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17【轻啄】
    ,。

    北平。

    实业部,商务司,专利注册部门。

    一个中年官员看着设计图,皱眉头:“真是笑话,女人的肚兜也来申请专利?”

    周赫煊解释说:“西方也是有此专利的,十多年前就申请通过了。我在西式内衣的基础上,又改进了一部分样式。比如你看这个肩带和系带,它是灵活可变的,兼顾了女子的胖瘦和骨架大小。”

    “不准不准,这种发明没有实用性。”官员连连摇头,眼中却露出贪婪之色。

    民国初年的专利,可不是你想申请就申请。《专利法》明文规定,纯理论的发明,以及花费多而用处少的不实用发明,都不给颁发专利证书。

    此规定太过功利,严重阻碍了理论科学和发明研究的展开。同时它还成为专利注册官员的敛财之道,你如果不行贿的话,他就说你的发明没有实际用处,照章不予批准。

    周赫煊拿出一张200银元的支票,又拿出张学良的书,递过去说:“你再看看,它有没有实用性?”

    那位官员看了眼支票数目,脸上顿时浮出笑容。他又看到张学良的书,态度瞬间180度大转弯,热情道:“原来是少帅的朋友,您早说啊。先生,您这是要申请发明专利还是改良专利?”

    “改良。”周赫煊道。

    中年官员立即拿出一张空白的改良证书,填写内容、盖上大印,签好姓名对周赫煊说:“你拿着这张证书,可以直接去隔壁申请商品专卖权。”

    张作霖就任安国军总司令后,他是以国家元首自居的,年初返回北平时,京城的官僚也以元首规格来迎接他。

    既然当了国家“元首”,自然要给下好处,农商部这个油水极多的大衙门也面临着分蛋糕。于是乎,农商部被一分为二,变成实业部和工农部。

    注册专利和商标,都归新组建的实业部商务司统辖。专利权被刚刚组建新的衙门改为专卖权,从以前的五年期限,最长延伸至十五年。

    所以说朝中有人好办事呢,若没有张学良的批条,新式内衣估计很难获得专利。原因非常简单,这玩意儿太过伤风败俗,官僚们是不会予以批准的。就算拿到专利证书,专卖权也很难达到十五年。

    现在有张学良的条子,周赫煊非常轻松就获得新式内衣的十五年专卖权。

    紧接着,周赫煊又马不停蹄去注册商标,这次就要顺利得多。商标名称“魅蔻”,图案是一个美女的上半身剪影。

    北洋政府虽然混账,无力管理地方,但它终归是中央政府,各种国家性质的法律法规需要它来制定和颁布。比如《商标法》和《专利法》,都是北洋政府颁布后,各地方政府照章执行沿用。

    民国初年的商标管理混乱至极,既有中央政府在津、沪两地的海关商标挂号制度,又有各地方政府和民间商会、同业公会的商标注册。反正搞起来五花八门,有时候正品被侵权盗了,你都没处说理去,打官司都不知道找哪家法院。

    甚至中央政府的商标挂号权利,也掌握在津、沪两地的洋人海关官员中,中国厂家注册商标必须看洋人脸色。

    直到四年前,北洋政府农商部设立商标局,四年间换了七位局长,一步步从洋人里收回商标挂号权,并在天津和上海设立商标分局。这才稍微扭转乱象,商标得到统一管理。

    但湖广、四川等军阀控制的省份,依旧自行其是,虽然也遵守中央颁布的《商标法》,可具体执行还是地方上说了算。

    农商部属于油水衙门,从设立之初就引来各方眼红。它能够设立商标局,颁布《商标法》,并从洋人里收回商标注册权,其实是各地的大商人在背后推动。

    如今民间商会、工会势力极大,周赫煊想要站稳脚跟,还必须选择一个商会加入,否则必然受到暗中抵制和打压。

    更加头疼的是,南方国民政府也刚刚组建了商务部门。他还得去南方重新注册商标和专利,这才能在南方得到法律支持。

    ……

    周赫煊乘火车返回天津,刚刚到家不久,婉容就兴冲冲地跑来敲门,献宝似的举着画稿说:“赫煊你看,这是我今天画的漫画。”

    画稿上画着周赫煊、崔慧茀、崔慧梅和陆静嫣,都是婉容熟悉的人。还有一些阿猫阿狗之类的小动物,主打萌系风格,一个个画得活灵活现。

    仅从技巧上而言,婉容的漫画,其实已经超过周赫煊这个老师。

    没办法,人家的绘画功底摆在那里。

    周赫煊笑着夸奖说:“很不错,画得已经比我好了。”

    “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的。”婉容洋洋得意,就像个被家长表扬的小孩子。

    “你稍等。”

    周赫煊拿出前几天买的铅笔和稿纸,花费十多分钟时间,画了一组简略的连续性漫画。他说:“你看看这个。”

    “你这组漫画,好像并没有进行夸张变形。”婉容说。

    周赫煊笑道:“漫画也分各种风格,并不一定要夸张。我写个故事,你可以照着画下来,然后拿到《大公报》连载。”

    对不起了,张乐平老师,你的《三毛》咱先借用一下。相信以你的才华,肯定能重新创造出更好的故事。

    没错,周赫煊要抄《三毛流浪记》。

    《三毛》最初就是一部漫画,在《大公报》上连载后引起轰动,最终被改编成电影和小说。

    婉容是个非常感性的女人,她在读完周赫煊写的《三毛》第一集后,泪水婆娑地说:“这个小孩儿真可怜。”

    周赫煊叹息道:“这样的小孩,在中国遍地都是。如果你把故事画成漫画,在报纸上连载后,说不定能够引起关注,让有爱心的人去救助那些孤儿。”

    “嗯,我会画好的。”婉容突然生出一份责任感,这是她前所未有的体验。

    历史上,婉容定居天津时,她在报纸上看到河北大灾荒的新闻,还特地捐出自己的首饰赈灾。心是好的,可惜她从小锦衣玉食,不知民间疾苦。

    周赫煊说:“我过几天要去南方,可能会逗留一两个月,你自己在家慢慢画吧。”

    “你要走?”婉容有些不舍,她已经习惯了每天和周赫煊共处。

    “是啊,很快就能回来。”周赫煊笑道。

    婉容低头说:“我会等你的。”

    周赫煊拍拍她的头顶,笑道:“傻姑娘,又不是生离死别。”

    婉容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突然顺势靠近周赫煊怀里,紧紧抱着这个男人。

    周赫煊一愣,感受着软玉温香的身子,终于抬起臂将婉容搂住。

    婉容身体变得火热,抬头痴痴看着周赫煊。蓦地,她踮起脚尖,嘴唇在周赫煊脸上轻轻一啄,然后发力将男人推开,转身飞快逃出房去,心儿砰砰直跳。

    周赫煊见她跟受惊小鹿一样,顿时哑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