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53【志摩】
    ,。

    (上一章感觉写得不好,今天又补充了一段。)

    天津,南开大学。

    一身西装的徐志摩,正在对学校师生宣讲着他的诗歌理念:“人有真好人,真坏人,假人和不中用的人。诗,也有真诗,坏诗和形似诗。真好人是人格和谐了自然流露的品性,真好诗诗情绪和谐了自然流露的产物……诗的实质,即灵感、性灵和经验。不论是从爱人的眉峰间,或是从弯着腰种菜的乡村女孩的歌声里,灵感一到,戏法就出,结果是诗,是美,美得连诗人自己都惊讶……”

    徐志摩在台上讲,学生们在台下记录,不时有人举提出疑惑,徐志摩都轻松地逐一解答。

    好吧,徐志摩其实是来赚钱的。

    他即将和陆小曼结婚,但父亲徐申如坚决反对。后来勉强同意了,却提出要求,那就是徐志摩的结婚费用必须自行解决。

    为了凑钱办婚礼,这段时间徐志摩四处接活儿,一个月下来要演讲七八场。

    “啪啪啪啪!”全场鼓掌。

    徐志摩朝台下弯腰敬礼,正待退去,突然有个学生站起来发问:“徐先生,你的诗歌可以救国吗?”

    这明显就是来抬杠捣乱的,徐志摩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回答说:“诗歌虽不能救国,诗人却可以爱国。”

    又有学生问:“你对刀妃断发办教育怎么看?”

    徐志摩说:“对于刀妃,我深感佩服。”

    “南方革命军正在北伐,你认为他们能成功吗?”学生继续问道。

    徐志摩说:“今天只谈诗歌,不谈政治军事。”

    感觉不能再待下去了,徐志摩再次鞠躬,不给学生们提问的时间,直接退下台去。立即就有不少粉丝,捧着徐志摩的诗刊找他签名,其狂热程度不弱于后世追星。

    夏日天气炎热,徐志摩擦着汗离开学校,叫辆黄包车送喜帖去了。他在天津也有几个朋友,这趟过来正好亲自上门邀请。

    黄包车经过警察厅时,徐志摩见一群人围在路边,那里传出敲敲打打的声音。

    “嘛呢?”

    “在钉捐款箱。”

    “是刀妃!”

    “刀妃也来了,大家快来看啊!”

    “……”

    只见文绣站在警察厅门口的台阶上,指着旁边刚固定好的木箱子,挥舞小旗说:“这是希望捐款箱,里面的每一厘钱,都将用来兴办教育。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总有一天,全中国的儿童都能上学读书……”

    “好!”

    叫好声四起,却没人肯捐钱,都围观看热闹呢。

    就在此时,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脏乱的乞丐,挤在人群中大喊:“让让,让让,我要捐钱!”

    “哈哈哈哈,叫花子也捐钱,这可稀奇。”

    “要饭的,你捐今天讨来的大馒头?”

    “这不是冯三儿吗?吃喝嫖赌败光了家产,现在当乞丐还发善心了?”

    “……”

    “叫花子咋了?叫花子咋了!”冯三扯嗓子尖叫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爷们儿今天捐定了!”

    他从怀里掏出十多个铜板,想了想又塞回去几个,剩下的全都放进捐款箱里。

    铜子儿撞击木箱,发出“剁剁剁”的声音,现场突然一片安静。

    “好!”

    “够爷们儿!”

    围观路人突然爆发出喝彩声。

    冯三朝众人抱拳行礼,咧嘴笑道:“我冯老三今天也是体面人!”

    “停车!”

    徐志摩看着那满身肮脏不堪、衣服破破烂烂的乞丐,突然间感触万分,有种想要作诗的冲动。他掏出钱袋子,数了十个银元走到捐款箱前,小心翼翼地投进去。

    “谢谢,谢谢两位先生!”文绣冲乞丐和徐志摩鞠躬道。

    冯三见文绣给他行礼,连忙作揖回礼,然后哈哈大笑:“看到没有,皇妃给我冯老三敬礼了!”

    “好样的,我也捐几个!”立即有人响应。

    陆陆续续大概有20多人捐款,但都是些铜板,加起来顶多一两块钱。

    现场还有记者拍照,徐志摩不想去掺和,默默地回到黄包车上,让车夫继续赶路。把几个朋友都拜访了,徐志摩又乘车赶往租界,直奔《大公报》的报馆。

    如今《大国崛起》的连载已经结束,俄国篇和日本篇引起极大争议。因为周赫煊在文章里头,预言苏俄将会崛起,并且讨论了日本的大陆政策。他还说苏俄和日本对中国威胁极大,正在不断蚕食中国领土,希望政府和地方军阀能够引起重视。

    持此观点的国人很多,但周赫煊却是经过深入分析,才得出的这一结论,文章读起来有理有据,让人不得不信。

    亲苏派和亲日派,都或多或少对周赫煊表达了不满,一时间把周赫煊推到风口浪尖上。至于苏联和日本倒是没啥反应,毕竟周赫煊写的是学术文章,而且发表在英国人的报纸上,两国政府总不可能找英国抗议。

    如此风云人物,徐志摩虽不认识,但也想去拜会一番。除了送上喜帖,他还另有任务,那就是受郑振铎委托,邀请周赫煊加入文学研究会。

    “砰砰砰!”

    徐志摩敲响社长室的房门。

    “进来!”

    徐志摩推门而入,扶了扶眼镜说:“周先生你好,鄙人徐志摩。”

    “原来是徐大诗人,快请进!”周赫煊感到颇为惊讶,不知道徐志摩找他做什么。

    徐志摩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扫了眼桌上的稿子问:“周先生又在撰稿?”

    “编课本呢。”周赫煊起身给徐志摩倒水。

    如今民国的教育极为混乱,连全国统一的教材都没有,各地方自行其是,甚至连教什么课程都是校长说了算。

    “周先生真是一心为教育,在下佩服。”徐志摩由衷赞叹道。他也是个爱国青年,当年受够了军阀混战才留洋的,最开始是想寻求救国之道,读的还是政治经济学,可惜念书念歪了,最后一心扑在诗歌创作上。

    互相聊了几句,周赫煊问道:“徐先生找我有何贵干啊?”

    “是这样的,郑振铎先生知道我要来天津,特地委托我邀请周先生加入文学研究会,”徐志摩说着又拿出一份请柬,“还有就是我10月3日结婚,如果周先生有空的话,希望能来北平参加我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