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五十章 摊牌1
    饭后回到两人的房中,陆少曦盘膝倚坐在墙上,闭目思考。

    秦如绚则跪坐在榻榻米之上,也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一套茶具,开始煮水泡茶。

    她不擅厨艺,但对于茶道极是精通和喜爱,那储物锦囊里空间不算大,她却还专门带了各种茶具、茶叶和不同水源地取来的清水。

    陆少曦闻到茶叶的香味,一下子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见秦二小姐正熟练而优雅地洗茶,随即“凤凰三点头”,将烧到八十度的山泉水倒入茶杯之中,动作如行云流水,姿态美得动人心魄,再加上她那俏丽无双的容貌,几疑天上的仙女谪下凡尘,哪还有先前那俏皮狡黠的小恶魔模样。

    陆少曦忽然长长叹了口气。

    秦如绚一怔,放下茶壶,过来握着他的大手柔声道:“怎么了?”

    陆少曦夸张地摇头叹气道:“我在想我上一世是不是拯救了全人类,不然今生怎能有幸找到你这样的好姑娘相伴一生?”

    秦如绚忍不住卟哧一笑,霎时如百花盛放,她千娇百媚地白了陆少曦一眼,嗔怪道:“你就会说好话来哄人。姐姐还说你老实,我怎么半点也看不出来?”

    陆少曦叫起屈来:“天地良心,我说的可是真心话,不信你摸摸我的良心?”握着秦二小姐的纤手就往自己胸膛上摸去。这么一玩闹,陆少曦心中的烦恼一下子消去了许多。

    “我就不信。”秦如绚咯咯地笑着,抽回纤手,轻轻地打了他一下,动作却温柔无比:“你前世有没有救了全人类我不知道,但这辈子,你倒是救过两个人。”

    陆少曦奇道:“救过两个人?我一向行侠仗义,救过的人怕不只两个吧?”

    “厚脸皮。我说的自然不是别人。”

    “不是别人,是你?哦,还有一个是你姐姐?”陆少曦想了想,自己还真是冒着生命危险救过这两姐妹好几次了。

    “指我和凛。”

    陆少曦点点头,他救过凛的次数也不少,不过却有些奇怪:“为什么单独说我救过你和凛?”

    “本来告诉你也无妨。”秦如绚想了想道:“不过那事至今还有很多疑点,我追查了许久也没能理清楚当时的情景,里面似乎还涉及千古奇侠陆天扬,等我弄清楚了再和你说,好不好?”她微微侧头,秀发披洒而下,一双明亮如星的大眼睛眨巴眨巴,语气微微带着撒娇。

    陆少曦不由心神一荡,终于明白凛萝莉那无师自通的撒娇技能从哪里学来的了,他轻轻拉过秦如绚,将她拥入怀中,但觉满怀清香,柔滑而温热,蛮腰细致,两人紧贴处传来曲线挺拔而柔软的触感,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樱唇。

    秦如绚感受到他那深厚的爱意,心里一阵欣喜,眼波里温柔似水,整个人放松身心地偎依在他怀中,由着他的手轻轻地抚摸自己的小蛮腰和后背。

    陆少曦埋头到她粉颈之中,在那清香的秀发间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觉得淡雅的甜香沁入心脾,也不知是洗发水的香味还是她天然的体香,入手处更是柔软温滑。

    两人这些天都共处一室,搂搂亲亲及这种程度的亲热举动早习以为常,特别是随着陆少曦的“抗性”慢慢提高,动作也比初时大胆得多,不过还保持着理性与克制,未及于乱。

    两人又腻歪了一会,秦如绚才离开他的怀抱,重新泡了杯茶,递过来:“说来你与这奇侠陆天扬还真是有缘分,你那十六字诀的功法和神意飞刀,都是陆大侠留传下来的最强功法。”

    “陆大侠和我同姓,会不会是我的先祖啊?”陆少曦满怀期待地幻想,要是陆天扬真是他的先祖就爽了,那可是涅槃境巅峰的大能,基本上就不死不灭的神仙,星际旅游就像玩似的,要是回来送自己一些其他星球的高科技产物……咦,慢着,自己脑海里的武学进化树系统,难道真是其它时空的高科技产物?那送自己书的老伯,不会就是陆大侠幻化吧?

    秦如绚笑道:“不排除这个可能哦,不过千年过去了,陆大侠的后人从不涉足武林,倒无人知晓,这也是怪事。”

    陆少曦想起那神秘的老伯,要是老伯真是陆天扬,为什么自己老爸被打成重伤残废他也不露面相救?这事还真疑点重重,希望以后能有机会遇到那老伯问清楚吧。

    喝罢秦如绚泡的香茶,陆少曦忽然站起来,下了决定道:“我要去找燕师兄问问燕帅的事。”

    这些天的相处使他对燕天北有了极深的了解,甚至在心底里将其当成是亦师亦友的师兄,但“燕帅”的存在一直使他如鲠在喉,使得陆少曦自始至终都难真正放下对燕天北的戒备之心。刚才他思前想后,决定赌上一把,去找燕天北摊牌问清楚。如果燕天北真与燕帅不是一伙的,他就会不惜耗掉大部分秘笈热量,全力助其备战后日的决斗——他不能,也不忍看到燕天北以目前的状态出战,那别说武田胜更强过宫本,就算是宫本一样的实力,燕天北也是十死无生。

    秦如绚抬头,柔柔的目光凝视着他:“我陪你一起去。”

    陆少曦苦笑,要是真与燕天北闹僵了动手,秦如绚一起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感受到她那生死与共的情意,不由心中一热,豪情顿起。

    管他前路有什么艰难险阻,有你相伴还怕什么?

    两人双手紧握,敲响了燕天北的房门。

    “进来吧,门没锁。”

    两人推门而入,只见燕天北正盘膝坐在榻榻米上,手里拿着一张照片看得目不转睛,眼中全是苍桑与感叹,见两人进来,才把照片放下。

    陆少曦用透视眼一看,照片上是两千余密密麻麻的男女武者,仰首持械立于黄沙之上,当先的是一个少年和三名女子,还有十五名江湖豪客。那少年赫然是燕凌天,江湖豪客中陆少曦倒认出了孙毕和关正遥,然后马上就醒悟过来,这是西南边境的照片!

    看角落里的日期,居然是昨天傍晚的照片!

    燕凌天居然不知何时从联盟对天下学院的重重监视中回到西南了!

    燕天北抬头看了眼两人,指了指前面道:“坐吧,正好有事要找你们。”

    陆少曦拉秦如绚坐下,问道:“师兄找我们何事?”

    燕天北掏出酒瓶喝了几口,才淡淡道:“和你们说说燕帅和血色骷髅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