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42【养望】(为盟主烹鲤鱼加更)
    ,。

    聊了一番美国历史,张学良继而又说起了国内情况:“周先生,你对现在的南北局势怎么看?”

    周赫煊笑道:“我昨晚说了,南北方都是内斗不休,谁先稳定内部谁就能赢。”

    北洋各大军阀之间有矛盾,军阀自己内部也有派系斗争,张学良自己就吃了内斗的亏,对此感触颇深。他说:“北洋这边我知道,南方又是何种情况?请先生详解。”

    “先来说说国党内部吧,”周赫煊分析道,“中山先生死后,以胡汉民和廖仲恺威望最高。廖先生去年突遭暗杀,结果查出来是胡先生的堂弟所为,这件事少帅知道吧?”

    “知道。”张学良点头道。

    周赫煊嘿嘿一笑:“国党威望最高的两个人,现在一个被刺杀,另一个被逼得远走苏联。谁是最大的获利者?”

    张学良瞪大眼睛:“你说真正的凶竟是蒋……”

    “我可没说,这事谁都说不清。”周赫煊摇头微笑。这真是一桩悬案,就算放在50年后也众说纷纭。

    张学良道:“那你再讲讲现在是什么情况。”

    周赫煊不带任何个人色彩,把如今南方的内部矛盾详细介绍。这些信息在未来早被研究透了,但搁在此时却如雾里看花,张学良越听越精神,不断地继续追问。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张学良让佣人把饭菜端进书房,跟周赫煊一边进餐一边畅聊。

    “先生真乃旷世奇才,竟然对国内外局势如此洞察。”张学良放下筷子,佩服不已,内心无比激动。

    周赫煊装逼地笑道:“其实很多信息都能在报纸上看到,稍加分析就能明白。”

    张学良摇头说:“见微知著,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周赫煊笑笑不说话,心里琢磨着该如何拿捏分寸。我党内部的许多消息,他是绝对不能透露的,张学良如今还是反动军阀呢,少不得要高举屠刀。

    “哈啊!”

    说着说着,张学良大烟瘾又犯了,打着哈欠朝副官招招。

    很快谷瑞玉便拿着烟具进来,见张学良迫不及待地划燃火柴,她心疼道:“小爷,你这烟还是得戒啊。”

    张学良吐出一口烟雾,满脸陶醉升仙的表情,享受了好半天才叹气说:“唉,我又何尝不想戒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啦。”

    谷瑞玉说:“我找外国医生打听过,说是注射吗啡可以戒大烟。”

    “真的?”张学良颇为意动。

    周赫煊抓住立功的会,连忙出声阻止:“千万别!”

    “为什么?”张学良和谷瑞玉都奇怪地看着他。

    如今别说中国人,就连西方医学家都只知鸦片害人,却没有清晰认识到吗啡的危害。

    周赫煊解释说:“吗啡比鸦片的瘾更大,戒起来更加麻烦。”

    谷瑞玉也不怀疑周赫煊说假话,垂头丧气道:“那可怎么办?”

    周赫煊说:“简单,少帅想抽大烟了,就把他绑起来,两三个月时间就能彻底戒除。”

    新中国戒除鸦片就是这么搞的,效果十分明显。比如李寿民后来因为写小说染上大烟瘾,20年的老烟枪,被我党教育两个月便恢复正常。

    张学良和谷瑞玉尽皆苦笑,少帅烟瘾犯起来谁敢劝?更别说捆绑了。

    嗯,倒是有个人敢。杜月笙帮张学良戒烟时,便是强行玩捆绑y,少帅对其感激不尽。

    张学良是非常渴望戒大烟的,历史上他再过两个月就会请医生注射吗啡。结果是成功把鸦片戒掉,却染上了吗啡瘾,简直后悔莫及。

    “嗙!”

    张学良猛地砸断烟枪,咬牙对副官说:“鹤如,下次我烟瘾再犯,你就把我绑起来。我喊救命都不准解开,听到没有?这是军令!”

    副官迟疑数秒,猛地抬敬军礼道:“是!”

    周赫煊冷眼旁观,以张学良的毅力,能不能成功戒烟还难说。

    张学良让副官和谷瑞玉退下,诚恳地说道:“周先生,你是否愿意担任我的要秘书?”

    要秘书可比俄文秘书高级多了。

    但周赫煊坚决不愿蹚浑水,委婉拒绝道:“少帅,恕我能力有限,不敢担当重任。”

    换成是褚玉璞,肯定已经生气得骂娘了。但张学良只是有些失望,叹气说:“罢了,既然周先生不愿意,那我就不强求了。以后有会,还要多多向先生请教。”

    张学良是很爱学习的,他跟着郭松龄学了不少,包括爱国爱民、憎恨日本。嗯,你没听错,张学良恨日本人,他早就看到了日本对东北的企图和威胁。

    但恨是一回事,日本人真正打来,呵呵。

    后来张学良又迷上了红色理论,他在30年代后的几任要秘书,全都是我党叛徒,《资本论》什么的他比很多党员都理解深刻。

    诡异的就在这里,张学良非常认可赞同红色理论,却又对此畏惧有加,矛盾到了极点。

    周赫煊突然问:“少帅有何打算?”

    张学良一愣,随即苦笑道:“我能有什么打算?”

    周赫煊说:“不如安心做几年衙内吧。一个有所作为,又没有威胁的衙内。”

    “怎么讲?”张学良意识到周赫煊在给他出主意。

    周赫煊笑道:“办报。”

    “办报?”张学良愕然。

    “你看南边哪个党派不办报?舆论即人心,人心即天命,”周赫煊指指天花板,“大帅在北平做的那些事,可是很不得人心啊。”

    张学良点点头:“派兵包围北大,确实有些过分了。”

    周赫煊又说:“还有办学。”

    “办大学吗?”张学良问。

    周赫煊摇头说:“办小学校,推行基础教育,少帅可还记得德国如何强大的?”

    “是该办教育。”张学良从善如流。

    最最重要的是,张学良如今处境很尴尬。名义上是联军总司令,其实无法掌握兵权,他连以前的老部下都不敢联系,必须韬光养晦才行。

    周赫煊的建议,表面上说什么办报、办学,其实就是在让他养望,而且还不会招来张作霖忌惮。

    “多谢先生指教。”张学良诚恳地说,已然把周赫煊当成了谋士。他以前身边是有很多人才的,可惜受去年郭松龄倒戈影响,这些人才都被遣散了。

    周赫煊笑了,笑得很高兴。能够借张学良的力量,多办几所小学,多培养几个人才,也算是为国家做贡献吧。

    至于见鬼的养望,等“九一八”那天到来,什么望都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