越多,陆少曦心中热血涌起,咬咬牙道:“如绚,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助燕师兄一臂之力!”

    他刚要动身,耳边忽然响起燕天北威严的声音:“小师弟,不许插手,这是我和宫本龙之助的决斗!”

    陆少曦一怔,这才知道燕天北居然还一直有留意两人的动静,难道……刚才那不是错觉?确是燕师兄相助?——刚才在二次冲击波袭来时,陆少曦意外地感觉冲击波的力度忽然缓了缓,像是被什么挡下了,他这才得已顺利地展开真气护罩,不然伤势会重得多,连秦如绚也会受伤不轻。现在想来,除了燕天北,天下间谁有这样的本事这样的心思,在与宫本龙之助作生死之斗期间还想法子暗中护着他们?

    陆少曦喉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眼眶也发酸发热。他努力调整情绪道:“可是,师兄,你的伤……”

    “大丈夫马革裹尸,又有何憾!何况我也不一定就会输!”燕天北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却带着某种金石难移的决心与豪气。

    陆少曦只得停下脚步,却忽然看到一条人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向着正在全力比拼内力的燕天北和宫本龙之助靠近过去。

    陆少曦大吃一惊,调整焦距一看,居然是前田利元!

    其余几名重伤的东尼宗师已不见踪影,不知道是被掩埋还是被近距离的二次冲击波震成了碎片粉末,实力最强的前田利元却还活着。

    他的样子看起来惨不忍睹,全身上下焦黑一片血肉模糊,只剩下半条命,没想到他竟能站起来!

    这时他那双颜色极浅的眼睛中闪动着诡异的妖光,单手拄着那把妖刀,拖着脚步逼近燕天北和宫本龙之助。

    宫本龙之助皱皱眉,沉声道:“前田,走开。”

    他还以为前田要借机来杀燕天北夺功,这倒无可非议,只是现在宫本已自认为胜券在握,只想着堂堂正正地击杀燕天北,哪愿被人打扰,不过现在双方的内劲比拼已到关键处,谁也不能分出哪怕一分的真气出来驱逐这个重伤的前田利元,否则立时会被对方汹涌澎湃的真气震毙。

    前田利元焦黑的脸上忽然咧嘴一笑,让人毛骨悚然,他吃力地掏出一个漆得诡异的小瓶子,放在宫本龙之助身边,又将妖刀的刀柄拧开,里面竟涌出无数凄厉的恶鬼幻象,围着宫本龙之助和燕天北不断转圈。

    “前田,你这是什么意思?”宫本龙之助眼中闪过一丝警惕,喝问道。

    前田利元伤得太重,刚才那寻常的举动竟已让他气喘如牛,他脸上现出狰狞阴险的笑容,喘着气道:“武……武圣大人……我对……对你的身体……可是……很感兴……兴趣。”

    他又转头看向燕天北,笑得更得意了:“燕……燕天北……你……你也不……不错!要不是有此……机会,我哪……哪能得到一具……完美的躯体……还有……一名……最强大的……鬼侍!”

    这时那些鬼魂的幻象已围着燕天北和宫本龙之助转了好几圈,正开始排成一个特定的形状,看起来居然有点像阵法。

    宫本龙之助见多识广,对东尼这些诡异的妖术了解也多,他顿时色变。前田利元难道要用灵神置换的方法,夺舍自己的身体?再以驱鬼的方法,将重伤的燕天北活生生地炼成鬼侍?

    这两种都是连东尼都禁用的妖术,据闻已失传数百年,这前田从哪里学来的?

    他见前田眼中全是诡异疯狂的妖光,知道这人不是开玩笑,连忙对燕天北道:“燕上督,我们呆会再战如何?”只要两人同时慢慢收回真气,就能摆脱眼前这困局,到时一根指头就能捏死前田利元。

    燕天北还没答话,前田已狞笑起来:“来……来不及了,妖阵已……已成!”

    他双手结了个印,正要发动妖阵,忽然间一只手搭在了前田的肩膀上。前田惊愕回头,便看到一只拳头由小变大,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

    燕天北眼中神光一闪,微现笑意,这小子来得好快!

    前田惨叫一声飞了出来,这时他重伤濒死,化神境十重的实力只余下不到半成,顶多勉强相当于通脉境实力,可这一拳的力度完全不逊于入门级化神境,前田哪能抵挡得住,鼻梁骨都被打折了,他挣扎着要站起来,又立时被另一拳打中,这回的拳头中浮现金龙,威力更可怕,前田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头颅便化为一团血水。

    他一死,那些鬼魂幻影失了控制,立时四散消失。

    宫本龙之助看了眼站在边上的陆少曦,陆少曦朝两人一抱拳,转身便走。

    宫本龙之助叹道:“按理说我欠你们一条命,就该认输退出,但事涉两国,我不能因个人而轻大局……燕上督,我等你包扎好伤口再战,如何?”

    燕天北哈哈一笑,双眼神光闪动:“宫本先生,我胜你何须在乎这点小伤?看招!”

    他全身火焰光芒大盛,一股强横无比的真气直涌向宫本龙之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