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能吃秘笈 > 第六百五十一章 燕帅真相(一)2
    6少曦和秦如绚大觉愕然,没想到燕天北居然主动提起燕帅的事,可又和血色骷髅有什么关系呢?

    “燕帅与你们都间接交过手,想必你们也查到不少资料。”燕天北对两人的惊讶丝毫不以为奇,又摸了瓶酒递给6少曦。

    6少曦想也不想就接过,拎开瓶盖和燕天北手里的酒瓶碰了碰,昂头喝了一口。烈酒入腹,辣得他喉咙几乎要冒火,脸上也立时现出酒气,双眼却保持着清醒。

    燕天北眼中闪过赞许欣慰的神色,一边喝酒一边说下去:“不过你们估计查到西南那边就查不下去了,甚至会以为燕帅就是我,估计我老师也是这样认为的吧?”燕天北嘴角微微勾起,似乎在笑,但满面浓密的胡子下的神色却带着些许黯然。

    秦如绚道:“燕帅作恶作端,燕师兄却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真英雄,你们怎可能是一个人?”

    燕天北哑然失笑,气氛立时轻松下来,他摇头笑道:“你这丫头,真是鬼灵精,你这么一说,我要是自认是燕帅,岂不是自毁形象?”他顿了顿,缓声说道:“我确实不是燕帅。”

    6、秦二人顿生如释重负之感,凭这些日子的相处,燕天北的性格他们已很清楚,敢做敢认,他是燕帅就决不会否认。

    不过燕天北话锋一转,续道:“不过燕帅的所作所为我都知道。没有我的默许,他的势力也不可能在西南展壮大。”

    6少曦疑惑道:“师兄,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容许燕帅在西南边境活动、展势力?”

    燕天北目光落在远处,不答反问道:“你们认为,这些年来是谁保住了龙夏西南边境的平安?”

    龙夏国境自有国家的军事力量来保卫,但在许多穷山恶水之处,就得靠国家间接管理的精武联盟来驻守,因为这些地方对于寻常人来说有如天险,对于武艺高强者来说却如覆平地,正是敌国刺探、潜入、侵扰的绝佳之处。

    龙夏的西南边境连绵千里,风沙不绝,土地半沙漠化,而且山高地险、水资源缺乏,偏偏又是与沙德的接壤处,不但沙德的武者时常神出鬼没地侵扰,更有流寇马匪凶徒横行,条件艰苦得很。

    所以哪怕薪金是其余地方的数倍,驻守在这片边境的联盟分部武者要么想尽法子调离,要么是出工不出力混日子,使得这片土地的边民苦不堪言,及至十年前燕天北到了西南分部,击溃沙德的武盟精锐,才一举扭转了局面,使得西南大门固若金汤。

    6少曦想起燕天北的种种功绩,不由肃然道:“自然是师兄你了。没有你在,西南哪会有今日的平定?”

    燕天北却哂然一笑:“小师弟你太高看我了。论起保得住数千里西南边境的功劳,我和我的兄弟们顶多能占一半。”

    秦如绚眸中慧光闪动,问道:“不是燕师兄你,难道是燕帅?”

    燕天北点点头:“可以这么说,没有燕帅,西南边境早就糜烂一片。”

    6少曦与秦如绚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敢置信,但燕天北既然这样说了,又不到他们不信。

    燕天北望着窗外披洒而下黄昏的红色阳光,缓缓地喝了口酒,续道:“我初到西南时,边境分部有将近一万一千人,现在只剩下两千五百三十七号人,还包括了伤残、老弱妇孺和杂役人员,真正能对敌的不过一千五百人,隶属‘飞龙’的一个都没。而沙德大大小小的侵扰,一次派出的武艺高强、能轻易翻山越岭者,从没少于两千人。”

    这个减员幅度实在让人震惊。6少曦不由问道:“师兄,为什么会减员这样严重?总部那边没补充人员?”

    “补充?”燕天北嘴角现出一抹冷笑:“从七年前补给就断了,这些年来西南边境分部所有的资金和粮食,都是我们自己想方设法来解决。”

    “师兄你们为国出力,总部怎敢断了补给?西南地处要冲,万一有什么意外,他们就不怕上面怪罪?”精武联盟说到底也是官方背景的,这相当于是置驻守西南边境的数千忠诚武者于死地,上面怎可能不干涉?

    燕天北淡淡道:“他们名义上拨给西南的钱粮一向只增不减,只是没到我们手中,就被附近几个分部截留了。有些手续只要办得好看,上面也不会真的追查到底。”

    秦如绚秀眉一挑:“他们是想将燕师兄你逼离西南?”

    “没错。”燕天北暗道这秦二小姐不愧是出身古皇族,对这些阴谋诡计异常敏锐,他又喝了一口酒,续道:“原本他们将我调到西南,就是想着借刀杀人,借沙德武盟的力量来除掉我。”

    6少曦与秦如绚想到十年前那沙德武盟盟主亲带精锐大举入侵,确是在燕天北到西南后没几天,当时的分部上督不肯出战,反倒对燕天北冷嘲热讽,令其带着麾下人马去独战那万余沙德武者,这分明就是想置其于死地。只是燕天北勇猛无敌、智谋过人,利用天时地利在“一线天”大败沙德武盟,反倒立下不世奇功,在西南分部站稳了脚。

    “后来我在西南站稳了脚,他们想调我回去燕都监视软禁,我自是不肯,他们又用尽各种明里暗里的手段,没想到我还是熬下来了,还在西南闯下不少的名声,最后他们干脆断了补给,把能调走的人都调走了。”

    燕天北没具体说是什么手段,但6、秦二人哪会想不到当中有多少肮脏与卑劣,都心中沉重。

    “习武之人饭量本来就大,西南边境都是半沙漠化的土地,连本地的百姓都活得困难,又怎有粮食来供应给我们?我又是个大老粗,不擅经营,唯一的法子就是去扫荡边境的流寇马匪,但大规模的流寇很快就清除干净了,其余的小股马匪在茫茫荒漠里流蹿,我们没法子,最后只能自己种地,不时沙德武盟还派人来侵扰,那日子苦啊……我家那小子就是因为那时吃不饱饭,才长不高个子的。”

    燕天北重重地放下酒瓶,酒水泼出,他又自嘲地笑了笑,真气外放,将飞洒在半空的所有酒一滴不漏地聚了起来,收回酒瓶中。

    6少曦与秦如绚看在眼里,忽然明白为何每次吃饭燕天北都把碗里的每一粒米饭都吃得干干净净,更明白燕凌天为什么脸黄肌瘦就像营养不良的样子——原来功勋卓著的燕天北、联盟的无敌上督,唯一的独子小时候竟连饭也吃不饱。

    伴随着这份“了然”,两人心里又多了一份沉重的难受。

    天才本站地址:.。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