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41【利益使然】
    ,。

    少帅府共有两栋楼,一栋是张作霖纳五姨太时买的,属于主宅;另一栋是今年才修的,用来做仓库和住佣人。

    “周先生,你以后就住这里。”管家把周赫煊领进主宅底楼的一间屋子。

    “多谢!”周赫煊抱拳道。

    佣人们帮着搬行李进去,周赫煊扫了一眼屋内陈设,发现比褚玉璞那边高级多了,甚至还有专门的写字桌,他对此还是很满意的。

    稍待片刻,终于有传令官把他领去楼上。

    张学良正在看书,见周赫煊进来,立即起身笑脸相迎:“周先生,我对你可是慕名已久啊,今天总算是盼来了。”

    这态度,可比昨天在潘公馆时热情多了。

    周赫煊笑道:“承蒙少帅错爱。”

    “错不了,”张学良拉着周赫煊的,来到他的书桌前,“周先生你看,你的《大国崛起》我每天必读,已经让人抄撰成书了!”

    周赫煊低头看去,果然是《大国崛起》的抄本,而且边角有磨损的痕迹,看来张学良确实经常翻阅此书。

    如此做派,果真让人如沐春风,跟昨天见到的赌鬼判若两人,不觉对其心生好感。

    至少比褚玉璞强一百倍!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后世对张学良的争议很大,有人说他风度翩翩、待人诚恳,有人说他吃喝嫖赌、才能全无,有人说他热血报国、爱民如子,还有人说他丧师失地、败家纨绔。

    人是很复杂的,很难说得清楚。

    咱们先来聊聊张学良此时的处境——

    年轻时的张学良是真心爱国爱民,渴望国家统一,属于那种热血青年。他勤奋好学、广纳贤才、锐意进取,为此不惜跟父亲当面争执。他还热心公益事业,在救灾募捐活动中,张学良亲自上大街呼吁奔走。他还请来饱学之士,每天花两个小时学英语,熟悉钻研西方各国的历史。

    在张学良的努力下,张作霖同意整军改制,东北军中的讲武堂派迅速崛起,战斗力十分强悍。

    然后派系内斗就开始了……

    讲武堂派的兴起,严重威胁了士官派的地位。士官派甚至想利用打仗,诱杀讲武堂派的代表人物郭松龄,幸亏郭松龄见跑得快,上演了一出张学良的“萧何月下追韩信”,两人在战场附近的茅草屋里抱头痛哭。

    当时东北军的情况是——士官派背后有张作霖撑腰,讲武堂派则跟张学良走得近,两派的争斗很快就白热化。

    矛盾激化到了什么程度?

    郭松龄甚至怂恿张学良夺权,略谓:“上将军(张作霖)脑筋太旧,受群小包围,恐已无可挽救”,提出“父让子继”,以改革东三省局面。

    张学良听后“不禁骇然”,当面未动声色,转身便悄悄坐火车撒丫子跑掉了。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张学良性格之复杂,他锐意进取、广纳贤才、改制创新,大大提升了东北军的战斗力,但却因此挑起东北军的新派和旧派矛盾。在矛盾激化到无法调和时,他却选择了当缩头乌龟,宁愿逃跑坐等局势恶化,也没胆子去正面解决。

    终于,在旧派(士官派)的步步紧逼下,新派(讲武堂派)退无可退,郭松龄终于扯旗反叛了。

    郭松龄既是张学良的老师,又是他的至交好友,还是他的心腹臂膀。郭松龄一倒戈,张学良瞬间懵逼,大烟瘾也是那个时候染上的。

    从那以后,张学良就变得消沉起来。

    他以前的生活日常是学习上进,参加各种进步活动,现在则是打牌听戏,整天吃喝玩乐。

    如此巨大的变化,一方面是张学良自暴自弃,另一方面也有低调蛰伏的心思。毕竟,张学良下的头号大将,去年才刚刚背叛了张作霖。

    不过在周赫煊看来,张学良的玩物丧志,至少有八成是做给他父亲看的。

    昨晚打牌的时候,那个杨宇霆属于东北军旧派代表,颇有些监视的意味。张学良于是表现得沉迷赌博,完全属于浪荡公子哥做派。而现在见到周赫煊,张学良又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说明他的进取心并未消失。

    若非知道张学良是啥样人,说不定周赫煊还真愿意辅佐他。

    可这位少帅扶不上墙啊,平时还好,一遇到大事就没主意。杨宇霆那么跳,都尼玛搞逼宫了,这种不听话的属下,换成校长直接一刀将其给宰掉。

    可张学良是如何做决定的呢?

    猜硬币……哦不,是猜银元。正面生,反面死,买定离!

    杨宇霆点儿背,于是被处决了。

    当然,这属于说笑,杀肯定是要杀的。但张学良猜硬币确有其事,大概是在给自己壮胆和找杀人理由吧。

    少帅心软,一般不愿杀人,即便是背叛他的人。

    跟着这样的老大,绝对不用担心生命危险,甚至你捅了大篓子,他还会想方设法替你兜着。但肯定是不能成事的,因为张学良的性格可以概括为八个字:优柔寡断,妇人之仁。

    张学良拉着周赫煊并座于沙发,翻开那本抄的《大国崛起》说:“周先生,我看了今天连载的美国篇,为什么你的文章跟以前英文老师讲的有诸多不同?”

    “哪里不同了?”周赫煊笑问。

    张学良指着一处文字说:“波士顿倾茶事件这里,不是美国人民反抗英国暴政吗?”

    “呵呵,人民反抗暴政,那也得有人来组织,”周赫煊解释道,“什么人来组织呢?商人!当时茶叶贸易属于暴利行业,英国政府为了垄断贸易,于是向转口美国的茶叶征重税。后来干脆颁布《茶叶法案》,禁止殖民地贩卖私茶,北美人喝的茶叶只能由英国东印度公司提供。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张学良略一思索道:“意味着美国本土的茶叶商人损失惨重。”

    “不错,”周赫煊笑道,“此举催生出两个结果。一是本地的咖啡商人趁崛起,利用人民的不满情绪,号召大家不喝英国茶,只喝咖啡。这就跟中国现在的抵制洋货,支持国货一样。”

    张学良点头笑了笑。

    周赫煊又说:“还有就是北美的茶叶贸易商人,全部改行做走私商,因为他们卖茶是违法的。”

    张学良问:“这跟波士顿倾茶事件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周赫煊解释道,“所谓的倾茶事件,就是北美本土咖啡商和茶叶走私商,为了自己的利益,鼓动买通普通群众搞出来的。”

    “不是因为英国向北美征税引发的暴乱?”张学良追问道。

    周赫煊笑道:“美国建国以后,政府的税收可比英国殖民者重多了,怎么没见人民起义反抗?”

    张学良默然,似乎联想到东北军中的新派和旧派之争,喃喃道:“都是利益使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