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值得尊敬的对手
    燕天北原本就伟岸的身形骤然扩大了一圈,全身真气爆发,以力量强压之下,澎湃的赤炎真气随着手臂前推而全力轰出。

    宫本龙之助顿时大吃一惊。

    强化!燕天北居然使出了强化!

    事实上到了他们这样接近涅槃的境界,身体的每一部分已调整到了最佳的平衡状态,那纯属强化肌肉力量的“强化”使出来弊大于利,极可能会因为破坏体、力、速的平衡而影响到正常实力的发挥,所以宫本龙之助起码已有近十五年未使出过强化了,脑海里甚至早淡忘了这项鸡肋功能的存在。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双方正在比拼内力相持不下,燕天北的体型力量原本就占了一定的优势,这时使出强化,体能与力量再次暴增,右臂向前一推之下立时便打破了僵局,将宫本龙之助震了出去。

    宫本龙之助被燕天北的巨力和汹涌真气震得胸前气血翻涌,潜意识便借势后掠。

    燕天北右臂高举凌空虚握,火焰光芒凝聚,手中竟飞快出现了一把赤红的火焰之剑,不,这是实体的剑!

    火剑长约三尺,晶莹如红玉,剑刃红芒闪耀,就像神兵现世!

    纯以真气凝炼成剑,宗师境都能做到,但凝炼成如此神兵级、完全与实体一模一样的气剑,就近乎不可能。

    但燕天北就将这不可能化为可能!

    这一把火焰之剑中,金属性的锋锐、火属性的强攻、雷属性的暴击、风属性的速度,都尽含其中,让人可以感受到其中斩天裂地的可怕威力。

    “这……这怎么可能!”以宫本龙之助的淡定心志,这时也不禁失声惊呼出来。

    “宫本先生,接我最后一拳!”燕天北手握火焰之剑,身上伤口的鲜血迸流,恍如血人,却更添了他的几分威势。

    他粗壮的大腿向前一迈步,手中的火焰之剑便顺势向前刺出。

    这一刺没任何花招,但火焰之剑似与他的拳头融为一体,划出玄奥如天地规则的轨迹,目标正是宫本龙之助的心脏!

    明明是一把火焰之剑,在这一瞬间却给人一种错觉,仿佛是他的拳头在轰出。

    这是拳法的至境,无我无拳,所以万物万招皆可为拳!

    刚退到二十多丈外的陆少曦只觉得呼吸停顿,燕天北这清晰无比的“一拳”,以极霸道又深刻的气势为他推开了一扇武学的大门,让他提前看到拳法的无上境界!

    但见红芒如电闪,决烈焚天般的剑芒拳劲就像要将天地割成两截般,向着宫本龙之助后退的身形轰去。

    天地间所有的生机仿佛都被斩断,连空间都被抽离,方圆数十丈尽成真空状态!原本已露出黑色岩层地大坑地面,又再次出现一条深深的沟壑!

    宫本龙之助全身寒汗倒竖,他能感受到这一击中蕴含的惊天能量,要是被击中,以他此时体能和真气量,是绝对抵挡不住的。

    他大喝一声,全身真气凝聚,一双白净如玉的手掌以童子拜观音之势飞速合上,挟向燕天北的火焰之剑,他的双手发出浓郁的白光,间距不断缩小的双手中间更出现了一个浓郁得近乎凝固的气团,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火焰之剑与耀眼气团撞在一起,宫本龙之助的手掌也随之挟住了火焰之剑!

    但如果仔细看来,就会发现他的手掌离火焰之剑大概还有一厘米的空隙,这空隙尽数被那璀璨的白光所填满。

    燕天北前冲的身体缓了缓,伤口的鲜血再次喷出。

    火焰之剑与白光摩擦,发出刺耳的气劲摩擦声,去势不断减缓,但依然不断靠近宫本龙之助的心脏。

    两位强绝天下的大宗师都全身绷紧,双目怒瞪,反倒没任何气劲流失出来,更别说形成冲击波了。

    “陆少曦!”秦如绚也飞速而至,俏脸上一片紧张。陆少曦握住她的小手,两人都没再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那谁也猜不到结果的战局。

    他们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最后一招,要是燕天北这压箱底的全力一击都失败,那就会力竭落败,再无生机,而宫本龙之助如果挡不下,也是殒命当场的下场。

    两个年轻男女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手心里全是冷汗,但他们再紧张、再希望燕天北能赢,也不愿用任何手段玷污这场注定名流千古的惊世大战!

    在两人屏住呼吸的注视下,燕天北暴喝一声,头发与胡须尽数贲张竖起,右臂却奋力前伸,那把光芒夺目的火焰之剑骤然化为无数光之粒子,穿透了宫本龙之助手掌间的璀璨气团,堪堪击在心脏位置。

    “噗!”

    宫本龙之助那可以硬扛导弹而毫发无伤的胸膛中已出现了一个拳头的凹印,他震惊地低头看了看心脏处的深深拳印,又抬头直视着燕天北,咧嘴似乎要一笑,却张嘴喷出大口的鲜血,身体颓然地歪了歪,却死死地支撑着不肯倒下。

    他的心脏已被这天下无双的一拳击碎!

    “燕天北,好武功,我宫本龙之助败得不冤。可惜我终究未能替东尼留下你的性命。”宫本龙之助踉跄后退两步,缓缓地理了理身上的和服,最后朝着北面双手合什,合上了双眼。

    一代东尼武圣,就此殒落!

    他的身体却依然站得笔直,就像一座朝拜祖国的雕像!

    燕天北原本通红的脸忽然变成煞白,嘴边不断有鲜血渗出,陆少曦急步上前要替他治伤,燕天北摇摇头推开他,挣扎着抱拳宫本龙之助深深一揖。

    “这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若我龙夏也有几个像这样的宗师,又何至于斯!”燕天北喃喃地轻叹口气,神色委顿,就像被抽离了所有的力气,伟岸的身体身形摇摇欲坠。

    陆少曦大惊失色,连忙托着他的身体,一把脉,发现燕天北五脏六腑全被震伤了,身体的血更是流失了近五分一,经脉受损,伤得极重,连战九名宗师,其中还包括东尼最强的武圣,已完全透支了这龙夏第一人的所有体能与真气。

    他赶紧掏出最好的八品丹药喂燕天北服下,又匆匆替他包好伤口止血,转头对一脸担忧的秦如绚道:“燕师兄伤得太重,要静养一段时间,我们先离开这里,有直升机战斗群要来了,还有大批的东尼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