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14【厮磨】
    ,。

    中国从清朝末年就已经开始出现漫画,人们称之为“讽喻画”、“寓意画”等。比如《时局全图》,在中国地图的东北画熊代表俄国,长江流域画狗代表英国,西南地区画蛤蟆代表法国……形象而鲜明的暗示中国被列强瓜分。

    两年前,《文学周报》连载丰子恺的画,并注明其为“漫画”,这是中国最早被称为漫画的作品。

    周赫煊说:“漫画的核心无非四个字:夸张变形。”

    “夸张变形?”婉容似懂非懂。

    “对,要抓住神韵特点来夸张和变形,”周赫煊详细解释说,“比如某个人鼻子很大,那画漫画的时候,就可以让鼻子占半个脸。又比如这人脸上有颗痣,那就把痣画得鼻孔那么大。或者说此人腿长,那就干脆画得腿是身体的两三倍长。”

    婉容有着极深厚的国画功底,她立即会意道:“就是最大限度的突出某个特征。”

    “是的。”周赫煊说。

    婉容看着自己那副卡通画,疑问道:“但你刚才画我,为什么头大身子小呢?我的头又不大。”

    周赫煊说:“身体属于人物共性,若非刻意强调某处,随便怎么画都可以。我刚才那副漫画,主要在捕捉你的面部特征。”

    婉容还是不解,说道:“可我的脸上,也没有特别奇特的地方。而你把眼睛画得那么大,鼻子画得又特别小,全部都是夸张处理。为什么明明没有按照实际情况来画,但我却觉得极有神韵,一看就知道是画的我呢?”

    周赫煊笑道:“这种漫画分三个步骤完成。第一是观察,找出人物特点,比如脸型、五官、发型、表情和神态等等。第二是外形上进行夸张变形,比如你的下巴有点尖,所以我画得都快成了锥子。第三部是表情神态的夸张,比如你在笑,我就把你画得嘴巴大张。”

    “哦,明白了,”婉容在绘画上一点就通,“画夸张漫画,就跟画工笔画一样,先要参照实物、抓住神韵,再在此基础上进行夸张处理。”

    周赫煊表扬道:“孺子可教也。”

    “什么孺子?我都是大姑娘了,”婉容笑嘻嘻地说,“那我先试试。”

    婉容眯着眼睛,回忆着崔慧茀的长相和神态,刷刷刷便动笔画起来。可她画完后,总觉得哪里别扭,看起来很不协调,但又找不到什么地方出错。

    周赫煊说:“漫画也是讲究技巧的,需要有素描功底,你的这副工笔味道太重,所以显得不伦不类。我先来教你素描吧,咱们从最简单的线条学起。”

    周赫煊对国画和油画都完全不懂,他那低劣的素描技巧,还是在旅行途中瞎学的,但用来教导新已经足够了。

    婉容之所以感到寂寞,是她找不到兴趣寄托。现在见到全新的绘画方法,立即就投入其中,学得是不亦乐乎。加之她本身就有绘画功底,触类旁通,学习速度奇快。

    还不到一个小时,周赫煊那点素描知识,就已经被婉容学会七七八八,两人又很快开始练习漫画法。

    “漫画里的美女,一般都有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咱们先画一条向上弯的曲线,曲线最高处的线条要稍微粗些。这是在画人物的左眼,因此曲线左端比右端稍高。画大眼睛时,眼角可以稍稍下垂,这样一来就显得楚楚可怜。不过不能垂得太厉害,否则少女就变成老太婆了……”

    “我画的还是不好,怎么回事啊?”

    “线条不对,太直了,再弯些,要像这样。”

    “咦,好像真是这样。那画眼珠子呢?”

    “眼珠不能画得太远,最好是椭圆形,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把握宽度……”

    两人画着画着,就已经坐到一起。周赫煊偶尔握住婉容的,一笔一划教导。婉容脸颊微红发烫,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着痕迹地朝周赫煊那边靠去。

    在宫里的时候,溥仪还经常陪婉容玩耍,比如抽烟、照相都是溥仪教的。但自从搬到天津,就只有在外出交际时,溥仪才会跟她各种互动秀恩爱。大部分时间,溥仪都在各种应酬,就算歇在家中也忙着其他事。

    婉容已经很久没和异性亲密接触了,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上,她都需要有人慰籍。周赫煊高大英俊,而且颇有情趣,对婉容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时至凌晨,婉容不但没有丝毫困意,反而越来越兴奋。几乎是靠在周赫煊怀里,倚在男人身上学画,她很享受这种耳鬓厮磨的感觉。

    “时候不早了,明天再学吧。”周赫煊突然说。

    “哦,那好吧,”婉容隐约有些失望,但很快又笑道,“那我明晚再来。”

    周赫煊把婉容送下楼,才自己回房休息。他已经将近一年没碰过女人,这对身心健康的青年男性而言,简直就是种煎熬,刚刚他都快擦枪走火了。

    该不该向婉容下呢?

    周赫煊有些纠结,撩妹子是一回事儿,但真正发生点什么又是另一回儿事。以婉容的身份,真要做出点什么,后续乱七八糟的影响太多。

    周赫煊又想起张乐怡和孟小冬。

    他现在每个星期都要跟张乐怡通信,就聊点生活琐事,没有任何情情爱爱的内容,算是比较交心的笔友吧。但张乐怡属于大家闺秀,肯一直坚持给男人写信,感情方面只差捅破窗户纸了。

    孟小冬还是一如既往的主动,每次来天津演出,只要有空都会去报馆坐坐。这种炽烈的感情,让周赫煊有些难以招架,如果只是一夜love他反倒更容易接受。

    怕负责,周赫煊就是这么怂。因为在他的道德观念中,要么不承担责任,要么就负责到底。

    对于娶姨太太,周赫煊其实是很向往的,哪个男人不梦想着三妻四妾?

    像去年被张作霖杀害的邵飘萍,号称“铁肩担道义,辣著文章”,又进步又爱国,响当当的君子。但这样的人,却还是有姨太太的。还有跟周赫煊合办《大公报》的张季鸾,也是响当当的正派人士,可过几年也会娶姨太太。

    这于他们的名声丝毫不损,反而被认为是雅事,足可见民国时期对纳妾的宽容度。

    周赫煊现在的问题是思想观念没转变过来,他还是21世纪那套。大家玩玩可以,逢场作戏罢了,娶姨太太这种事,他是担惊受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