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80【了结】
    ,。

    按照周赫煊和冯庸的计划,是打算在枪击英国医生后,利用报纸舆论逼得褚玉凤投鼠忌器,放弃暗杀计划。

    然而事情出乎所有人预料,也脱离了所有人的掌控。

    包括英国领事在内,各方都不想把事情闹大,于是选择封锁消息。周赫煊也不敢轻举妄动,老老实实呆在医院里,至今都还没有报纸披露此新闻。

    天津英租界。

    骄阳似火,街面上冒着白腾腾的热气,一辆黄包车飞驰而过。

    孟小冬神色焦急,不断催促道:“快点,再快一点!”

    “这位小姐,再快就跑断腿了。啥事那么急啊?”车夫满头大汗,喘着粗气问。

    “哎呀,你快点就是,别问那么多。”孟小冬心急火燎。她早晨收到李寿民的电报,立即就乘火车从北平赶来。电报上只说周赫煊受伤住进医院,孟小冬一路上担惊受怕,以为周赫煊已经快不行了。

    一想到周赫煊中枪的样子,孟小冬就满心自责。此事因她而起,若非是为了救她,周赫煊也不会得罪褚玉凤。

    好不容易来到医院,孟小冬飞奔跑上楼,寻着病房号推门而入。

    “呼呼呼,”孟小冬气喘吁吁,额头上还冒着细汗。见周赫煊正坐在床上看报纸,她欣喜又关切地问,“周大哥,你……你没事吧?”

    “你怎么来了?”周赫煊吃惊道。

    “是寿民兄发电报通知我的,”孟小冬走到病床前,抚摸周赫煊缠着绷带的肩膀说,“还疼吗?”

    周赫煊笑道:“小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两天就能出院。”

    “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孟小冬语气中带着哭声,她也不知怎的,反正就是止不住想掉泪。

    “真没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了,别瞎想。”周赫煊安慰道。

    孟小冬缓了一阵,平复好自己的情绪,皱眉说:“怎么这里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周赫煊解释道:“永浩买饭去了。”

    话音刚落,孙永浩就提着食盒进来。孟小冬抢过食盒说:“让我来。”

    周赫煊吩咐孙永浩:“去照顾你哥吧。”

    “那额先走了。”孙永浩挠挠头,看着孟小冬憨厚一笑。

    孟小冬取出饭菜和鸡汤,也不顾周赫煊拒绝,坐在床前便开始喂饭。她生怕鸡汤太烫,每次都吹到温热,才小心翼翼地送到周赫煊嘴边。

    喝着美味的鸡汤,体会着孟小冬温柔的动作,周赫煊心神一荡,难免有些感动。不过更多的是尴尬,因为孟小冬表现得太热情了,让周赫煊难以招架。

    周赫煊发誓,他真没撩过这位!

    用餐完毕,孟小冬收拾碗筷说:“周大哥,你先休息,我过会儿就回来。”

    “你还没吃午饭?”周赫煊问。

    “嗯,我从北平过来的。”孟小冬笑道。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孟小冬带着洗漱用品回来,看样子是准备留在医院长期照顾,这让周赫煊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气氛有些沉闷,周赫煊只能没话找话:“听说你父母也搬到北平了?”

    “嗯,已经安顿好了。”孟小冬说。

    周赫煊劝道:“你明天还是回去吧,别让父母担心,我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

    孟小冬沉默片刻,低声问:“周大哥,你真那么讨厌我吗?”

    “哪有,”周赫煊转移话题道,“那个……我想方便一下。”

    周赫煊刚刚一动,孟小冬立即就来扶住:“周大哥,小心一点!”

    “我真没事,自己能行。”周赫煊苦笑道。

    “小心没大错。”孟小冬还是没放,一路扶着周赫煊去厕所。

    ……

    周赫煊算是痛并快乐着,虽然受伤,但整天都有美女在身边伺候,过得比以前还要舒坦。

    眼看着就要出院时,褚南湘来了。

    褚南湘还是那副老样子,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面无表情道:“周先生,好久不见。”

    周赫煊点头微笑:“请坐。”

    褚南湘没有坐下,而是拿出洋行存折说:“1万银元,周先生请收好。”

    存折是一张巴掌大的对折纸片,大部分地方印着英文,只有银行的名字、地址和电话号码才有中文翻译,甚至还注明了利率。

    周赫煊翻了翻那存折,问道:“褚大帅给我的受伤赔偿金?”

    “跟大帅无关,这是杜笑山给的赔偿金。”褚南湘纠正道。

    周赫煊抿嘴冷笑道:“杜笑山畏罪自杀,也是褚大帅的笔吧?”

    “是的,”褚南湘毫不隐瞒,“杜笑山罪有应得,他这些年犯的事,枪毙十次都不过分。”

    “褚大帅好段,租界巡捕房的犯人也想杀就杀。”周赫煊说。

    褚南湘道:“其实很简单。巡捕房的侦缉股督察长卢占魁,跟杜笑山是多年的好朋友,他以为凭借这层关系,就能在巡捕房性命无忧。大帅只花费3万银元,卢占魁就把杜笑山给卖了。”

    “卢占魁那3万银元,还有我这1万大洋的赔偿金,”周赫煊抖抖里的存折,笑道,“恐怕都是杜笑山的钱吧,褚大帅这次又赚了一笔。”

    褚南湘没再说话,算是默认了。

    杜笑山当初帮褚玉璞积极筹措军费,还以褚玉璞的表字命名一所学校,两人关系好得甚至结拜为异姓兄弟。

    然而这年头,就连亲兄弟都靠不住,更别提拜把子兄弟。现在出事了,褚玉璞不但弄死杜笑山,还把杜笑山的家产给强占,段真特么黑。

    不愧是乱世中的一方大帅,周赫煊佩服。

    褚南湘说:“大帅让我给你带句话,说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他不会再追究,也希望你能安分点。”

    “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周赫煊点头道。

    如今褚玉璞兵雄势大,实在不好力敌,周赫煊还没傻到要不依不饶。他必须等,等到褚玉璞失势,那才是算总账的真正时。

    按照历史轨迹,褚玉璞也就还能蹦跶个一年时间。

    “话我带到了,再会!”褚南湘说着就要走。

    周赫煊突然问:“褚兄是赤党吗?”

    褚南湘停步摇头:“不是。”

    “革命党?”周赫煊又问。

    “也不是。”褚南湘回答说。

    周赫煊好奇道:“那你上次跟四姨太发暗语……”

    褚南湘打断说:“周先生别再问了,我什么都不会承认。”

    褚南湘越是如此,周赫煊就越有兴趣,准备以后再慢慢刨根问底。

    租界枪击案就这么稀里糊涂告破,两个月后,天津英租界领事法庭开庭:判处马奎谋杀未遂罪,刑期12年。杜笑山做为谋杀案主谋,已畏罪自杀,不予追究。

    但天津地方法院却把杜笑山的老案子翻出来,因走私军火、贪污公款、挪用善款等一系列罪名,杜笑山被罚抄没家产,连杜府的宅子都被法院拍卖。

    杜笑山和他的亲哥哥杜宝桢,都是天津八善堂的董事会成员。杜宝桢因为受到牵连,也被踢出八善堂,这个用作敛财的慈善组织,财政大权就此落到褚玉璞中。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褚玉璞和褚玉凤的差距,“误伤”英国人后,褚玉凤吓得要带兵逃跑,把洋人当成洪水猛兽。褚玉璞却连消带打,不仅把黑锅扣在杜笑山头上,还趁霸占了杜家的上百万资产。

    杜笑山的哥哥杜宝桢亦非普通人,他乃天津名流,著名书法家。全聚德、杜顺斋、大德祥、登瀛楼等京津众多老字号,其牌匾都是杜宝桢题写的。

    现在亲弟弟冤屈至死,连财产都被抄没,杜宝桢自己也被侵吞股份。他一气之下,带着全家逃到上海租界,向《申报》和《新闻报》披露整个事件经过,在南方引起小小的舆论轰动。

    当然,那是半年后的事情了,杜宝桢如今还在惶恐当中,暂时不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