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133【难民】
    ,。

    周赫煊为何丢下上海的内衣生意,匆匆返回天津?

    因为“清党”开始了。

    不仅南边杀得血流成河,北方也高举屠刀。

    张作霖和常校长表面上打生打死,其实从去年秋天就已经在秘密接触。北洋军阀和南方政府的领袖,居然携联合起来,对进步人士进行血腥镇压。

    就像周赫煊对张学良说的那样,自己这边乱无所谓,只要把对搞得更乱就好。张作霖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根本不用周赫煊提醒,他早就谋划好了。

    如今北伐势力实际上已经一分为三,混乱得简直搞不清敌我。

    别说两党人士,就连无辜群众都遭到屠杀。

    广州“清党”时,凡是穿西装、中山装和学生服的,以及头发向后梳的,统统当做我党人员逮捕。

    还有某些地方的进步女性,竟也被视为红色分子,全县范围内只要剪了短发的女人,不经审问便杀得一干二净。两湖地区的情况最严重,甚至有人来到上海后,惊问道:“沪上为何有如此多女子剪短发,她们不怕被杀头吗?”

    周赫煊对此只能沉默,他啥都干不了,甚至连反对的声音都不敢发出。“清党”要死几十万人,不在乎多杀他一个。

    相反,周赫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一副对此漠不关心的样子。他回到天津后,老老实实办报纸写文章,闲暇之余便去戏院看孟小冬的演出,或者陪婉容到洋人的俱乐部打球玩乐。

    同时他还收到张乐怡的几封信,第一封是从南京寄来的,说自己要随父回庐山,并附带了庐山的家庭住址。看她寄信的日期,正是周赫煊即将南下时,由于信件传递太慢而错过了。

    接下来的几封,都是从庐山寄来的。

    张乐怡说她家里的生意愈发兴旺,好多南方政府新贵,想要在庐山修公馆建别墅,张家的地产开发事业顺风顺水。

    或许是因为周赫煊一直不回信,张乐怡显得有点慌。在第五封信中,张乐怡说她想来天津,理由是帮父亲谈生意,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是来见周赫煊。

    至于上海那边,张嘉铸也发电报过来,说内衣日销量已经突破3000件,每天的毛利润近万元。

    只是山寨产品越来越多,眼下只上海就新建了两家内衣工厂。周赫煊的专利证书和专卖权完全不顶用,因为政局太乱了,北洋政府且不提,南方的合法政府就有两个,打官司都不知道遵照哪家的法律。

    好在周赫煊和他的内衣名头大,已经产生品牌效应,许多女子认准了“周氏内衣”,市场份额下滑得不算快。

    ……

    四月中旬,周末。

    婉容拿着厚厚一叠画稿,兴冲冲跑来说:“周大哥,《三毛流浪记》第一集已经全部画好,你帮我修改一下吧。”

    “好啊,快给我看看。”周赫煊笑道。

    找到兴趣寄托的婉容,比以前更加精神奕奕,气色也好了许多。她此刻穿着文明新装,甚至连头发都剪短了,乍看过去,还以为是一个进步女学生。

    周赫煊拿到画稿没有立即翻看,而是问道:“香烟戒了没?”

    婉容有些心虚地说:“昨天只抽了一根。”

    “慢慢来吧,还没跟家里人和好吗?”周赫煊又问。

    婉容叹气道:“唉,他们都不肯见我,说郭布罗氏没有我这个不孝女。”

    周赫煊安慰说:“慢慢会变好的。”

    两人闲聊片刻,周赫煊才翻开画稿。

    婉容画的《三毛流浪记》,虽然故事情节差不多,但整体风格却和原颇为不同。她这一画风更加镌秀细腻,带着些工笔画的味道,比原少了几分市井气息。

    没办法,宫廷贵女出身,实在画不出那个应有的味道。

    周赫煊摇头说:“你没必要太在意细节,这终究不是工笔画,而且整体的风格也不对。这样吧,我陪你去市井街巷走走,甚至可以去贫民区看看,感受感受那里的氛围。”

    “要重画吗?”婉容问。

    “全部重画。”周赫煊说。

    反正今天闲来无事,周赫煊当即带着婉容出门,屁股后面还跟着孙家兄弟。

    他们先去租界的街道转了一圈,周赫煊指着路上的形容人:“你要注意观察他们的神态举止,洋人是什么样子?高级华人是什么样子?平民百姓又是什么样子?你看那个卖糖人的,他脸色的皱纹和笑容,还有他说话时讨好的神态。只有熟悉了这些,才能画好市井漫画,展现出三教九流、芸芸众生,你现在的漫画太脱离实际了。”

    婉容恍然大悟,醒悟道:“我说怎么感觉很别扭,原来我漫画里的人物,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没有周大哥提醒,我还真不会留意这些。”

    周赫煊笑道:“以后你每天都可以出来转转,观察不同身份的人,留意他们的言行举止,这对你的画艺提升有好处。而且还可以散心解闷儿,一举多得的好方法。”

    “我记下了。”婉容很喜欢听周赫煊这样说话,有种被重视、被关爱的感觉。

    两人在外面吃过午饭,下午又去天津城内转悠,一路观察走到了城东北的贫民区。

    此地画风大变,只见狭窄的街道两旁,全是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的难民。他们两眼无神,表情无助,就像一具具行尸走肉,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生气。

    周赫煊他们的到来,就像是往一潭死水中扔了颗石子,那些难民疯狂地围上来。

    “先生小姐,行行好吧,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先生,先生,你要丫鬟不?我女儿洗衣、做饭、叠被,什么都会做,你就买下她吧……10块钱,只要10块钱!”

    “……”

    婉容哪里见过这种情形,顿时惊得花容失色,而且连三观都被颠覆了,拉着周赫煊的袖子问:“他们……他们怎么会没饭吃?都到卖儿卖女的地步了。直隶最近也没打仗啊。”

    周赫煊让孙永浩抛出几十枚铜板,叹息道:“都是山东逃过来的难民。”

    今年初山东暴雨成灾,乡间房屋多半倒塌,人民流离失所。而张宗昌还在横征暴敛,不但不加以救助,反而征以重税。难民们刚开始还在山东乞讨,可随着闹春荒,没有灾情的地方也难以为继,只能拖家带口朝天津跑。

    天津这边归褚玉璞管,褚玉璞还在跟张宗昌一起打仗呢,也对此不管不顾。天津地方政府能做的,只有派收尸队过来,每天都能收到几具病死饿死的尸体。

    周赫煊是从《大公报》得知灾情的,但他不知道天津也有好多难民,而且政府和民间慈善构都不加以救助。

    “唉,好不容易卖内衣赚点钱,看来又得扔出去一些了。”周赫煊苦笑。他的心肠也软啊,没遇到还罢,如今亲眼目睹难民的惨状,他不做点事情心里过意不去。