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73【又见情诗】
    ,。

    搂着张乐怡的纤腰,周赫煊没话找话:“张小姐还在读书吗?”

    “刚刚毕业。”张乐怡说。

    “哪所学校?”周赫煊继续问。

    “金陵大学,南京的一所教会学校。”张乐怡详细道。

    民国时候的学生,入学普遍偏晚,就拿萧红来说,15岁才小学毕业。

    周赫煊恭维道:“张小姐真是聪慧过人,20岁就大学毕业了。”

    张乐怡纠正说:“我还没满19岁呢,哪有20岁。”

    周赫煊笑道:“哦,原来张小姐今年18岁。”

    “你……”

    张乐怡猛然反应过来,嗔怒道:“你这人真坏,居然套我话。”

    “冤枉,是张小姐你主动说的,”周赫煊叫屈道,“为了公平起见,我也详细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周赫煊,字明诚,今年4月份刚满28岁。现在咱们扯平了。”

    “女人的年龄是秘密,能一样吗?还扯平,”张乐怡说着自己就笑了,好奇问,“周先生真28岁了?看着不像啊。”

    周赫煊说:“或许是我长得不够成熟。”

    张乐怡莞尔笑道:“嘻嘻,刚读《大国崛起》时,我还以为周先生是位老学究。”

    “你也看过我的书?”周赫煊问。

    张乐怡说:“那当然,好多同学还有抄本。”

    “那你也抄了吗?”周赫煊道。

    张乐怡摇头说:“我没有,不过我凑齐了整套《京津泰晤士报》。”

    “真有钱,”周赫煊调侃说,“张小姐家里肯定是做大生意的。”

    张乐怡解释说:“哪是什么大生意,也就帮洋人修修别墅,建建房子之类的。”

    我靠,还是房地产商,放后世那才叫大土豪!

    张家的主营业务是营建房屋,但也兼做进口贸易,比如汽车、煤油什么的。说白了就是买办起家,之后再转行开发房地产。

    一曲舞跳完,周赫煊把张乐怡的家庭情况摸得清清楚楚,甚至知道她老爸木匠出身,如今已混成小有名气的建筑师。

    舞曲结束,张乐怡回到女人堆里。那群千金小姐轻声低笑,不时朝着周赫煊指指点点,也不知在议论他什么。

    冯庸端着红酒过来问:“怎么样,这位张小姐还不错吧?”

    “很有教养,也很聪明。”周赫煊在心里加了一句:就是比较嫩,还没见过世面,稀里糊涂被人把底子都掏干净了。

    冯庸朝赵家姐妹指了指说:“赵二妹和三妹也不错,不过二妹已经有婚约了。你要是对赵三妹有意思,我可以帮你撮合撮合。”

    周赫煊狂汗道:“五爷,你堂堂一个空军司令,咋转行当媒婆了?”

    “狗咬吕洞宾,我是在帮你好不好,”冯庸白了他一眼,“你是咱自己人,赵家也是自己人,你如果和赵三妹能成好事,那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周赫煊问:“赵家大姐跟冯武越,不会也是你撮合的吧?”

    “哈哈,你猜对了。”冯庸笑道。

    周赫煊:“……”

    赵庆华虽然是商人,但还有个身份是张作霖的外交顾问,对奉军嫡系而言,还真的算自家人。

    冯庸催促道:“快说说,你到底喜欢哪个,是张小姐,还是赵三小姐?我帮你做媒牵线。”

    “嗯,”周赫煊考虑良久,身为颜值党的他做出了最终选择,“张小姐吧。不过我自己来就可以,不用劳您大驾。”

    冯庸说:“那可有点难,张家根基在南方,我的面子不起作用。”

    “看我的。”周赫煊当即去找冯武越,要来钢笔和信笺,还有一本爱情小说。

    文人才子嘛,泡妞当然要写诗。

    而且在这个年代,写情书和情诗是很浪漫的,女孩子就吃这一套。

    冯庸以前就是个浪荡公子哥,十多岁跑去读军校后,便再也没摸过课本。他见周赫煊刷刷刷写完一首情诗,惊讶道:“这就行了?”

    “当然行,男人不能说不行。”周赫煊说完便朝张乐怡走去。

    冯庸还在原地嘀咕:“男人不能说不行,这句话好像有点道理。”

    周赫煊把情诗夹在小说中,递给张乐怡说:“张小姐看过这本书吗?”

    张乐怡看了下书名,摇头道:“没看过。”

    赵缣云凑过去说:“《春明外史》我看过,是张恨水的大作。周先生也看爱情小说?”

    《春明外史》年初才连载完毕,三个月前集结出,在北方名气极大。有人把张恨水的《春明外史》,与周赫煊的《射雕英雄传》,并列为今年最好看的通俗小说。

    不过这本书在南方还未造成影响,张乐怡没看过很正常。

    周赫煊说:“张小姐可以看看,里面有惊喜的。”

    “是吗?那我可要好生拜读。”张乐怡礼貌性的笑道。

    “你先慢慢看,我过去一下,”周赫煊指着冯庸说,“冯公子找我有事。”

    周赫煊离开后,张乐怡继续跟小姐妹们聊天。她说话时随翻着小说,猛然瞥见里面夹着张信笺,没多想便拿出来打开,只扫了几眼就红着脸微笑起来。

    “怎么了?”

    赵绮霞凑过去,边看边念道:“《一颗开花的树》——赠张乐怡小姐,啊……”

    赵四小姐只念了开头,便连忙捂嘴,摆解释说:“张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周先生写的情诗?快给我们看看!”

    千金小姐们可不管这些,纷纷围过来看好戏,还有人抢过信笺接着往下念: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好的时刻/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颗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对一个女人而言,被人追求是很美妙的事,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帅气的才子。

    听着那首写给自己的情诗,张乐怡脸上含羞带笑。她忍不住朝周赫煊那边张望,二人视线接触时,张乐怡的表情又变成了羞怒,似乎是在责怪周赫煊太莽撞。

    “哇,真是周先生写的情诗!”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这两句写得好美,太罗曼蒂克了!”

    “乐怡,还不快答应,这诗可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

    富家千金们热闹起哄,她们平日里衣食无忧,生活极为空洞。好不容易碰到这种事,自然个个都兴奋不已,恨不得自己成为故事的女主角。

    “哎呀,都别看了,快还给我!”张乐怡窘得不行,说着就要去抢那张信笺。

    “不给不给,我看没看够呢。”里拿着情诗的女郎连忙逃开。

    张乐怡起身去追,却被姐妹们有意作弄,一个传给另一个,就是不让她碰到,众女子欢笑着闹做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