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086【空前绝后的证婚词】
    ,。

    在车站告别孟小冬、钟观光等人,周赫煊直奔清华园。反正他把清华园当酒店了,这里环境优美,住起来舒心,可比外头的旅馆强得多。

    走进院落,周赫煊听到里头有响动,高声笑道:“寿铭兄,我又来了!”

    一个年轻女子抱着婴儿出屋,说道:“寿铭还在上课,我是他夫人黄靖闲,请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周赫煊没想到闹个乌龙,连忙施礼说:“原来是嫂子,我叫周赫煊,是寿铭兄的朋友。”

    “请进来坐吧。”黄靖闲把婴儿放到摇篮里,忙着去给周赫煊泡茶。

    周赫煊颇为尴尬,让孙永浩打开带来的箱子,说道:“嫂子,这是我写的通俗小说,你闲时可以用来打发时间。”

    “谢谢。”黄靖闲随把小说放到桌上。

    《射雕英雄传》精装是前两天正式发行的,一共四本,整套售价5元,比买单行本更划算。

    至于《大国崛起》,也将在最近几天推出,商务印书馆非常良心,还帮忙附加了许多国外地图,让读者更加易于理解书中内容。仅制作添加那些地图,就耗费了不少时日。

    等候片刻,梁簌溟穿着长衫踱步而归,腋下还夹着课本讲义。

    “咦,明诚来啦!”梁簌溟欢喜道。

    周赫煊说:“来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顺便到清华园看看。”

    梁簌溟笑道:“就是那个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礼?”

    “正是,”周赫煊问,“寿铭兄也知道他们?”

    梁簌溟说:“我怎会不知道?任公先生这几天心情都不好,说是要给一对荒唐男女当证婚人。”

    “倒也为难他了。”周赫煊忍俊不禁。

    梁启超那个证婚人可当得不情愿,是看在朋友和晚辈的面子上,勉强点头答应的。周赫煊非常期待那历史性的一刻,梁启超的证婚词可谓空前绝后。

    两人闲聊片刻,周赫煊突然说:“朱自清先生可在清华?”

    梁簌溟挠头道:“我好像听说过此人,应该在清华吧。明诚找他何事?”

    周赫煊道:“我准备办一个副刊,需要向文化人邀稿。朱先生的散文写得不错,这次来正好去拜会一下。”

    梁簌溟说:“那你得去问任公先生,或者是玉衡,他们多半认识朱自清。”

    “正要去。”周赫煊道。他准备每人送一本《射雕英雄传》,这玩意儿虽然难登大雅之堂,但用来解闷还算不错。

    当天晚上,周赫煊随梁簌溟去拜会几位先生,同时也见到了朱自清。

    朱自清是去年开始在清华任教的,同时也创作诗歌和散文。他此时的散文还以小清新为主,要过两年才转而抨击现实,揭露社会黑暗面。

    面对周赫煊的邀稿,朱自清满口答应。还给了周赫煊几篇旧作,都是已经发表在其他杂志上,但还未结集出的抒情散文,其中就包括脍炙人口的《背影》。

    周赫煊当即送给朱自清一套《射雕英雄传》,厚着脸皮索要朱自清的墨宝。朱自清哭笑不得,他还是头一回遇到如此奇葩,勉为其难写了两句古诗相赠,内容为: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

    嗯,周赫煊连钟观光和谭熙鸿都没放过,两人的墨宝如今正躺在他书房里呢。

    ……

    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礼,在北海公园举行。因为婚礼由徐志摩自筹经费,所以场面不大,仪式也草草了事。

    想当年,陆小曼和前夫王庚结婚时,两人都出身名门,婚礼那个阔气热闹啊,跟此时形成鲜明对比。

    当然,你也可以说他们是真爱,爱情跟金钱无关。

    梁启超出门时便黑着脸,不知情的还以为他要出席葬礼,而不是参加婚礼。

    周赫煊劝道:“先生何必纠结,婚姻属于个人私事,他们两厢情愿就足够了。”

    “问题是他非要请我当证婚人!”梁启超郁闷道。

    虽说民国知识分子追求自由恋爱,但徐志摩和陆小曼的情况却有点特殊。因为他们都是已婚人士,婚外恋发展到各自离婚再结合的地步,难免为人所不齿。

    因为这桩婚事,徐志摩和陆小曼都没法在北平立足了,很快就要搬到上海去。

    大概上午十点左右,周赫煊、梁启超两人来到北海公园。徐志摩连忙带着陆小曼过来迎接,高兴道:“老师,周兄,感谢两位来参加我的婚礼。”

    “嗯。”梁启超鼻孔里憋出声响,算是做了回应。

    周赫煊则笑道:“恭喜二位,祝你们白头偕老,幸福美满。”

    “多谢吉言。”陆小曼听到这话颇为高兴,对周赫煊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周赫煊忍不住仔细打量,发现陆小曼真的很漂亮,是那种柔和了传统与现代的美。就是身上那件婚纱丑爆了,特别是头巾,罩着脑袋跟修女差不多。

    徐志摩夫妇还要接待其他宾客,说完几句话就走开。

    草地上放置了不少板凳,前方是个临时搭建的婚礼台。周赫煊找位子坐下,发现今天的宾客真不多,也就二三十人的样子,都是徐志摩和陆小曼的朋友。

    人虽不多,但名人却不少。

    由知名画家刘海粟,此君跟徐志摩、陆小曼交情很深。本来陆小曼的母亲不答应女儿离婚,是刘海粟帮忙游说才首肯的。

    还有知名学者陈西滢、凌淑华夫妇,这一对也不简单。陈西滢位列民国五大散文家行列,他后世被大众所熟知,是因为鲁迅骂他骂得够狠。凌淑华则与冰心、林徽因齐名,她们被誉为“文坛三才女”。

    另外还有饶孟侃、朱湘、梁实秋等新月派诗人,在文学方面跟徐志摩志同道合。梁实秋此时在南京任教,是专门请假到北平参加婚礼的,这朋友实在做得可以。

    一切准备就绪,新婚夫妇在牧师的引导下许诺誓言、交换戒指,宾客们皆报以祝福的掌声。

    婚礼到此刻都很正常,直到证婚人出场……

    梁启超走上台,注视着二位新人道:“我来是为了讲几句不中听的话,好让社会上知道这样的恶例不足取法,更不值得鼓励。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以至于学无所成,做学问不成,做人更是失败。你离婚再娶就是用情不专的证明。陆小曼,你和徐志摩都是过来人,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恪遵妇道,检讨自己的个性和行为,离婚再婚都是你们的性格过失造成的。希望你们不要一误再误,自误误人,不要以自私自利做为行事的准则,不要以荒唐和享乐作为人生追求的目的,不要再把婚姻当作是儿戏,以为高兴可以结,不高兴可以离,让父母汗颜,让朋友不齿,让社会看笑话,让……”

    徐志摩脸都黑了,打断道:“恩师,请为学生和高堂六点面子。”

    梁启超叹气说:“总之,我希望这是你们两个这辈子最后一次结婚。这就是我对你们的祝贺!”

    全场宾客瞠目结舌,婚礼现场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