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四十七章 众魔乱舞的时代即将来临!2
    随着燕天北横扫东尼武林的消息越传越广,龙夏武林的动荡在加剧,除了西南分部以极强硬的姿态表达抗争到底的决心外,武林中也出现了许多质疑联盟总部那“通缉令”的声音,联盟里的激进派趁机拉拢武林名宿、宗派掌门,先是联名上书,要求联盟总部撤消对燕天北的不公正待遇、恢复其身份和荣誉。

    以史凌宵为首的怀柔派强硬拒绝,双方爆发冲突,但被闻讯而来的副盟主徐伯云强行压下,避免了一场大乱。但随着某只看不到的手在推波助澜,联盟内部已尖锐的矛盾再次被彻底激发不过是时间问题。

    对此有识之士,特别是潜龙的一号老首领沈剑飞对此最是忧虑,尽管他也不满上头对于燕天北下黑手的行径,但深知激进派与怀柔派大战对整个龙夏武林、特别是精武联盟的巨大伤害,他一方面联络以天下学院院长谢无极的学院中立派,一方面不断派人去探问盟主闭关的进展,打探上头的意思,希望能在内部消弭掉这场会动摇联盟根基的大动荡。

    而跟离西南边境分部数十公里的一处密林里,数千奇装异服却装备精良的武林人士也在集结,他们肤色、外型各异,许多不是龙夏人,甚至可以看到不少被国际武盟通缉的大魔头、大凶神,这时这数千人聚在一起,正交头接耳地讨论着什么。

    十几名最有名气的魔头强者正是这数千人的首领,他们则各自坐在密林中一处亭台楼阁中喝着酒,不过气氛并不融洽,争论不休。

    一个满脸刀疤的瘦削男子阴声道:“现在燕天北不在,我们为何还要在这里枯等?正好杀出去,成就燕帅的武林霸业!鬼谋士,呆会你去向燕帅进柬一二,可不能为了什么劳甚子约定,白白错过这大好的形势!”

    被称为“鬼谋士”的青脸长袍客放下酒杯,缓缓道:“急什么,外面还不够乱,燕天北还活着,而且燕帅一诺千金,说了十年不离开这里,就算差一秒,他也不会迈出一步。”

    一个圆圆胖胖的矮子嘟囔道:“反正这约定也是和那燕天北定下的,燕天北难道还能活着回来不成?他回不来,这约定哪还有什么效力?再说了,现在西南分部人心动荡,无心防备我等,我等想取而代之,占据西南一地,不过是翻手之间的事!”他嘴巴极大,占了脸的一半,份外可怕。

    青脸鬼谋士睥睨地扫视众人,冷哼一声:“一群不会动脑子的废物,燕天北现在如日中升,西南分部众志成城,我们好好坐在观虎斗便是了,硬要在这里插手进去,不是自找苦吃?”

    大嘴巴的矮子不服气:“西南分部众志成城又怎样?这些年来要不是有我们在,靠他们这些缺钱少粮、爹不疼娘不爱的家伙们,能守得住这方圆千里的西南边境?沙德早就将这里变成一片白地了!这群人也就能装装样子,真打起来,我们定能吃下他们!”

    一个妖艳的红衣女人反唇相讥道:“食人魔,燕天北在时你连屁都不敢放,现在倒嚣张起来了?西南分部的人都是百战勇士,还有七豪八杰相助,你如果想死就自己去,老娘可不奉陪!我说得对不对,鬼谋士?”说到最后,她语气一变,向鬼谋士抛了个媚眼。

    鬼谋士视而不见,大嘴巴的食人魔却是大怒,跳起来拍案道:“媚狐娘你放屁,老子什么时候怕过燕天北?要不是看在燕帅的脸面上,我早就半夜里摸过去,将他儿子吃得骨头都不剩!”

    这些都是雄踞一方的魔头大盗、恶人凶徒,谁怕过谁,脾气更是火爆,不过在这里谁也不敢真动手,也就拍拍桌子骂上两句。

    媚狐娘半点不惧,咯咯媚笑道:“原来你想吃掉燕帅的孙子,一会我可得向燕帅报告。”

    一个紫脸黑唇的黑袍男子悄无声息地票了过来,木然道:“燕帅来了,准备迎驾。”

    这短短的八个字像是有着无穷的魔力,原本吵吵闹闹的亭台楼阁立时安静下来,十余人起身,肃然而立,敬畏地望着石径台阶尽头的一个大山洞。

    轻风微起,台阶之上如鬼魅般现出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这男子满脸胡须,体格魁梧至极,看上去顶多四五十,面目与燕天北有七八分相似,他负手而立于台阶之上,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坐在龙椅之上。

    原来还不可一世的十几个大魔头居然没一个敢抬头看他,纷纷敬畏地躬身道:“拜见燕帅!”

    这中年男子正是威震西南边境的地下王者,燕帅!

    燕帅淡然地挥挥手,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他环视四周,就像魔神在俯视蚁蝼。

    魔头们的头更低了。

    燕帅的声音从虚空中传了出来:“沙德那边蠢蠢欲动,鬼谋士,你带人去找他们谈下,如果他们敢伸手过来,就杀。”

    在场的谁不是手中染满鲜血的主,但这时听到燕帅的“杀”字,依然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凉意,燕帅的可怕手段他们深有体会。

    “是。”鬼谋士恭敬答应。

    “时候未到,不许闹事,迟些自有让你们尽情虐杀的机会。”

    其余魔头不敢吭声,都躬身称是。

    见众魔头情绪有些低落,燕帅嘴角泛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别急,等燕天北死了,自然天下大乱,到时我们再出去收拾残局,天下,终究是我们的!”

    众魔双眼发出疯狂的光芒,齐声欢呼。

    燕帅抬头望着朝阳初升的东边,想到自己那愚蠢的儿子,眼中尽是一片漠然,但当他想到那隐居在深山老宅中的那人称“算无遗策”的秦家家主时,眼中却升起了异样的光芒。

    嘿,秦墨守,想坐山观虎斗?很快你就会落入局中!

    呼啸的晨风吹过,就像掀开了龙夏武林那即将到来的众魔乱舞时代!

    ……

    龙夏这边局势变幻、各方面的枭雄各有算盘,隔海相望的东尼武林更加是动荡不安,一股颓废与绝望的气息蔓延开来,笼罩在所有东尼武林人士的心头。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什么叫嚣报复、叫嚣打败燕天北的声音都掩旗息鼓了,各大武馆、各大宗派人人自危,惶恐不可终日,怕哪天那无敌的龙夏燕天北便带着陆少曦与秦如绚踢上门来。

    当东尼武盟关南分部部长伊藤宏匆匆抵达南武圣武田胜隐居的洗剑斋外时,四周集结请愿的武者较上次多了数倍,他们眼中还带着最后一丝的侥幸与期盼,静候着那扇斋门里传出来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