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四十六章 他们不敢
    陆少曦说着要背起燕天北,燕天北不肯,他坚决道:“我从不用人背,我自己走。”

    陆少曦劝道:“可是大批敌人快来了,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

    “无妨。”燕天北抬头,腰身重新挺直,双眼中又有了神采,他全身沐血,却转身迎着远处无数如蚂蚁一样涌来的东尼武者走去。

    他的步伐不大,速度更不快,却依然有着呵天斥地的豪迈之气,威风不可一世。

    陆少曦与秦如绚同时动容,胸中热血泛起,陆少曦低声道:“如绚,我们陪燕师兄闯闯重围,可好?”

    燕天北回头,哂笑道:“他们不敢。”

    他负手前行,每走一步,步子便稳上几分,等三人与那数千东尼武者相遇时,燕天北的步伐已稳健如常。

    只有陆少曦知道,燕天北现在完全是外强中干,哪怕寻常通脉境都能一拳打倒他。

    头顶上东尼的战斗直升机在翁鸣盘旋,重机枪和自动追踪导弹已瞄准了他,四周还有无数拔刀持剑的东尼武者围过来,可燕天北就这样昂首前行,视无数敌人如土鸡瓦狗。

    “是燕天北!”

    “怎么可能?难道宫本武圣大人他们都败了?”

    远处有人尖叫起来:“宫本大人……宫本大人他!”这人没敢说出“殒落”之类的话,但破音的叫喊声一下子让全场变成死寂。

    东尼武士人人色变,脸色惨白。

    燕天北一言不发,迈步便走,陆少曦与秦如绚对视一眼,也缓步跟在其后。

    燕天北离最近的东尼武士们已不到十米,那些东尼武者与他目光一接触,立时浑身发抖,抛下刀剑,惶然退开。

    面对这个击杀了东尼九名宗师的可怕强者,所有东尼武者竟无人胆敢心生丝毫复仇之心,他们胆战心惊地不断后退,于是燕天北前方黑压压的人群如潮水般散开,露出一条诺大的道路来。

    燕天北昂首阔步,带着陆少曦与秦如绚如入无人之境,所到之处,东尼武者都畏惧地低下头,不敢与其目光对视。

    陆少曦和秦如绚跟在燕天北身后,望着他伟岸如山的背影,心中都不由生出一种“人生至此,生死何足道哉”的豪气与景仰之情。

    步伐所至,虽千万人莫敢为敌。

    这和这样的人物,何其伟大,何其英雄!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说的就是这样顶天立地的真英雄!

    东尼武者们战战兢兢地望着三人远去的背影,久久都不敢移动,直到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哇地痛哭了出来,对着依然笔挺站立的宫本龙之助下跪叩首,其余人才如梦初醒,纷纷向着那位为了东尼而力战殒落的武圣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同时他们心里也有种戚戚然的悲凉,燕天北如此可怕,连武圣大人都败亡在他身上,放眼东尼还有谁能制得住他?

    陆少曦可没心思管这些东尼人怎么想,当离开东尼人的视线范围后,陆少曦伸手握住燕天北粗糙的手掌,将自己的炎属性真气传入其中,三人很快像鸟儿般投入树林中,不知所踪。

    ……

    连宫本龙之助武圣大人在内的九名东尼宗师,尽数在燕天北手中败亡殒落的消息,短短半小时内便如飓风一样横扫整个东尼,又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世界。

    宫本龙之助的名气早已远扬天下,号称“东尼武林第一人”,隐隐压过退隐的南武圣武田胜一头,这样的绝世大宗师,竟殒落于燕天北之手!

    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燕天北是在击杀了东尼八大宗师后再在决斗中打败宫本龙之助的——天空中的卫星完整地记录了整个战斗过程,虽然因为双方的激斗引发的天地风云色变而使得卫星拍摄的景像颇为模糊,但足以判断出战斗的大概情况。

    这燕天北到底有多强?

    没人知道这个答案,但现在“燕天北”的名字几乎与“天下无敌”四个字划上了等号。

    不但东尼、北国等周边国家为之战栗,龙夏国里更是四处疯传燕天北的这场战绩。

    西南边境,亲自带队抵达西南边境的“黑衣”的首领寒峻、“青衣”首领沈逸闻讯后沉默了良久,寒峻才铁青着脸道:“沈兄,这燕天北真如此厉害?竟能以一敌九,还击杀东尼武圣?”

    沈逸望着遥远的东边,默然道:“‘老祖宗’出手怕也不过如此。这燕天北修炼不过三四十载,居然能比肩修炼一百五十多年的‘老祖宗’,真是不世的天才。”

    寒峻却看着不远处那二十多个气度超凡的身影,恨恨道:“那又如何,如果他不是逃到东尼,我们这边二十多名宗师,一人一根手指还不能摁死他?”

    沈逸叹道:“我倒觉得他不在更好,不然我们龙夏这二十多名宗师,能活着回去燕都的怕不到半数。”

    就在这时,有人急急敲响了门,声音有些慌乱。

    寒峻打开门冷着脸喝道:“慌什么?像什么样子!”

    那敲门进来的正是寒峻的亲信,他连忙立正敬礼,压着惊慌道:“报告两位首领,西南……西南边境分部有异动!”

    寒峻和沈逸随那亲信回到临时指挥中心,只是大屏幕上已显示了高清雷达的影像。只见西南边境分部里涌出无数的武者,人人头扎红巾,男武者赤着上身,精钢般的胸膛上写着几个红色大字:“为燕上督讨回公道!”而女武者则手举写有同样大字的黄旗。

    密密集集的边境分部武者形成一堵杀气森森的人墙,整齐地排列在荒芜的半沙漠土地上,站在最前面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弱少年,还有十五个形相各异的江湖汉子,还有三位劲装打扮的女子。

    赫然是燕天北的独子燕凌天、江湖中极有名气的七豪八杰以及燕天北的三位夫人!

    “歪曲事实,还我们燕上督清白!”

    “我们燕上督在东尼作生死斗,你们却要内讧谋害英雄有功之人,我们不服!”

    “谁敢谋害我们燕上督,就是我们边境分部两千五百三十七号人的敌人!”

    两三千人整齐呐喊,此起彼伏,直冲云宵,在这片荒凉的大地上空回荡。

    这些人许多没带武器,男女老少都有,最老的怕有七八十岁,最少的顶多只有十岁出头,他们的武器更是良莠不齐,有拿着菜刀的厨师,有握着扫把的清洁阿姨,甚至还有不少是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嬬。

    显然整个西南边境分部,只要能站起来的人都来了。

    炎炎夏日,灼灼黄沙,他们就这样傲然而不屈地大步前行着,呐喊着。燕天北的三位夫人有两位是不通武艺的,但这时也和众人一起握拳呐喊前行,没一个人退缩。

    原本在四周戒备的数千总部调来的武者们手里都有精良武器,但他们只是潜意识地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却没人敢瞄准他们,怕激起不可预知的可怕后果。

    眼前这支气势冲天的杂牌队伍,竟生出一种莫能之与敌的杀气,让这数千总部的精锐武者们色变后退。

    而指挥中心里,沈逸、寒峻和二十多名宗师们望着这一幕,同样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众人心中都不禁想起一句话,有什么样的首领,就会有怎样的部下。

    无论他们口里怎么不肯承认,但这时心底里都不得不承认,

    燕天北,真t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